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六章:焱洞自是洞中洞
    .

    酒自然是好酒最香!但若是酒醉,好酒醉人更甚!第一次喝酒,还是如此烈酒,若是不醉三日,又岂会醒!

    李一斩嗜酒,但对如此烈酒,也是昏沉了两日,直至第三日清晨,才缓缓从木桌上爬将起来,见天昊未醒,也只得抱剑靠于墙壁静等,直至午时,天昊方才醒来!

    “我这是睡了多久?”天昊爬将起来,好酒为何好?只因其酒力烈,而酒醒头痛之感觉轻,若非好酒,必将头痛半日。

    “应该是挺久!”毕竟李一斩也未曾醉过,而这次,不曾想却是醉了!

    “老板,老板!”李一斩呼喊,却只能听见楼内缕缕回音,不见人影。

    而桌上却是摆着一张白纸,上面有墨汁残留,显然是有几行小字!

    “若是三日后,两位醒来,可自行离去,酒已卖尽,若是两位需要一住处,可自行住下,若是离开,封了门便是!”留言者酒楼颜醉,想来这颜醉必是其名!

    “此人也真是豁达,能抛弃一酒楼离去,也是将这凡世界看的如此通透!”

    “算了,还是走吧,估计夏伯也回来了!”

    两人出了酒楼,贴了两纸封条,便向着来路返回。

    “墨池盘下万窟山,万窟山中空留泉,泉中池水常温热,自是繁花尽自然!”从酒楼至夏伯住处,这处空地是必经之路,而此时有一人正言语,不知所云为何。

    那人轻瞟了两人一眼,却是挡住二人去路。

    “上次的墨池盘,我已付过钱!”李一斩却是对此人不理睬,这人显然就是三日前卖盘的秧老头。

    “这次绝对不是为那破盘而来!”秧老头连忙摆手。

    “绝对让两位满意!”秧老头却是不慌不忙,显然是心中早有定夺。

    “不用理会,这老头就会坑蒙拐骗!”李一斩便要绕道而行,毕竟奸商可是从脸上就能看得出来,而这秧老头更是将奸商二字演绎到极致。

    “万窟有一处焱洞!”秧老头见二人要离开,却是一语让二人心中一惊。

    “你知道焱洞?”李一斩却是惊讶道。

    “我在这山上呆了也有十多年了,这焱洞也自是听过!”秧老头娓娓道来。

    “莫非夏伯的毒是你所下?”李一斩神色一凛。

    “这你可折煞老夫了,夏封邢的毒我也查探过,正是郁金五色香,我也只知医治之法,不过这焱洞过险,我只是初探,便被洞中业火灼伤,不敢再进一步!”秧老头提及焱洞,也不禁色变。

    “焱洞中究竟有何物?能让你这奸商却步?怕是有大麻烦!”

    “也不算大麻烦,但对你我来说却是!”

    “这焱洞对境界压制极深,普通人入洞,倒是能强身健体,若是修士,可能还没进去,就会被业火灼伤!”秧老头将袖子轻轻挽起,一道褶皱的皮肤紧绷,将血肉拉伸在一起,正是火伤!

    “暂且信你一次!”李一斩说罢便向着夏封邢所住山洞走去,天昊也跟随前往。

    “我话还没说完呢,我看这位兄弟并未修灵,若是进洞取得宝物,我愿用高价换取!绝对的高价,包让两位满意!”秧老头不依不挠,紧追两人,但两人下了石阶,便不见了人影。

    两人返回小洞,洞内灯火已灭,却不见夏伯,连夏启辰的影子也是不见,显然这二人并未归来。

    “难道夏伯离开了?”李一斩将木榻庞烛火点燃,轻语。

    “不可能,以夏伯现在的状态,最多不过周天,现如今,三日已过,他必定会回来!”

    “要不再等等?”天昊却是将木桌上茶水倒了些许,轻抿一口。

    “还是先去看看这焱洞,是否如秧老头所说,正是焱洞!”说着两人向着洞外走去,走出洞外却是与秧老头撞了个正面。

    “这万窟虽然不大,但找焱洞也有些许困难,上次我去过,我帮你们带路吧!”秧老头却是一脸笑意,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李一斩却是微微点头,毕竟有人带路,也是省时。

    万窟有近万洞穴,但这焱洞,却是不在这万数之中,正是独立于这万洞,于万窟后山!

    三人前行,有秧老头带路,不至片刻便到了秧老头所说的洞穴前。

    “这就是焱洞?”李一斩有一丝狐疑,毕竟眼前的这个破洞,与万窟的洞穴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洞口杂草丛生,显然是十分荒凉,并不像有人来过,况且也不像秧老头所说,以山泉为伴!

    “莫非是上次拿了你的墨池盘,你秧老头,想要加害于我?”李一斩四指紧扣秧老头领口,稍微用力,提起半尺,便要挥拳。

    “那墨池盘不过一小物件,若是因此加害两位,莫不是显得我秧池小气!”

    “况且以我这境界,加害两位,也是自寻死路!”

    “谅你也不敢!”李一斩将秧老头放了下来,秧老头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在这荒山野岭,谁能料想这李一斩会做出什么事来。

    “正值夏日,这荒草树木疯长,遮住洞口,也是应该!”说着秧老头将洞口杂草铺开,便向着洞内走去。

    三人进了洞,炎热之感却是没有,一股冷意却是袭来,三人加快了步伐,向着洞深处走去。

    这洞壁之上有岩石,倒不像万窟之中的青石,这岩石稍带些许红色,却不是红土的鲜红,只是有些许红丝。

    “还有多久?”

    “快了快了,就快到了!”再走了大概百步,洞穴才愈加宽敞了,三人并排而行,刚好容下!再向前,有一处宽敞地,但前方却是被一面墙壁挡住去路!

    “你个秧老头,骗人骗到我头上来了,找打!”若是刚开始李一斩只有些许狐疑,现在就是确信,这么一大块墙壁,竟然被人说成是焱洞,该打!

    “李兄台饶命,这里确实是焱洞!”秧老头抱头鼠窜,生怕这小子一拳让老头子当场去世!

    天昊向前方迈步,却是将这石墙看个通透。

    这石墙之上有诸多纹路,四通八达,倒像是符纸之上的纹路,但这些纹路,正通的地方有一处陷了下去,显然是有所缺失。

    “别打了!”秧老头停下脚步,显然是经不起李一斩折腾,只得再次求饶。

    “这焱洞其实是一处洞中洞!”秧老头缓了口气道。

    “洞中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