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伐清1719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要打就打山海关
    在传统儒家文化当中,陈世绾作为山东士绅的代表,驱逐李卫出山东,选择归附宁楚,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可指责地方,因为他这是照顾乡梓保全百姓不受战乱影响的表现,属于大义之举,并不需要顾全小节,在士林中也不会受到指责。

    可以说,除了清廷本身以外,其他的人根本不会认为陈世绾有问题。可问题是,陈世绾本人内心却会很自责,在他看来,这同样是一种不忠于臣节的行为。

    因此,陈世绾对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种解决的途径。

    “启禀陛下,罪臣世绾原本不识天威,没有早早选择弃暗投明,直到陛下亲率大军至鲁,原本就是一项罪过,自然也毫无功劳可言,世绾愿卸官回乡侍养双亲,以全其罪。只是山东士绅无罪,还望陛下能够多施雨露。”

    陈世绾脸色一片淡然,在说出这番话之后更是放松了许多,可见关于这件事他已经想了很久,这是他觉得唯一能够成全自己臣节之道。

    我愿意投降,那是因为我作为山东父母官,我需要对自己的百姓负责,可是我选择辞官,那是因为我对不起自己的臣节,也无颜继续为官。

    可以说,陈世绾目前的所作所为,表面看上去自相矛盾,可实际上并没有背离他的做人原则,也是儒家士大夫在做出利益抉择时的经典体现。

    当下场上气氛顿时变得一阵紧张,其他的山东官员深深伏着身子跪在地上,他们并不了解宁渝,生怕因为这件事触怒了皇帝,只得一边跪着一边拉着陈世绾的袖子,希望他不要再触怒皇帝。

    至于一旁的宁楚官员们,自然是大大的不满,只是皇帝当面,他们也不敢去表达什么,只能用眼神恶狠狠盯着地上的陈世绾,只待皇帝下令,便对其碎尸万段。

    宁渝脸色微冷,他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陈世倌的做法,可是这对于他这个皇帝来说,未免有些太不尊重了,你要投降就投降,你要辞官就辞官,你把我这个皇帝置于何地?

    “陈卿此举倒是出乎了朕的意料,卿虽于山东百姓虽有功,可是并不够,如何能现在一走了之?若是如此,陈卿如何面对山东父老?”

    听到宁渝的回答,陈世绾有些傻眼了,他原本还以为宁渝会选择以高官厚禄利诱,或者会选择严厉威逼,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宁渝却反过头来问了他一句,你对山东百姓做的够了吗?

    不得不说,这一句确确实实激起了陈世绾内心的傲气,他虽然觉得自己在投降宁楚一事上,有失为臣的礼节,可是在对于山东百姓上,他自认为从来半点亏心,只是向宁渝表功不符合他的本性,当即沉默不言。

    宁渝见陈世绾沉默不语,便索性将他心里所想说了出来,“朕知道,你陈世绾是个好官,虽然仅仅在山东待了一年,可是做下了许多实事,去年山东蝗灾,本来是要饿死千人万人的大难,可是在你的努力下,终究平稳度过。可是,正因为如此,你更不应该离去。”

    “难得陛下还知道罪臣的些许所为,只是罪臣以为,将来山东自然有其他的好官.......”陈世绾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无论怎么样,他做出来的这一切,都被世人看在了眼里。

    宁渝微微叹息,这人确实不错,但是沾染了不少儒家士子的坏毛病,常常把自己打扮成道德上的完人,一旦觉得自己不完美了,要么选择彻底自暴自弃,成为贪官坏官,要么就想着归隐田园,从此告别真正做实事的途径。

    正所谓不做事就不会错,想要保持自身形象的完美,那就只能整天在岸上站着,去挑那些还愿意站在水里做事的人的毛病了。

    “陈世绾,你在想什么,朕心里明白,将来会给你扬名的机会.......”

    宁渝语气微微低沉下去,“但是,现在山东全境虽然光复,可是毕竟经历了战乱,许多地方的百姓生活都已经完全被打乱,甚至还有很多百姓流离失所,你作为山东布政使,更应该在这个时候挑起担子来,如何能一走了之?”

