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酒曲剑歌 > 卷一 仙路 第八章 疾风剑豪
    .

    “你、你怎么知道?”

    印墨的话让对方直接傻眼,震惊得有些舌头打结问道,不知道是出于对罡气的恐惧还是对印墨话的怀疑。

    印墨轻轻的摇了摇头,“因为我曾泅溺水一万次!”

    “你、你、你是东胜神州用溺水练体,拜骊山阿房被拒的疾风剑豪!”

    看着印墨腰间别着的两把剑,那人都快结巴的说不出话来了。

    曾经有一天生废灵根,可是却每日去挑战溺水。东胜神州将他当作了一个笑话,传遍整个东方。可是当印墨抽剑的那一刻,整个东胜神州震动。

    他用溺水练体,二重剑意让骊山阿房剑修们瞬间找到了一条新的修真路子。

    可是后来,听说印墨去拜骊山剑门,顶着风雪长达半年之久都没有得到任何回音。自那之后,疾风剑豪就消失在了东胜神州。

    那人万万没想到,今日竟然再次在西天神阙见到印墨。

    印墨自嘲的笑了笑,“我还真是闻名远扬啊!”

    见印墨承认,那人噗通一声栽倒在溺河中被溺水冲走,然后消失在印墨的视眼之中。

    印墨撇了撇嘴,目光坚定的盯着那高高耸入天际的二道石柱。石柱正中央,西天神阙朱红的大字仿佛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缓缓流动着。

    那抹红,真的刺眼!

    “我回来了,虽然不是东天神阙,可是对我来说你们都一样!”

    深深吸了口气,印墨紧了紧书架逆溺河而上。

    “嗡~~”

    突然耳边炸开的声响,印墨仿佛看到了那个被罡风吹得遍体鳞伤的自己。

    曾经印墨以为凭借身体泅渡溺水就能鱼跃龙门,可是突然出现的罡风让他认清了一个现实。

    你不能练气,就是不能修仙。哪怕你再拼,可是没有的东西,你真的否认不了。于是印墨踏上了从东向西整整历时五年之久的寻仙问道之旅。

    “我说李羡仙李叔叔,你别挣扎了。”

    突然呱躁的声音直接打断了印墨回忆,印墨皱了皱眉。只见一个绿衫年轻家伙正站在西天神阙那模糊界门前。此时他指高气昂对着已经被罡风死死压在地上的人影。

    “修真是需要天份的,你看看你!”

    李青剔了剔指甲,继续挖苦着那已经快要被掀飞的狼狈身躯。

    “啊~~”

    一声惨叫,那个衣衫落魄的中年大叔终于坚持不住。如同一个破麻袋被罡风卷着翻滚了起来,印墨叹了口气伸手将李羡仙拉住。

    “都一把年纪了,还不老老实实去娶个婆娘。你这名字取得不好,李羡仙,还真是只能羡仙。都三十了,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吧!”

    李青眯了眯眯眯眼,话虽是为了李羡仙打算可是那语气。

    “啊,啊,昂~~”

    李羡仙虽然被印墨扶住,可是知道自己这次又失败了。一时竟然抱着印墨的腿嚎淘大哭了起来,那呜咽夹杂着骡子般的惨嚎呻吟,听得印墨头皮都快发麻了。

    “切,废物!”

    见李羡仙终于崩溃,李青也没了继续打击的兴致。很是随意的瞄了一眼突然出现的印墨,嘴角那份得意不言而喻。

    “兄台真是厉害,佩服!”

    “那是!”

    李青傲气的抬了抬头。

    “可是造型还不够拉风啊,配不上你!”

    印墨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脚,李羡仙已经将它当作擦鼻涕的纸巾了。

    “怎么说?”

    李青抖了抖一身的绿色豪服,臭屁道。

    “再来一顶绿帽子,那就更配了!”

    印墨嘴角抽搐了一下,努力表现得一本正经道。

    李青闻言小眼直接就不自觉上扬的瞧了瞧额头之上,心中极为意动。

    印墨那飘逸的长发,帅得没边装束他早就眼馋。

    可惜没有八块腹肌可露。

    不过让他直接承认感觉自己没风格,是很没面子的事。

    心里傲娇了下,对印墨略略点头。

    “后会有期!”

    有些急不可耐想进西天神阙去物色一顶绿帽,李青习一改惯性的挖苦。不过身上带着一股劳资就是天才优越,直接踏进了西天神阙头也不回。

    “我说兄弟你够了哦!”

    虽然同情脚下的李羡仙,可是印墨还是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脚。然后在他背上将那鼻涕眼泪什么的擦了个干净。

    往前走了二步,听着那好像快死的抽噎悲鸣,印墨还是忍不住回头道。

    “我说这西天神阙天天都开门,你能走到这里证明你练气大圆满已经达到了。我说你就不想想,你为什么三十了,都要到西天神阙的年龄限制,也没法踏进西天神阙,哭能有用,那你哭管够试试看能不能进去。”

    李羡仙闻言,那满是泪痕的脸楚楚可怜盯着印墨。

    “你那不是东西的侄儿为什么能顶住,你就看不明白。你们一起走过一段距离的吧?”

    印墨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此刻李羡仙脑海中突然就想起了回香豆的回有四种写法,以及那个突然疯了的范进中举,叹了口气继续道。

    看着还是一脸懵逼的李羡仙,印墨重重的拍了一下脑门。

    “你进不去还真不是没道理!”

    看着又要哭出声的李羡仙,印墨梗住了。

    “罡风需要灵气对抗,灵气大圆满你连个灵风附体都不能维持。你是不是还在拼命炼炼灵诀,那还吸得到灵气吗?”

    仿佛被印墨说中,李羡仙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难为情的神色。

    “这西天神阙天天开,你不知道多试试,不就成了嘛!”

    碰上这么个榆木疙瘩,印墨忍不住狂喷了几口,然后甩手就朝西天神阙大匾下走去。

    罡风现在对印墨来说简直就是挠痒痒,灵气附体?印墨贴着皮肤那一层灵晶,直接就是一路横着碾压而过。

    李羡仙若有所思的看着印墨,那完没半点压力的样子,干脆的退出了罡风。眼泪已经完止住了,眼中那闪耀着的希望光芒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多试几次,多试几次。”

    嘴里祥林嫂一样唠念个不停,李羡仙这会整个人简直魔怔了。让他身边的人,纷纷远远逃离。

    不过众人倒没有像他侄儿李青一样挖苦。因为仅西天神阙三十六门之一的跃龙城,像李羡仙这般苦苦坚持的人简直不胜枚举。

    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成为像李羡仙一样的存在,因为你一旦练气尝到修仙的甜头。再让你彻底放弃去做一个凡人,那真是生不如死。

    就算你放弃,你练气的法根本比不了人家专精一道的普通人。

    比如,听说东胜神州出现的那个疾风剑豪,曾经车翻了一个骊山阿房的筑基大修士!这让那些不得入门筑基的练气老鸟们,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