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九章:入洞便是另一界(中)
    .

    “呼~”不知是风声紧,还是这雪消散的快,一阵风吹过,眼前场景消散尽无,那十道血淋淋的指印却是分外显眼!

    风声起,场景再变,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显然前方是一处巨大寝殿!

    场景忽转,天昊微微起身,眼中泪早已消失尽无,望着殿上牌匾——明德宫!

    若是上一景与天昊有关,而这一景又是为何?天昊疑惑,向着大殿内走去!

    刚入殿,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六尺宽的沉香木塌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绣着洒珠银线海棠花,一袭风吹过,鲛绡宝罗帐微微晃动。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俨然是只有皇帝才配住得上如此地方。

    榻上正卧着一人,眼神轻眯着,不知是在思量何事,忽而眼神一凛,朝着天昊方向望来!

    “谁?”塌上之人微微起身,望向殿内光亮之处。

    “我?”天昊疑惑,微微回首,想来并不是指他,毕竟幻境似景,也只能是景!

    “杀你的人!”只见光亮之处两道人影闪现,眼中透露着一股肃杀!

    天昊望去,一男一女,两人正对着天昊走来,不过那两道身影,就好像透明一般,穿过天昊,径直向着塌上男子走去。

    女子娇小,只搭在男子肩上半尺,但却有股神仙伴侣的意味。

    “护驾,护驾!”塌上那人有些许慌张,身上衣袍缓缓滑落,那袒露着的肉林倒是显得有一丝肥腻,想来是伙食极为丰盛,慌张,自然会惊呼,毕竟皇帝身边,可有不少人维护着他。

    “护你的人,都死光了!”那男子开口,剑指塌上之人,剑身虽然破旧,但若是取塌上之人的项上人头,想来也并不费事!

    “不可能,我大隋百万雄骑,佑我半壁江山,雄骑未灭,我大隋未亡!”

    “百万雄骑?他们早已为他们当日之行付出代价,现如今还剩你这罪人苟活于世!”

    将军会因为一时冲动而损兵折将,帝王比将军更为可怕,因一时兴起,可能会让天下生灵涂炭……

    殿外再进一人,一袭军装勃然英姿,如琼枝一树,栽于黑山白水间,终身流露着琉璃般的光彩,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如一潭深水直淹没得人无处喘息,他双眸犹如烈火,一路摧枯拉朽直焚烧到人的心底,战甲之上血迹未干,显然是刚从沙场归来!尤为显眼的是手中那颗血淋淋的人头,还瞪着滚圆的眼珠,显然是死相极为惨烈,不难发现,那人头正是当日屠了天荒的大将军——孟禽!

    “李牧,你来的正好!”塌上之人,跌跌撞撞奔向来人,但当他看见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宛若置身冰窟!

    那颗人头,确切说应该是那颗头颅的主人,在他掌控下的那枚虎符,可是象征着隋地的生死大权!

    “帝不正,则新立!”李牧口中六字却是断了他的生机,反观那一男一女,双眼默然,显然并无动手的意味!

    “我大隋,亡了!”那人抽出李牧腰间佩剑,准备自刎,却是被一炳寒刃挡住!

    “你想自杀?却是不能!”那男子眼神微冷,似鹰隼一般。

    “你现在不杀我?”

    “是?”

    “那你想干什么?”塌上男子略显慌张,毕竟有一万种死的方式,但有些活着的方式却是比死更加毒辣!

    “去我天荒,赎罪!”那男子将隋帝衣襟微握,拖着出了殿外!

    那一女子也向着大殿外走去……

    情景忽灭,上一景灭,一阵旗便是在景灭之处,而这一次,也是相同!一织黑旗正直入红岩之中!

    “这不过是障眼法,而我只是局外人,若是入了局,说不定是另一种结局!”天昊心中微乱,若是开始一景,让他动容,这第二景,不过是池中莲花,最多是激起一丝波澜!

    “不知李兄是否也是和我一样,经历了此景!”天昊微语!

    而另一处,李一斩也是入了这第一境!只此一景便是让他顿时神魂一颤!

    朦胧之景如在眼前……

    一白衣少年正坐于屋内执笔写字,与周围之景相辅相成,好似画中一般!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自是极好!

    古墨轻磨满几香,砚池新浴灿生光!笔锋或劲键或婉转,或如婀娜窈窕的美人,或如矫健勇猛的壮士,或如春风拂面繁花一片,或如北风入关深沉冷峻,每一字,却是让人神怡!最后一笔,却是一“人”字,不知是少年心有所想,还是如何,倒是显得笔锋软绵,一股无力感将那一捺缓缓拉长!

    而少年身旁之人眉头紧锁,却好似不满!

    “这人字,囊括天下,当有破天之势,笔秀刚劲,骨力练达!应是疏旷之笔,而你这却是绵软若柔骨,若是他日我离去,我又怎会放心,将这边关数百万将士性命交到你的手中?”那男子一身布衣,倒是显得与此情此景稍有不合,但没人会觉得他无能,毕竟这可是战功显赫的边关王将!

    “我只想修道!”那少年将手中笔缓缓放下,却是望向那窗外高山,不知山上是否有高人名士博弈,还是当世强者舞剑,却是让其一阵神往。

    “胡闹!真是胡闹!若是你一心求道又怎会于这书房之中以笔为伴?”

    “我知道,好多个先生都说我毫无慧根,不是一块练剑的料,但我却是不信!”少年将砚台上一只未粘墨水的毛笔轻舞,倒有一丝挥剑的意味。

    “哎~”青年却是背过身去,显然是心中悲凉。

    将军有九子,虽然不像龙生九子,子子不同,但总归算得上是各有千秋!

    大儿子归于南明,多年未归,二儿子在雪国熟知音律,其余六子也是遍布于隋地各地,而他最疼爱的便是这第九子,本想将这边关将士托付给他,不曾想他却一心求道,也是让将军费了心!

    “罢了,罢了,若是你想修,那便修!不过你若是他日离去,便不是再将军之子,而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儿子!”青年将房门缓缓闭合,却是比重重摔门沉重了些许!平静,有时候往往比暴怒更加可怕,就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奏,阴沉而低,那种寂静实属可怕!

    少年却是缓缓落泪,两滴泪珠滚落下来,正好落于那个人字上,稍干的墨汁也在这一刻缓缓化开,成为一团墨晕!

    “将军之子,此名不要也罢!”少年收拾行李,却是出了门,而此去,却是不知前路何方,青年也是不阻,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在落日之下,缓缓拉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