    说到这里,陈世绾也有些犹豫了,他长长叹息一声,终于低声道:“陛下所言,是臣愚钝了。”

    宁渝哈哈大笑,随即上前搀扶起陈世绾,拉着他的臂膀朝着历城内走去,这番表现自然是让陈世绾大为激动,而其他的山东诸司官员也是大大舒了一口气,原本还有些忧惧的心情却是彻底安定了下来。

    跟在身后的次辅崔万采瞧见了这一幕,当下不由得微微一笑,皇帝如今拉拢人心的本领却是越来越高深了,甚至颇有些春风化雨般的感觉,让人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刻意,而经过了这么一番,山东的局面应该会很快稳定下来。

    至于陈世绾这个人,其实别的并不重要,让他继续担任山东布政使,也是需要继续稳定山东士绅的民心,以此使得山东士绅能够有效配合实施新政。

    等到众人一同驾临山东巡抚衙门之后,宁渝作为皇帝自然是高居首位,而其他大臣则按照位次进行排序,只是山东诸司的主官们作为这一次的特殊人物,也都占据了一席之位,开始进行了饮宴。

    在华夏文化圈子里,饮宴永远都是交流感情的重要方式,不一会宁楚的官员们便同山东诸司的官员们进行了交流,在双方都有意存在的拉拢心思下,气氛自然显得庄重而不失热烈,且透着几分融洽。

    宁渝自然拉上了这一次的主角陈世绾,一直在交流山东的民政问题,不过在沟通了一会之后,却又想起了一个极为有趣的问题,当下便问道:“陈卿之子,叫什么名字?”

    陈世绾心里有些奇怪,不明白皇帝为什么问这个,不过他的确有儿子,便老老实实回答道:“回禀陛下,臣有二子,其一名其允,另一人名其礼。”

    宁渝听到了这里,当下才意识到,自己前世看到的‘陈家洛’无非就是杜撰罢了,仅仅只是假托海宁陈家之名,并无其人,当下却是哑然而笑,摇摇头道:“既然如此,那朕也就放心了。”

    陈世绾没听懂宁渝的意思,当下也不敢多问,只得沉默不言。

    .........

    三天后,宁渝召集了枢密院乃至于第一集团军、第二集团军以及中央集团军的要员,展开了新的作战会议,目的便是完成对直隶的总攻。

    在这一次会议之前,宁渝心里其实是非常纳闷的,清军一直待在直隶迟迟不动,坐视山东、河南丢失,这本身就有些不太正常,毕竟任何人都知道,当山东和河南彻底被攻下之后,直隶基本上处于无险可守的状态。

    当然,虽然宁渝不明白清廷或者说雍正具体是什么打算,可是这并不影响目前复汉军的进度,因此针对下一阶段的作战计划,自然就显得非常重要。

    “启禀陛下,由于目前我军第一集团军已经成功拿下山东,目前正处于临清、故城、吴桥、庆云一带,等第二集团军运动至冀州、邢台时,便可发动最终的作战计划,从外围直接攻入到直隶,从而吸引清军主力出来进行决战。”

    枢密院总参谋部副部长宇治景神情庄重,他站在大大的舆图面前,用手中的指挥棒点在各个要地上,一一阐述着目前的战役规划。

    “为了更好的达成战役目的,中央集团军将会从上海装船,直接发起对天津之战,无论清军围攻天津我方中央集团军,还是在直隶外围与我第一第二集团军进行决战,都会形成以一击二甚至是击三的局面。”

    宁渝微微点头,实际上这一套作为当初战役计划的延续,因此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只是真正让他感觉到疑惑的是,以目前的这个方案,就怕清军提前察觉到,直接出关可就有点麻烦了。

    如果没能将清军目前的主力彻底歼灭在关内,将来到了关外将会变得非常麻烦,毕竟以目前宁楚后勤能力,想要在关外维持大量的军队,本身存在很大的问题,也就意味着宁楚与清廷之间存在着极为长期的战役相持。

    除非等到宁楚再来一次五征蒙古一般的战役,否则大清将有可能变成北元一般的存在,它虽然不能真正威胁到你,但是会天天恶心你。

    想到了这里,宁渝的神情微微一变,“这一战一定要打得足够干净利落,为了维持对清廷的绝对优势,这十五万人必须要一个不留地,消灭在关内才行,枢密院是否考虑到这一点?”

    听到宁渝这一番问话,众人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亮,特别是作为枢密使的宁忠义,他对于这一战原本就存在着更大的想法,那就是彻底消灭清军,从而打通进攻满洲的道路,因此他也存在很多的设想。

    “回禀陛下,中央集团军可分兵登陆锦州,直指山海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