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七章:以墨为笔是为墨池
    .

    从洞口至此,只能算是走了半程,真正想要进洞,估计还有半程,过了这石墙,才算是真正踏入焱洞的入口。”秧老头娓娓道来。

    “怎么不早说?”李一斩也停了下来,静静凝望着身前的这一堵石墙。

    “你都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况且通过这石墙的钥匙还在你的身上!”秧老头显然是异常无语,指了指李一斩腰间鼓起的石盘。

    “钥匙?你不会说的是你那个破盘子吧!”李一斩在腰间摸索了片刻,一圆盘便出现在手中,正是墨池盘,还冒着点点黝光。

    何为墨池盘,墨池即以墨为池,以墨为水,宛若作画写字的砚台,确切的说,这墨池盘就像道家符师的符隶一般,不过符隶是以墨为意,以纸为神,将道人的意与神表达出来,而发挥出巨大威能,墨池盘同样也是以墨为意,不过这神却是凝聚于器物,最常见的便是破阵、机关术一道。

    这石墙也算是机关的一种,不过稍加简易,但石墙却是机关术中难以撼动的存在,没有钥匙,若是灵道不高于布阵之人,根本难进半步。

    李一斩将手中石盘与石墙上凹陷之处比对,确实不差,刚好能按了进去!

    在墨池盘与石墙凹槽接触的那一瞬间,黝黑的石盘竟浮现出点点亮光,将石盘中央点亮,正是金光,与其是说金光,倒是不贴切,毕竟那金黄之中还略带些许黝黑,如墨一般,墨光散发着点点金色!

    那点点金光从石盘中央四散开来,似水流一般,将所有的纹路流遍,石墙也变得通透,从中央缓缓张开一道裂缝!裂缝并不大,但一股热浪却是从裂缝中喷涌而出,让石墙前的空间温度骤升!

    “真热!”李一斩轻语,头顶汗珠径直淌下来,将身上青衣浸透。

    秧老头不知何时从腰间摸出一颗雪白色珠子,吞入口中,一股清凉之感直上心头。

    但身旁的天昊却是毫无动作,好像升温对他毫无影响。

    “你怎么没事?”秧老头却是一脸疑惑。

    “该有什么事?”

    “如此酷热你竟感觉不到?”

    “只是感觉到一丝温暖,并无其它不适!”

    “秧老头,这珠子可还有?”

    “有,还有一枚!”秧老头摸索了片刻,一颗相同的珠子出现在掌心!

    “拿来!”李一斩说着手捏爪印便要夺,不曾想秧老头却是一个闪身刚好躲过!

    “这珠子名为冰魄,一颗珠子一百两,只此一家不容错过,嘿嘿!”秧老头一阵奸笑,真是不枉奸商称号。

    “真黑!黑心商贩做久了,连心也黑了!”李一斩却是咗舍,但也实属无奈,毕竟现在这珠子却是在奸商手中。

    “好,若是出了焱洞,定加倍还你!”

    “嘿嘿~”

    李一斩接过珠子,便当场服下,一股清凉之感袭来……

    “这石墙究竟该如何破?”天昊抚摸着石墙上的纹路。

    “这石墙算是一道石门,石门启动也需要片刻,只需静等,毕竟这可不像木门!”秧老头却是不慌不忙,在石墙边屏息以待。

    “轰隆隆~”石墙后一阵震耳之音传来。

    “天昊小心!”两人惊呼,但却已经是来不及,毕竟天昊离石墙不过丈许。

    “让开!”墙内一缕声音传来,石门再度张开,大概有一尺宽,一柄飞剑从缝中穿过,从天昊耳边擦过,若是偏上毫厘可能会当场划过天昊喉颈。

    石墙再度缓缓张开,正是能容许一人通过,一男子冲了出来,身上青衣显然是被烈火灼过,破洞之下,露出微红的血肉,显然是受了重创,看身影,倒像是一壮汉,当那人真正出现在三人面前时,李一斩却是一阵心惊!

    “启辰?”若是天昊与秧老头不认得此时的夏启辰,但他李一斩却是能当场认出,毕竟夏启辰可是与他相处了多年。

    刚冲出石墙,男子却是一个踉跄,显然冲出石墙,就已经耗尽了他身的力气,整个人瘫倒在石路之上,激起阵阵灰尘,生死不知!

    “秧老头,这又是怎么回事,启辰怎会入了这焱洞?”

    “我~我也不知!”秧老头连连摇头。

    “你不知道?这万窟之中只有你一人卖这墨池盘,你不知道,你说我会信吗?”李一斩却是剑指秧老头,吓得秧老头接连却步。

    “我真是不知,这万窟之中,确实只有我一人卖这墨池盘,但却并不止我一人有这墨池盘,这盘是双生盘,我这只是子盘!”秧老头解释。

    “那另一只墨池盘呢?”

    “母盘在夏封邢手中!你也知道,他曾经是这万窟的主人,窟主易位,夏封邢卧g不起,母盘也不知去向,不曾想,母盘竟然在夏启辰手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夏伯中毒之事,怕是一场阴谋!”

    “阴谋?”

    “还记得当日你我在万窟殿,单启辰被抓,这件事都颇为蹊跷,而池渊说毒非他所下,想来一殿之主,应该有此气魄,若是如此,那刘止有岂会对池渊死心塌地?”

    “………”李一斩有所思量,但总是不愿向着那个方向想,毕竟与夏伯相处这么多年,夏伯想要害他,又岂会预谋如此之久?莫非不是他?

    “罢了罢了,到时候自会水落石出,先进洞吧!”

    “启辰呢?”

    “若是放心我秧老头,将启辰交给我,你们两个放心进洞!”此时的秧老头却是显得异常认真,毕竟这次,可能牵扯着万窟的存亡!

    “好,再信你一次!”说着两人便向着洞内走去,消失在石墙后,石门也缓缓闭合!

    “希望他俩能活着从这焱洞中出来,毕竟只有得到百年火之灵,才能将揭开背后的那一道屏障……”秧老头微微摇头,显然是有所思量!

    “这么大个块头,非要了老头子的命?”秧老头盯着地上躺着的夏启辰,却是一阵头疼。

    “好~好重啊!”秧老头将夏启辰架在左肩之上,向着洞外走去……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三十七章:以墨为笔是为墨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