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倾城医妃太难追 > 第六十一章 温夫人
    就算沉壁国之中也不缺乏能人异士,更是时不时就有鬼魅传说浮现。

    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普天之下只此一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不问你不说,明明我之前都没有去帮你辩解,现在你也不需要告诉我这样大的秘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顾沉暮却打心底里没有把兰玉儿当成外人。

    从前性命相连,更用了同一个身躯。

    猜疑虽有,但度过了那段时光,回头看看也只是像一场闹剧一样。

    她将兰玉儿的手拿下来握住,“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只有信任没有秘密,我值得信任,也需要你的帮助。”

    兰玉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没有说什么,却也没有反驳。

    这场谈话到此结束,却在双方心里都买下了一个名为信任的种子。

    等大约时间到了,两人便结伴而行,同样做着兰家的马车去了温夫人府上,参加那一场茶会。

    因为手里有请柬,进去的很容易。

    进去之后便可以见到,里面又是一方小天地,从外面看起来是高大的腐宅,但进去之后却只看到花团锦簇,衣袂翻飞。

    虽然距离请柬上所写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却已经有很多的人来了,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谈话。

    兰玉儿脚步不曾有任何停顿,无论见到谁都是一路向前,直到走到了一个小圆桌旁边,才坐下。

    “不用太过拘谨,这里说是温夫人的府上,其实更多只是一个经常拿来招待客人的场所。”

    “口渴或者想吃点点心都可以随时叫丫鬟装扮的人。”兰玉儿说完就笑让人剪下两只小花,放在圆桌旁。

    随意的举动,仿佛是在逛花园,而不是在别人家里做客。

    “难道这样做就不会冒犯到温夫人吗?毕竟这都有反客为主的意思了,那么多人还不乱哄哄的一团?”

    顾沉暮觉得如果是自己,应该不是很乐意看到那么多的人在自家逛,如同在逛公园一样。

    就仿佛这只是个公共场合,任何人都能够随意进出。

    但从兰玉儿那边得到的解释便是。

    虽然这并不算是彻底的公共场合,不是谁都能够轻易进出的,可温夫人经常会发放大量的邀请函,举办茶会或者赏花会。

    久而久之一直都是固定的地点,也就成为了极为有名的交际会。

    况且周围风景确实不错,只要不造成太大的破坏,客人可以随意的走动。

    顾沉暮头一次听说过有这种模式。

    这样做可以让所有人都有一个固定的地点能够联系人脉,结交到自己想要结识的人。

    可是,“温夫人能够从这中间得到什么呢?难道她需要消息吗?”

    顾沉暮从各类小说之中看到过人流密集的地方,往往是打探消息最好的地方。

    甚至有很多穿越主角都会建立青楼酒楼之类的地方,用来为自己收集各种消息。

    她能够想到的也就是温夫人,可能是要收集消息。

    兰玉儿缓缓勾唇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道:“温夫人早年嫁了个一品大员做继室,三年后一品大员因某些缘故被斩,举家搬离首都,可温夫人一个弱女子却继续安然无恙地在首都立足。”

    “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顾沉暮自然想不到答案,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受到了牵连,而一个区区继室却能够安然无恙,反而过得那么风光。

    是的,相比那一家子人有些悲惨的结局,温夫人过得已经算是很风光了。

    到现在还能够一呼百应,发出去几封请柬就能够邀请来那么多的人,甚至还成为了一种风潮。

    “难道你是说!”顾沉暮眼睛缓缓瞪大了,联想到了这一个茶会。

    兰玉儿沉默不语,只是笑意加深,没有再说什么。

    毕竟人多,说得多了反而会被传出去。

    但这会儿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解释,顾沉暮已经想通了。

    温夫人靠着宴会结交人脉,所以才能够安然无恙,因为会有很多的人愿意保她。

    一个小丫鬟端着托盘走来,走到顾沉暮面前停立。

    弯着腰,将手中的托盘举过头顶,“小姐,这是一位公子请您的。”

    托盘之上,是一壶甘甜的果酒。

    顾沉暮没有接过来,反而左右张望了一下,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我能够拒绝吗?”这话是问兰玉儿的。

    “看你自己的想法,不过这是茶会,拒绝任何一个人没有恶意的邀请,都是心胸狭隘的体现。”

    她可以拒绝也可以接受,不过就是会造成不同的后果罢了。

    况且谁也不知道做出选择之后,后面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刚才才听说了一个靠人脉成功逆袭的大好案例,她实在有些不想使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更加不堪。

    便也只好选择接受下来,却只是将那国酒放到一旁,杯子和酒壶都放的规规矩矩。

    显然没有要动的意思。

    这是一种礼貌的体现,有暗中观察的人看到,也不着痕迹的点点头。

    接受是礼貌,不轻易拂去了别人的面子。

    而不碰则是谨慎,摆的规规矩矩的,却只是放在一边,既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又成全了大家的脸面。

    “可恶,竟然连碰也不想碰,顾玉儿比我想的要谨慎很多,这下可有点麻烦了啊。”

    黑脸矮小书童一脸谄媚,见到自家主子已经是急不可耐,边便凑上去献上一计:“以公子您的身份,只要报出自己的名号有谁不主动投怀送抱呢。”

    被称作公子的男人,身高中等,体型微胖,手中拿着一把扇子。

    手腕轻轻一抖,扇子被彻底摊开,上面画了一幅极有意境的山水图。

    轻轻摇着折扇,身着富贵的公子面露居傲之色。

    不屑道:“本公子见那顾玉儿不同于普通胭脂水粉,别有一番味道,就想尝口烈性的!”

    “可惜她竟然没有碰,那就只能本公子自己亲自出马,将人拿下!”

    随着时间过去来的人更多了一些,但院子很大,放了不少的圆桌也不显得拥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