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龙凤双宝:爹地,妈咪又爬墙了 > 第340章 一路荆棘,也要披荆斩棘走下去
    容媛是真的受伤了,纯属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吞。

    她是被打的,海城敢动她的,除了她二哥,想不出还会有谁。

    容晓芝看了眼惨不忍睹的容媛,心疼又恨铁不成钢。

    “你不知道你二哥有多狠吗?还敢惹他。做得真绝,骨头都打断了,不躺个一百天你下不了地。”

    容媛疼得龇牙咧嘴掉眼泪。

    “谁叫沈星辰要告娜娜,她欺负我好姐妹,就是跟我过不去。”

    容晓芝直戳容媛脑门:

    “你啊你,猪脑子!厉娜说什么就当圣旨一样听着,你和沈星辰做什么对?她如果跟了容恒曜,股份你能拿到手了,那个军阀混子不也死了心?”

    容媛转转眼珠,眼前一亮,

    “是啊,妈咪,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啊,如果容恒曜毁了婚约,那他手上的股份就是我的了。”

    容晓芝削苹果,掀眸看一眼自己的笨女儿:

    “坐享渔翁之利不好吗?你啊,要是有沈星辰一半聪明,也不至于被你二哥欺负成这样。”

    容媛皱了皱眉头:“我们现在被二哥压得死死的,眼巴巴看着他继承家业,吞并股份,把我们赶出容公馆,下一步就连我们手上那点可怜的股权也要被抢去了。”

    “你慌什么?妈咪平日里教你的都吃进狗肚子里了。”

    容晓芝勾唇冷笑,“沉住气,你且看着厉娜和沈星辰那两个狠角色斗吧。”

    容媛咬了口苹果,目光恶狠狠,

    “妈咪,医院的饭太难吃了,你给我打包我最爱的那家中餐厅嘛。”

    容晓芝惯女儿惯得不像话,拿包起身:“好好好,妈咪给你买。”

    沈星辰走进病房,见到容媛,她正一个人躺在床上,腿缠着绷带吊在床尾,看起来是很惨。

    “听说你病了?”

    沈星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睥睨躺床上动弹不得的女人。

    容媛瞧沈星辰经历一场绑架,毫发无伤,反而更加美丽自信。

    反观自己,本该属于沈星辰的报应,反弹到自己身上了,顿时感到羞耻不堪。

    “你来做什么,看笑话吗?”

    “没错。”沈星辰下颌微扬,美艳小脸挂着戏谑的笑,“你不就是个笑话么?”

    容媛紧咬牙,牙根都跟着疼。

    妈咪说要沉住气,可她这暴脾气怎么忍得住!跟她拼了!

    容媛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往沈星辰身上砸。

    沈星辰优雅侧身,轻而易举躲开。

    她走到病床边,两指捏住容媛浮肿的脸颊,红唇斜勾。

    “目中无人,尖酸刻薄,坏事做绝,你的心都烂透了,所以才会遭报应,懂?”

    容媛的脸被捏变形,嘴里呜呜地发不出完整的句子,既不能骂,也不敢反击,因为一动,身子钻心的疼。

    沈星辰白皙小脸逼近容媛,拍了拍她写满不服气的小脸:

    “冯莹莹被逼疯,她错在虚荣贪婪,但如果不是你的恶毒,她也不至于走到今天下场。”

    沈星辰漂亮的眸子眯起,想到那些被容媛坑害的女生,目光燃起火焰。

    “容媛,你怎么能恶毒到这种地步?”

    容媛瞪大眼睛,看着沈星辰冷艳精致的小脸,被她燃烧的怒火炙烤,明明那么美,却不可理喻地带着浓浓杀气。

    这样的沈星辰,她害怕极了。

    “求……求你……”容媛呜呜咽咽地求饶,“错……错了……”

    沈星辰分寸不让地紧逼,手扼住容媛的脖子,收紧,冷笑着:

    “道歉的话,留着给那些被你残害过的人说吧。”

    走进门的容晓芝吓得手哆嗦,打包好的食物掉在地上,急忙冲过去,扳开沈星辰的手。

    “沈星辰,你想把媛媛弄死吗?”

    容媛由于受到惊吓,双目惊恐无神,大口喘气,躲在容晓芝的怀里,没了往日的骄纵嚣张。

    这简直就是场阴影,她今后见到沈星辰都要躲起来走。

    沈星辰见此情形,心里畅快至极,冷嗤声:

    “坏事做尽的人,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容晓芝抱紧容媛,她明白眼下的情形。

    从沈星辰住进容公馆,这么短的时间内,扭转乾坤,占据主导地位,恐怕厉娜都要畏惧她三分。

    于是识时务地对沈星辰露出谄媚的笑容,拍拍容媛:

    “媛媛,快点给你二嫂道歉。”

    容媛连沈星辰的眼睛都不敢看一下,从心里感到惧怕。

    “二嫂,对不起,媛媛错了,媛媛以后再也不敢了。”

    沈星辰看着两人恐惧神情,眼底尽是讥讽。

    她不过是被逼急了,兔子急还咬人,更何况她这种吃不得亏的人,耐心消磨没了,自然要反抗。

    “道歉要有诚意,不是嘴上说说就过去了。”

    沈星辰明艳小脸划过狡黠神采,“我要你们证明给我看。”

    母女两个相互看看,心里发虚,“你想做什么?”

    沈星辰坐在沙发上,两腿交叠,邪笑着:

    “在网上恶意抹黑诋毁我的,是不是厉娜?”

    容媛迟疑了几秒,装作无辜地摇摇头:

    “我……我不清楚……”

    沈星辰摊摊手,准备站起身:

    “算了,我去找容恒曜谈一谈吧,和他说一说我在船上接到了女鬼电话的事情,容恒曜的占有欲强势到变态,敢把他的女人卖到老挝当妓女,你们猜他会怎么做呢?”

    容媛一听到二哥的名字,身子颤了颤。

    “是厉娜,就是她做的,她还找了几个厉氏的员工当替罪羊,准备开庭的时候开脱……顺便……反咬一口你。”

    沈星辰挑眉,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下关闭键。

    “谢谢你为我提供证词,如果打官司,你就是我的证人。”

    容媛张了张嘴,陷在震惊里,没想到,沈星辰在这里给她下了圈套。

    容晓芝阅历不少,像沈星辰这样拥有一颗七巧玲珑心的美人,世间没有几个,这确实让她佩服。

    沈星辰走出医院,电话邀约厉娜在咖啡馆见面。

    对方也早有准备,欣然接受了邀请。

    放下电话,沈星辰乌黑大眼潋滟动人,接下来的谈判,她准备好了。

    这一路遍布荆棘,但也要披荆斩棘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