跨尘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第二十三章 族人
    战争爆发。

    但主战场不在霍尔姆伯爵领,而是在涅斯大公的领地。

    巴鲁大神官按照莱尔的提议,将情报提供给邻国,并着重提及以矮人技术打造的秘银战车,邻国主战派的三皇女当即撕毁三十年前签订的和平条约,召集军队与宗教国的圣骑士队组建联军,秘密绕道直奔战车的生产地。

    原本‘直捣黄龙’不是什么靠谱的战略,深入腹地极为容易被人‘包饺子’,但若是战车工厂被联军控制住,并完成最后的组装工序,战况会180度反转。泰奥罗慌张之下只能抛下遗迹,率领火车骑士团回援,却在与首都驻军汇合前遭到迎头痛击。

    初次交锋以泰奥罗惨败告终,与领军者的才能无关,单纯是吃了兵力的亏。成功逃脱的泰奥罗收拢败军,去信要求各大领主出兵支援,誓要夺回首都的战车生产线。

    “【巴鲁斯穆斯率领另一支神殿军入侵霍尔姆伯爵领,现已兵临城下,请求派军支援】——这样回信就差不多可以了,父亲。”一声斗篷客打扮的莱尔提议道。

    “……也就只能这样了。”伯爵悠悠一叹,将信使带来的要求出兵的信件放下。

    这种谎言经不得考查,所谓的‘兵临城下’实际上是神殿军驻扎在北面的村庄帮忙剿灭怪物,泰奥罗收到信后必然会暴怒不已,战争过后免不得秋后算账。但他们选择拒绝出兵是大前提,这已经是最委婉的借口了。

    伯爵还是提不起劲书写回信,忧郁地说道:“……我们这算不算叛国?”

    “我肯定算,”虽说不直接参与到战斗中,只是监视着双方的一举一动,免得出现屠杀平民或再现出古代魔法的祸事,但真要计较的话,莱尔肯定是更维护联军那一边,“父亲的话……要看您效忠的是大公还是大公一族了~”

    第一顺位继承人为了提前掌权谋害现任掌权人,现任掌权人半死不活已丧失理事能力,到底算是谋逆还是家庭内部矛盾,作为臣下很难判断,一般都是按照自身利益来给这行为定性。

    伯爵沉默良久,终究忍不住道:“……莱尔,真的不能救大公阁下吗?”

    涅斯大公算不得多么优秀的君主,但他至今没感受到太多不公对待,伯爵之位坐得很牢固,姑且有几分情谊。

    “恢复清醒的大公,未必会让战争往利于涅斯公国的方向发展,还是就此打住吧。”莱尔摇摇头,拒绝了以他所擅长的治疗魔法救治目前由联军看押的涅斯大公,“再说,这就是亲子间的因果报应啊,他怪不了谁。”

    大公的家族拥有极为严苛的教育方式,堂堂大公之子的泰奥罗脸上的十字伤疤便是小时候在历练中得来的。既然将儿子教育成狼,被长大后的狼咬死也正常得很。

    “亲子间的因果报应吗……?”伯爵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儿子。

    “对我擅自将您逼上叛国的道路不满吗?”莱尔斜眼回看过去,不满道,“我可是将战争从霍尔姆领移到别处,准备以完全状态跟迪多斯拼命,全天下最孝顺的儿子也不外如是了吧?”

    将主战场换到别处,可不单纯只是祸水东引,也要摧毁战车及其生产厂房的打算,莱尔不介意战车引爆这个时代的战争,但不能是在迪多斯还没有处理的情况下!

    “孝顺的儿子不会比老父亲早死。”伯爵摇摇头,手执鹅毛笔低头准备写信。

    其实他原本就是想说自己教出一个好儿子。

    “那就只能祈求预言之子拯救世界了~那么,我先回去了,免得三皇女殿下又给我闹幺蛾子。”莱尔发动远距离传送魔法离开。

    》》》》》》》

    宗教国原本并没有将霍尔姆伯爵领的遗迹放在心上,一直致力于消灭南方平原上的异教徒,拓展自己的势力范围。直至与异教徒的战争告一段落,才将目光放到遗迹上,一部分高层主张封印,一部分高层主张根除,最终派出战将-巴鲁斯穆斯携带‘圣剑’按照实际情况行动。

    如果是在情报缺失的状态下,巴鲁大神官会选择最稳妥的‘封印’,但如今得到了莱尔提供的情报,又发现神殿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封印梦之都,他只能选择‘根除’,带领得力干将加入到‘预言之子’的冒险小队。

    进入弥漫着干涸的腐臭的王族陵寝,沿着充分利用空间的螺旋楼梯前进,消灭从墓穴中爬起来的无法安息的死者,从迪多斯十五世砍到迪多斯二世。每个皇帝都是了不得的强者,连巴鲁大神官和拉邦都会感到棘手,还好每次都是围殴。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得不频繁返回地面休息疗伤,花费了与探索距离不相符的探索时间才抵达陵墓的底部……可以说是柳暗花明,但客观来说于陵墓中就不该出现‘小镇’这种东西。

    毕竟出入口被封印,小镇贫瘠到极致,建筑物向昆虫巢穴般胡乱搭建,小镇居民似乎是以蘑菇和某种不知名的小型生物为食。

    明显建筑物内有居民在窥视,只是迟迟不现身,他们一行人只能小心谨慎的前进,一旦发现涌出来一群实力强大的守墓人,立刻往原路突围——随后,他们来到小镇居民聚集的广场。

    “这是……!?”众人面色剧变。

    虽然不是守墓人,手上也没有武器,但小镇里的居民全是畸形。

    有多长的手足的人,有缺了胳膊和腿的人,有体型巨大的人,有体型细小的人,有长得像猴子的人,有长得像青蛙的人,每个人的身体都像是扭曲过一般,若是走上地面十有八九会被当成夜种,但他们的表情却极具理性。

    “你们是……”班情不自禁地发话。

    这些畸形的人类拥有白色的皮肤、白色的头发、红色的瞳孔——就跟他一样。

    一名身体不对称、走路时摇摆不定、举止却传达出优雅的女性从人群中走出,高呼道:“皇子啊,你终于回到了这里,我们一直在等您的归来!”

    “……果然……”巴鲁大神官注视着班,他入队时间太晚,没能看见其他实锤班‘预言之子’或‘迪多斯末裔’的证据,现在才是第一次。

    畸形女性继续道:“我等是继承了尊贵的王族血统的守墓一族,这是在遥远的过去,由伟大的初代皇帝决定的。始皇帝为了保证血脉的纯净,令我等近亲相交,漫长的时光下,我等的姿态变成此等丑陋之物……但是,十多年前,皇子殿下您出生了,完美无瑕没有任何变异的您是预言中的孩子。”

    畸形的镇民们发出欢呼声,班却像听见了什么恐怖的嘶吼一般,身体不自觉地颤抖。

    “不久之后始皇帝的使者前来,将皇子殿下送上地面,放在摇篮里沿着河流而下。”畸形女性伸出双手,一步步靠近班,“拥有与始皇帝同样的血脉、又经过相似的人生的您,将等同于始皇帝本人。而通过您,始皇帝便能重新君临天下……我们守墓人一族也能重见天日了。”

    “……不、不要靠近我!”面对镇民们热忱的欢迎,班扭头逃跑。

    今天的探索,只能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