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酒曲剑歌 > 卷一 仙路 第六章 天外云巅
    .

    “砰~~”

    印墨结结实实撞在了一颗大树上,二人勉强能够环抱的大树被印墨撞得树枝乱颤,一阵果实雨砸得印墨满脸开花。

    黑剑不再前进,回到印墨腰间。

    印墨长长舒了口气,四仰八叉躺在地上。

    这里应该是天外山峰顶,寒流肆虐,身下覆盖了深深积雪。

    刚刚经过三天奔波的身体,此时一放松下来就被天外山云峰的极寒冻成冰棍。

    印墨咬牙将迷迷糊糊的小白,放在树下刚刚掉下来的化形果前。

    一抬手,将腰间黑剑连同那黑色剑鞘一起扔了出去。

    黑剑悬浮起来,一道风之壁障将寒流遮住。

    小白此时已经缩成了一只茶杯犬大小模样,轻轻嗅了嗅化形果。然后二只前爪子像仓鼠一样抱着果子啃了起来。

    印墨挣开结了一层冰晶的束缚,拄着疾风之刃站了起来。

    入眼的是不可思议一大片果园,原本以为极其稀罕的化形果,竟然跟印墨印象中的苹果园没什么区别。

    “沙、沙、沙~~”

    小白啃化形果的声音在印墨耳边响个不停,那茶杯大小的身体,此时也在开始慢慢恢复了起来。

    “化形果是化什么东西?”

    印墨喃喃自语,打量着眼前雪原中化形果林。在小白附近踱着步子,对于黑剑提到的这化形果很是好奇。

    黑剑虽然不会炼气以上功法,可是对其他东西倒是神通广大。

    比如印墨只要黑剑在身,便能察探到他人修为。

    印墨至今没把自己浪死,这点黑剑功劳不小。

    黑剑剑鞘上顶着风之壁障,静静守候在旁边,一动也不动。

    对此,印墨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沉默,有时候真的是让人感到无比绝望。

    “会变成人吗?”

    印墨好奇看着小白一个接一个化形果的啃,轻轻蹲在小白的身前,仔细观察着小白的每一点变化。

    小白五个化形果入肚,此时身体已经像吹起了的气球一样慢慢膨胀起来。身的绒毛也越来越长,轻柔贴在它的身上。

    印墨忍不住摸了摸小白的头,小白啃得满嘴果汁的脸颊,轻轻蹭了蹭印墨的手。然后又埋头继续啃起化形果。

    “既然小白都这么爱吃这东西,那应该不至于形成这么大一片果园的吧?”

    对于化形果的功效,印墨越发摸不着头脑。

    也许被印墨一直盯着,小白也学着印墨的样子埋头苦思了一会。随后它捡起一个化形果递给了印墨,然后又化身吃货埋头狂造。

    印墨下意识的接过化形果,然后身心的盯着小白那每啃一口就长大一点的身体。

    “化形只是恢复嘛。”

    带着些许失望,印墨啃了一口手中的化形果。

    熟得发紫,拳头大小的果子,让印墨味蕾瞬间像啃了一口芥茉夹杂着溥荷清凉辛辣。

    “这味道,也太奇怪了。”

    “嗯~”

    回过神来的印墨看着手中被啃了一口的化形果,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自己身都摸了一遍。

    “没毒,应该能吃。”

    见没长出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印墨干脆陪着小白你一个我一个的啃了起来。

    伽南大陆虽然是修真大世界,可是美食却是真的极少极少。可能是修仙世界的缘故,大多数一心只向往修仙,一入金丹又可餐风饮露。

    餐饮是注定兴盛不起来,能吃到尝起来久违的芥茉印墨那个感动。

    一人一兽将一颗树的化形果横扫而光,印墨吃饱摸出腰间酒葫芦,仰着头倒了半天。

    失望收回早干涸黄色葫芦,两年前打的酒早为之一空。无数次装水,这会酒味都没了。

    小白身体回到成年阿拉斯加大小便不再变化,对此小白极其迷惑的转头对着身体猛瞧。

    印墨靠在树下,身滚烫,将黑剑召了回来,没有风之壁障御风,寒风呼啸而过。

    印墨再没有体会到那股冰寒,反而越吹越觉得通体沐浴在暖风之中。

    “斩钢闪”

    印墨坐在树下随手劈出一剑,一股狂风夹杂着淡淡寒冰,向不远处的化形果树撞去。

    果树被斩钢闪飓风,吹得弯斜,猛得在泥土里震了一震。树上,冒出了一股肉眼可见的寒气。

    小白好奇的飞奔了过去。

    印墨则有些傻眼。

    “好东西!”

    这个意外发现让印墨很是惊喜,连忙催动练灵诀。

    那饱满的灵气海,原本已经容不下任何一点的灵气大河,此时竟然有要形成了一条冰川趋势,呼啸的灵气再次往印墨的身体内涌动,印墨脸上瞬间动容。

    众所周知,练气期灵气能贮存越多对于以后的筑基、金丹好处也越大。

    “小家伙,加油!”

    看着小白又在树下啃化形果,印墨按耐住心中的狂喜,接过小白扔过来的化形果,一边啃一边运转练灵诀。

    伽南大陆神异万千,又有谁会想到。那个苦苦守在剑宗西栈剑阁大门的少年,会以一个练气都不是的肉体凡胎,置之死地而后生踏进被称之为神之禁区天外山两年。

    从金丹手中夺凝灵草,然后以炼气MAX境界再次机缘巧合来到天外山云峰。

    误食化形果,终后量变引起质变,让他发现了已经泛烂成果园的化形果奇妙。

    “就像牛顿头顶的苹果,也许不光是他一个人被砸。只是牛顿惊异苹果为什么向下掉,向上掉不是砸不到自己了,而其他人只是一句卧槽!”

    印墨收剑,很是满意自己在树上留下的这句话。

    看了一眼化形果园内已经没有一颗熟的化形果,印墨无比满足滋了一口酒葫芦中果酒。

    小白慢悠悠啃着手中最后的一颗化形果,见印墨低头看着自己连忙举爪递了过去。

    印墨摇了摇头,抓着酒葫芦灌了一口。

    为了将练气无限极限,印墨跟小白横扫这化形果园。

    印墨果腹之余,还鼓捣出了化形果酒。

    大半年过去了,一人一兽这才祸祸完这片果园。

    印墨刚刚恶趣味的刻字,显然又喝多了。

    他现在看到化形果就想吐,记得含泪吃完最后一个的时候,印墨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已经变成了一座冰封大山。

    无论印墨再怎么催动练灵诀,一丝灵气都吸收不了了。

    印墨想着这应该就是人类或者说是练气阶段,灵气所能承载最大极限了。

    感受着身体体内传来的百倍灵压,印墨醉眼朦胧,挥剑猛的踏前而去。

    “砰~~”

    空气直接炸开,印墨留下的残影形成了一条真空地带。而留下的残影却没有消失,印墨回头轻轻撞了下那最后的一道残影。

    “叮~~”

    一声脆响,然后所有的残影,如同多米诺骨牌齐齐倒下摔得粉碎。

    捏了捏拳头,双手瞬间就被一层薄薄冰晶覆盖。原本应该是灵气附体,现在却变成了一层层冰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