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酒曲剑歌 > 卷一 仙路 第七章 西天神阙
    .

    “走了,小家伙我们下山。”

    印墨感受完自己此时的战力,对着小白招了招手。

    心中无限膨胀,是时候下山去浪一波了!

    小白却好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晃了几下一头栽倒在地,

    印墨愣住了,“闻酒味都醉了?”

    醉熏熏嘀咕一句,印墨有些好笑向小白走去。

    只是小白四周突然暴出来的寒流,让印墨硬生生停住。

    “嗷呜~~”

    小白对于此时自己身体的变化,有些慌乱。

    对着印墨有些不知所措的叫唤了一声,印墨伸出的左手直接就被冻成了冰棍。

    “怎么可能?”

    印墨瞪大眼睛,酒意被这眼前变化惊没了。

    天外山云峰的寒流,对他都没有丝毫的影响,可是小白那身周围冒出的寒气,还没接触竟然直接将印墨冻结成这样。

    印墨才刚刚破开那玄铁一样的冰疙瘩,小白就彻底成了一个篮球大小的圆球。

    确切的来说应该是一个光洁无比的——蛋!

    对于这种变化,印墨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

    吃了化形果,化成了一颗蛋!

    “这有没有搞错?”

    印墨有些不可置信的来到小白化作的圆蛋前,圆镜面影印出来的自己模样更让印墨一时呆滞。

    仿佛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只是蛋镜面上那一头长长的头发提醒着印墨。

    你还在伽南的修真大世界之中!

    看着阔别十二年之久的自己,印墨嘴角轻扬,手中葫芦倾倒酒流了一地。

    “又喝醉了,戒酒戒酒!”

    倒了三杯,印墨有些肉疼,小心翼翼将酒葫芦塞好。

    伸出双手,将地上的蛋捡了起来。

    蛋壳上传来的心跳,让印墨有些安心。

    “走了下山,该去找本功法继续升级了。安安心心等着破壳那天,我的剑会为你守护。”

    印墨手中原本不安扭动的圆蛋,闻言慢慢安静了下来。

    深深吸了口气,印墨抱着变成圆蛋的小白猛的朝天外山云峰下冲去。

    经过狞螈原来的山洞附近,印墨的身影瞬间停了下来。

    溪水边那件白色的长衫,轻轻漂浮在浅滩上,印墨突然想起了那位从天而降的“林妹妹”。虽然二人大战一回,可是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对于凌波收徒的提议,印墨那时候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虽然有一个金丹修士的师傅极其难得,可是二人却是因争夺凝灵草而始。印墨可不想被那女人逮着去炼成丹药,想想就可怕。

    将衣服捡了起来,印墨对着小白的圆蛋比划了一下。

    “算是先收点利息,凑合着用了。”

    拿长衫包着小白,印墨将小白背在身后朝山下奔去。

    “西天神阙”

    天外山下,二道石柱的大门直耸天际。

    跃龙城,拥有西天神阙三十六门之一的雄城座落于此万年。天外山虽然号称神之禁地,可是不上云中涧,其下的物产还是极其丰富。

    一座天外山足足能养活跃龙城百万人口,足可窥视其规模。

    印墨背着一个书架,那件金丹的长衫已经遭到了印墨的毒手。小白被安安稳稳固定在书架上,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印墨感到极其陌生。

    两年前,他从这里出发。

    两年后,他终于回来了。

    “西天神阙,我来了!”

    看着跃龙城那左锦鲤,右神龙的石柱,印墨深深吸了口气。

    伽南大陆,炼气士想要拜入修真阀门可没那么容易。大概灵气充裕,哪怕普通人家的孩子都能修炼。所以这跃龙城一砖头下去,绝对能砸到十个以上炼气士。

    普世的炼灵诀,其实是为了修真阀门将世人资质筛选一遍。

    在伽南大陆,想要继续修行,修真阀门把持炼气以上一流功法,世家以及别的势利不入流。

    所谓散仙是不存在的,伽南大陆所有势利对功法有着相当门户芥蒂,比看自己老婆还上心。

    功法的防盗措施不谈!

    偶尔出现意外的偷师,那些敢“绿”的猛士,早就被伽南大陆的所有修真者通缉打成渣渣了。

    当然你不是天生灵根修士,没关系。只要你能炼气大成,修真阀门照样欢迎你。不过,前提条件便是你需要通过,西天神阙的大门。

    西天神阙是所有西部修真阀门共享收新弟子考核之地,共设三十六门涵盖整个西域的三个修真大阀门,以及一些其他的势力。

    印墨来跃龙城的目的,正是西天神阙!

    越靠近西天神阙的石柱,人流就越发稀少。等到印墨抬头可见石柱上那活灵活现的锦鲤时,附近只有三五成群的数十人而已。

    跃龙城正是因西天神阙在此设门而建,原本西天神阙大门处于城中央,可是因为不断的扩建此时反而独居一隅。

    不时有垂头丧气的人沿着青石板路离开,整个西天神阙附近气氛压抑异常。

    哪怕你炼气大圆满,可是西天神阙能通过的概率却是万分之一都不到。比印墨印象中的古代科考还要变态得多,而天生灵根就更极其渺茫。那些基本一出生就被各修真寡头盯上,直接纳入门下。

    不过比起那动不动几年之久的等待要好的是,西天神阙天候二十四小时不打烊。

    印墨刚刚踏上刻有西天神阙四个字的石板,一股满澈的水流瞬间淹没到膝盖。

    突然出现的大力,猛的推了印墨一下。印墨看到旁边的几个家伙,直接就被冲出了石板范围。

    感受了一下他们的修为,印墨心中感慨万千也终于知道这西天神阙到底在考验什么。

    “溺水啊,还记得我吗,我可喝了你不少啊!”

    相比其他人摇摇晃晃坚持的模样,印墨身体好像标杆一样一动不动。弯腰捞了一把水流,印墨感觉自己手掌瞬间沉了一沉。

    “这还真是非练气大圆满,不得入内啊!”

    因为练气吸收灵气自上而下,而练气大圆满必须身被塞满不留一隙。无孔不入的溺水冲击,对于那些想蒙混过关的家伙简直直接拿捏命脉。

    感慨完毕,印墨随手洒掉手中的溺水信步向前。

    对于印墨那好像闲庭信步的轻松,其他人纷纷侧目。特别是看印墨毫不在意的弯腰捧溺水,更是让练气大圆满的家伙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兄弟,你要不要这么嚣张。我们坚持得很辛苦的好不好?”

    “兄台,兄台,拉一把可好!”

    印墨刚刚靠近,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瞬间朝印墨极尽馋媚叫道。

    “你知道为什么这西天神阙大门,不设什么人监管吗?”

    看着他憋得满脸通红,印墨摇了摇头反而向他问道。

    “为什么?”

    虽然有些摸不着印墨会不会帮他,可是他还是顺着印墨的问题思考了起来。

    “因为三里的溺水之后,就是刮骨的罡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