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3184章 太子是有意拖延时间
    刚刚心平公主和汉王殿下冲上来,跟皇帝陛下和贵妃娘娘好一阵腻歪,端是一副其乐融融,共享天伦的温馨画卷,只有太子殿下远远的站着,看着这个场景。

    就好像,他是个外人一样。

    此刻就算是走上前来对着皇帝和贵妃请安,他也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连抬起手来的姿势都显得非常的拘谨。

    一看到他这个样子,祝烽原本因为回到家了,看到儿女们而温暖柔软起来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点不悦。

    他皱起眉头来,正要说什么,一旁的南烟看到他的表情,立刻说道:“太子殿下,怎么又瘦了那么多?”

    祝成轩抬头看向她:“贵妃娘娘……”

    南烟心疼的说道:“一定是这一次皇上南下铲除叛贼,让你留在京城监国,把你累坏了。”

    一听到这话,祝烽的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一些。

    祝成轩急忙说道:“没用,贵妃娘娘言重了。”

    南烟笑道:“什么言不言重的,看你瘦成这样,若是仁孝皇后在天有灵,一定要怪罪本宫没好好的照顾你了。”

    提起“仁孝皇后”,祝成轩的脸上更多了一层复杂而阴霾的神情。

    祝烽这才有些回过神来。

    要知道,这一次他南下铲除叛贼,其中一个被他铲除的,就是许世宗,也就是仁孝皇后的哥哥,更是太子殿下的舅父。

    太子身在这个位置上,本来就非常的敏感,母族出现了一个叛贼,他自然是非常的惊惶,只怕皇帝的怒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烧到他的身上,也难怪,刚刚的态度那么拘谨了。

    祝烽忍不住叹了口气,又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了一句:“累坏了吧。”

    听到这句近似于安慰的话,祝成轩只觉得全身原本冷得快要结冰的血液在这个时候一下融化了,流动了起来,他急忙摇摇头:“父皇这话,儿臣当不起。”

    “说什么当得起当不起的。”

    祝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这一路上,朕看了你处理的几件大事,都处理得很好,不管南边发生了什么,朝廷一直都这么稳,是你的功劳。”

    祝成轩的眼睛有些发红。

    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祝烽一眼,才轻声说道:“儿臣只是,被父皇吓坏了。”

    “……”

    “儿臣恳请父皇,将来不要再亲身犯险。”

    他虽然是个儿子,但这话说得倒像是个忧心忡忡的老父亲,一副再也受不起惊吓的样子,把祝烽也给逗乐了。

    他轻笑了一声,摆摆手道:“再说吧。”

    祝成轩便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南烟抬头看了看漫天大雪,说道:“咱们先回去吧,这里怪冷的,还是风口上。”

    祝烽也点点头,一边领着他们往里走,一边说道:“呆会儿——”

    挂在他脖子上的心平公主立刻大声说:“心平饿了,要吃饭!”

    大家都笑了起来。

    祝成轩也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儿臣特地让人在暖阁那边备下了一点酒菜,不为别的,只为给父皇和贵妃娘娘接风洗尘。带上弟弟妹妹,咱们一家人,坐下来吃一顿饭——咱们有大半年没一起吃饭了。”

    南烟这一路回来,原本是有些累的,但一听到这话就来了精神,笑道:“正好,本宫也实在有些想念御膳房的厨子的手艺了。”

    祝烽也笑了笑,便带着大家下去,他跟南烟先去沐浴更衣,晚些时候一起聚到暖阁。

    进了宫门一分路,彤云姑姑他们便过来接走了南烟。

    一路上,众人都是悲喜交加,知道听福受的伤痛,也知道冉小玉就此要离开他们,大家都非常的难过,但看到南烟安全的回来,也都庆幸。

    彤云姑姑红着眼睛,一边服侍着南烟往前走,一边看着满天的风雪,说道:“娘娘也真是的,刚刚明明可以让暖轿送娘娘回去的,为什么要一路走过来,多冷啊。”

    南烟笑道:“这有什么冷的?”

    “……”

    “本宫大半年没回来了,怪生的,想看看这周围的风景呢。”

    彤云姑姑大摇其头,离开倒是大半年了,照说也经历了大风大浪,可贵妃这性子还是一点都不改。

    就在他们往前走的时候,南烟听到对面宫墙后叮叮当当的声音。

    她驻足看了一下,说道:“那边,是翊坤宫吧?”

    彤云姑姑道:“是。”

    南烟道:“那声音——”

    彤云姑姑道:“翊坤宫还在修缮啊。”

    “还在修缮?”

    南烟惊了一下,睁大眼睛回头看着她——要知道,翊坤宫是在吴氏作乱的时候被烧的,之后自己搬去了永和宫,这里就一直在修,已经过去两三年的时间了,尤其这一次她跟着祝烽南下,离开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原本以为怎么样回来翊坤宫都该修好了才是。

    结果,还在修!?

    南烟冷笑了一声,道:“工部的人是不想领过年钱了吗?”

    说完,拂袖而去。

    彤云姑姑也往那边看了一眼,没说什么,领着众人急忙跟上去。她走到南烟的身后,轻声说道:“娘娘可别冤枉了工部的人,他们何尝不想早些修完了,早些找娘娘领赏钱呢。”

    南烟回头看了她一眼:“嗯?”

    彤云姑姑道:“娘娘细想想,自从皇上跟娘娘走了之后,这宫里宫外的事,都是谁在打理呢。”

    南烟的脚步一滞:“太子?”

    “……”

    “你是说,是太子有意拖延,不让翊坤宫修缮完?”

    彤云姑姑没接这话。

    南烟也没有再问,毕竟这里是外面,人多嘴杂的,他们这也才刚刚回京。南方那边尘嚣方定,万一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又引起什么来也不好。

    于是,一行人回了永和宫。

    让若水跟听福都下去休息,彤云姑姑陪着南烟休息了一下便先去沐浴,浴池那边自然早就准备好了,温热的浴汤一下子洗去了南烟身上的疲惫和风尘,她懒懒的靠在浴池壁上,让彤云姑姑轻轻的帮她揉捏着有些发僵的肩膀。

    然后问道:“刚刚姑姑说,太子是有意拖延时间,不让翊坤宫那么快修缮完毕。”

    “……”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