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佟氏小妾 > 三百八十三章 逃兵
    “那他最后怎么样了?”

    王婆子急急地问出口说道。

    等话说出口,王婆子才惊觉自己的心急,不由得叹气地笑了笑道:“那孩子平常就心狠,我这也是……”

    佟双喜与佟双双以及裴术都理解地笑了笑。

    佟双寿现如今已然成年,按着前天夜里的表现,不能不说会成为下一个佟掌家,也不怪王婆子有那般的担心。

    裴术道:“后面的事情是县令大人的事情,我也不好过于参与。”

    裴术的说一说完,佟双喜与王婆子,佟双双三人都不由得点了点头。

    让佟家受了应有的惩罚是目的,却是也不能因此失了本分,这也是王婆子一直所强调的。

    见天气已经晚了,王婆子就催促佟双喜几人回屋去睡了,毕竟明日还得往县城去跑,人的精神可是得跟得上才是。

    等回到屋子,洗漱一番后,裴术却是与佟双喜说道。

    “不但是逃兵,还是逃犯,当初是偷了营内军长的东西然后才逃了出去,因着这地方偏僻,再加上北边战事繁杂,军营一时半会没腾出手来,所以只发了份缉拿状,其余全无,若不是有这次,这佟双寿怕是一时半会的也不会暴露。”

    佟双喜一边上了床,一边听着,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佟双寿这般的,怕是小命得丢了吧!”

    躺在床上的佟双喜想了想就问裴术说道。

    裴术把佟双喜往怀中捞了捞,然后道:“怕是不成了,逃兵本就是军中大忌,他还偷拿了军长的东西,这更是罪上加罪,就算是武大将军亲自出面,这人怕是也保不住的。”

    裴术这话的意思就是佟双寿这次怕是真的自己把自己作死了,虽然佟双喜知道这佟双寿根本不值得自己同情,但是还是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

    “你说这人与人怎么那般的不同,小的时候一起玩就觉得佟双寿这个孩性子阴狠些,脾气也不好,但是那个时候只想着他也就是给人使使阴,欺负欺负我和小双,却是没想到最后竟是会做出这般祸及性命的事情。”

    佟双喜说着,眼前不由得想起佟双寿那张与佟掌家有着几分相似的脸。

    裴术见佟双喜忽然地伤感起来,知道她是心中不忍,不由得更抱紧了她,然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止是佟双寿,我们自己也是。”

    裴术这话说的佟双喜不由得后背一凉,是啊,自己怎么就忽然为佟双寿伤感起来了,明明他是罪有应得。

    佟双喜想到了一件事,若是那天夜里佟家一家子得逞,那自己与弟弟此时早就身处水深火热当中,就算是还残喘活着,怕也是十分的艰难。

    佟双喜暗暗地掐了自己一下,疼痛感让她立即清醒了一些。

    自打她怀了身孕后,好似特别容易伤感些。

    ……

    陈屠户与陈良一大早就出去打探消息了,钱氏一早也就过了来,帮着佟双门一起照顾佟双全与佟双宝这两个孩子。

    午饭十分,陈屠户与陈良父子二人气喘吁吁地回了来了,但是他们父子二人根本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就满脸焦急地与佟双门说道。

    “你那兄弟出事了。”

    正在给佟双宝擦手的佟双门不由得心中一惊,怪不得她整个早上都觉得心里不安,没等佟双门问起,陈良忙道:“当时我不是问你双寿为什么没满三年就回家了吗?原来是逃出来的,不是他所说的立了功提前放了回来,还有他带回来的那些财物,也不是军中赏的,而是偷了出来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陈良身上不由得生出了一身的冷汗,佟双门的这个兄弟怎么会这般的胆大,也不知道他的事情会不会祸及到他们……

    也不怪陈良会害怕,这民与兵本就是天差地别的身份,佟双寿在军中犯下了这般大的事情……

    “那……那会怎么样?”

    佟双门整个人脑袋都昏了,直木木地问自家男人道。

    陈屠户见自家小儿子脸都白了,知道他心里的害怕,不由得冲着佟双门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佟双门吓得双腿立即就软了,还好后边的钱氏一把扶住了她。

    “看还能不能想想法子!”

    这再怎么说也是佟双门的兄弟啊!

    陈屠户见钱氏此时了还闹不清楚状况,不由得眼睛一瞪说道:“这可是杀头的重罪,你让我怎么去想法子!”

    佟双门呆呆地看着陈屠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钱氏听着陈屠户这话,知道佟双门这兄弟算是不成了,忙冲着一旁的陈良使了使眼色,陈良忙去屋里搬了把凳子,让佟双门坐下先缓缓。

    坐到了凳子上的佟双门,就开始落起了眼泪,一旁的佟双全与佟双宝根本闹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见自家姐姐坐在那里哭,也都忙挤在她的身边抹起了眼泪。

    钱氏看着这可怜的姐弟三人,不由得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那现在怎么办?”

    钱氏智能一边抹着泪一边问道。

    陈屠户摇着头叹了口气,陈良也叹气着,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他们想出力也找不到口的。

    就在此时,佟双门看见了自家门前失魂落魄的佟双临。

    “双门,二哥他……”

    话还没说完,佟双临就掩面大哭了起来。

    佟双临住在镇上,所以消息要比佟双门知道得快,当佟双临的男人冷脸把这事情告诉了佟双临后,佟双临第一个念头就是找佟双门。

    佟双门知道佟双临的心情,自己还好,从小被寄养在外祖父家里,对于家里的两个哥哥并不是那般的亲近,而佟双临却是不同了,她从小就跟在这两个哥哥的身后,与这两个哥哥的感情自然是不一般的。

    佟双临与佟双门姐弟四人抱头痛哭之后,钱氏就去打了水给这四人都净了面。

    “姐夫呢?”

    情绪恢复过后,佟双门就问佟双临道。

    佟双临的男人平日里就不大爱管佟家的事情,佟双门怕佟双临因着娘家的事情把婆家人给得罪了,所以关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