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八章:入洞便是另一界
    .

    入了这焱洞,并不像石墙之外,有些许幽暗,焱洞中,洞壁尽是赤红色,就连脚下踩的石头都是赤红色,几道光从洞内照射进来,石头反光,将洞内彻底染红,眼前热气蒸腾,连视线都变得模糊,如果不是两人相隔不过几尺,可能连前人的后背都难以望见!

    两人向前迈步,但每一挪步,都是如此艰难,一个时辰,方才离石墙只有一丈远!

    “天昊,小心了,这洞中有端倪!”李一斩轻声道,显然也是觉得此洞非比寻常!

    “嗯!”天昊轻轻点头,也是谨慎了些许,连脚步都变得缓慢!

    “天昊,快停下!我好像陷入了阵法之中。”李一斩向前探步,却是脚下一轻,一道光影在其背后缓缓凝实!

    最终还是慢了,天昊微微挪步,也是入了那光影之中。

    “哎,罢了!”李一斩轻叹,但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两人都已入了阵中。

    “既然都进来了,还是先找阵旗吧!”李一斩向着前方走去。

    每个阵法,都有阵眼,阵眼也算是一个阵的核心,没了阵眼,再强大的阵法都是形同虚设,等同于无阵!而阵眼在何处?每一个阵眼都有共同的特点,那便是阵旗,一旗启阵,一旗控阵,一旗令阵,一旗封阵!而这阵眼就在四旗中央,找到阵旗,阵眼自现!

    见李一斩上前寻找阵旗,天昊也没能停留,跟随着李一斩向前。

    “哐当!”天昊向前走了两步,脚下却是被垫了一下,显然是一颗石头!

    “这是?”天昊微微低首,脚下一枚石头发着亮光,光芒幽蓝,不是很盛,十分温和!那一缕幽蓝色光芒在他的瞳孔中放大,竟是让他的心境平复了些许。

    “李兄!”天昊迟疑了片刻,方才回过神来,微微抬首,但身前李一斩早已消失不见。

    刚入焱洞,两人就已走散,显然并不是好兆头,但天昊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毕竟找到阵旗,阵眼现,那么两人自然会于阵外相见!

    焱洞之中,应是火热,但眼前之景,却是恰恰相反,四面飘雪,俨然冬日!

    眼前不知是热气还是寒气,朦胧中一座古城浮现眼底,古城被白雪覆盖,诺大的城门之上,一道牌匾却是分外显眼——邺城!

    一女子站于城楼之上,身着粉梅色雪狐棉衣,芙蓉祥云百花褶裙,身披淡蓝色梅花衫,立于茫茫雪花之中,仿佛与梅花融为了一体。

    柳腰盈盈一握,肌若凝脂令人心见忧怜,轻扭纤腰,皓腕轻移好似步步生莲,玉臂轻挽细纱,眸含幽幽碧水。头上倭堕髻斜插宝簪却是不俗,点缀着紫玉,温文尔雅,流苏挽在三千青丝上。一身粉色玫瑰祥云软纱,淡蓝色拖地百水裙,更是让其在白雪之中尽显娇仪之态!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正是最好的写照。

    女子娇小,粉梅色雪狐棉衣伴着莲步轻移,在雪地之上滑下一道浅浅的印痕!

    “夫君!”女子对着楼下喊道,与天昊四目相对,看的天昊也是乱了神!

    “殇~殇儿?”不知是为何,天昊竟然无意中喊出了她的名字!

    真的是殇儿?城楼之上,女子却是有了一丝成熟,红唇秀靥,人比花娇,纤指如玉,口点嫣红,虽然看起来成熟,但面像却是殇儿无疑!

    “殇儿,你怎么跑出来了?天冷了,外面风寒,还是快些进屋吧!”城楼之上,一男子走向女子身后,将一袭青衣披在女子身上。

    “这是我?”天昊轻语,显然是生怕打扰楼上二人!

    男子的脸容并没有多少变化,五官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眉宇之间却微微舒展开来,好像长期被囚困的凤凰,终于得以逃出牢笼,舒展开绚烂的羽翼。 他的脸容依旧是如雪一般的白,可是雪白之外,却又焕发着极为清润柔和的光彩,脸庞之上有一道半尺伤疤,但丝毫不掩其清秀的面庞!

    “今年这雪可真大,但是真美啊,我还想多看看!”女子将身上青衣裹紧,却是微微靠在男子怀中。

    “好~好好,那就带你看个够!”男子一连说出三个“好”字,但眼眶之中却是微微发红,流出一行热泪,将怀中女子缓缓抱紧。

    “现在已是太平天下,真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女子望着城墙之外苍茫之处,嘴角微张,在男子的双臂之中显得异常心安。

    “会,会的!明日我们就回天荒,我相信姜公会有办法的!”男子热泪滴落在女子纱衣之上。

    “师父说,只要这枚菩提子在,咳咳~无论我在哪儿,他都会来救我的!”女子玉手中轻握着一枚青色石子,望着那苍茫的荒原,嘴角却一缕血花缓缓淌下……

    “砰”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冬日的宁静,在两人的耳中却是缓缓放大……

    “菩提子!碎~碎了!”不知是菩提子碎了,还是心碎之音。

    “夫君,我好冷!”女子的眼中却是平静,显然是早已看透,痴痴的望着男子的面庞,男子将其抱的更紧,恨不得将其融入他的血液之中。

    “呼~”一袭凉风刮过,女子手中的青石化为粉尘,飘散在茫茫白雪之中……

    女子的气息更加微弱,那纤细的藕臂也在这一刻缓缓落下……

    不知是风过紧,还是人过于脆弱,那女子也在这风声之中,化为点点荧光,缓缓消散……

    “啊~!为什么?”父母早亡,如今大仇已报,应是良辰好景,现如今,他生命中最珍贵的那个人却要离他而去,男子似一只受伤的野兽,在这雪城之上嘶声哭喊,他想要抓住,可是抓的越紧,那渐渐暗淡的身影反而消失的越快!

    不知是对男子的同情,还是如何,天昊的眼中也落下两行热泪,碰撞在这白雪之上,化为两团蒸汽,消失不见。

    “殇儿,她离~离开了!”天昊口中呢喃,痴痴的望着城口之上那逐渐消失的荧光!

    “不~~~”他十指扣地,也像那男子一样,想要抓住,但雪地之上留下的,只有十道血淋淋的印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