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五章:此酒俨然只三两!
    .

    夜异常静,圆月挂于长空,却是给这万窟披上了一层朦胧!

    “刘止废了!但这万窟还是池渊的天下!”李一斩对着皓月长叹,出了万窟殿,这夏启辰便不知去向,现如今只剩这两人。

    “夏伯不见了,是否还入这后山?不若等夏伯归来?”天昊思量片刻,开口道。

    “去探探,也算是不妄来这炽山一次!”

    “也好,说不定还能得到百年兽丹!”天昊对月,却不知邺城殇儿是否醒来!

    “走吧!今日我请你喝酒!”

    说来万窟在这炽山之中,也不过百亩之地,但却与一小城相似,饭馆、客栈、酒楼却是不差,应有尽有!

    过花圃之后,有一处小道,两人缓步前行,显然李一斩对此路甚是熟悉,不紧不慢向前方去。

    “今日这万窟倒是能热闹些许!”两人走在羊肠小道上,倒是能望见小道后有一处宽敞地,虽然是在小道上空,但抬首却是可见几位小贩露头,摆着不同的摊位,四下叫卖,时有人停留,但却是不过半刻!

    小道前有一处石阶,显然直通上方,两人上了台阶,这宽敞地便尽收眼底。

    “没想到这万窟还有此等景象!”天昊却是一惊,毕竟这荒野之中,竟还有小贩叫卖,想来自定价格不菲。

    “这位小生,秧某在这万窟数年,倒是未曾见过一面,想来定是第一次来!”一小贩拿着一圆盘,凑上身前,微露笑意,俨然一奸商。

    “确实第一次来!”

    “秧伯,你这墨池盘都拿了三年了,都不知道换个新物件!”李一斩只一语,便让老者一阵语塞。

    “李小子,你懂什么!”秧老头却是轻瞥了一眼,重新将眼神投在这天昊身上。

    “小兄弟,此盘不过百两,若是觉得划算,老头子吃点小亏,五十两送你如何!”只见秧老头眼中发着亮光,紧紧盯着天昊腰间钱袋。

    见秧老头眼中放光,天昊摸了摸自己的钱袋,袋中确实是有钱,五十枚铜钱倒是让这钱袋显得鼓鼓囊囊,这五十枚铜钱是殇儿所给,其中还有三两碎银,这三两碎银与五十枚也算是他的部家当,正是在邺城所存!

    “小兄弟,不如我吃点亏,你用这一袋钱换我这墨池盘如何?”秧老头稍加思量。

    “李一斩拜见池窟主!”李一斩指了指秧伯身后,做势便要下拜。

    “拜见池窟主!”秧老头倒是慌了,匆忙转身下拜。

    见秧老头转身,李一斩迅速起身,夺过秧老头手中石盘。

    “李小子,你你你~使诈!”

    “你用个墨池盘坑了三年,今日我便收了这石盘,看你还敢坑人!”李一斩将石盘藏于袖口之中,急的秧老头差点跳将起来。

    “一百两!拿来!不然你休想带走这石盘!”秧老头伸手便要钱,挡在李一斩身前,却是让李一斩一阵语塞。

    “真是个财迷!”天昊连连摇头。

    “只此一枚,爱要不要!”李一斩将一枚铜钱抛空,铜钱掉落下来,却是从石阶之上滚落下去,转身便向前走去。

    “你你你~~算你小子狠!”秧老头却是从石阶之上连忙跑了下去,却是不见铜钱踪影。

    “抢劫了!”秧老头对着石阶之上怒喊,却是在人群之中不见了李一斩人影!

    一酒楼外,却是出现了两人,显然正是天昊与一斩!墙角处立一木匾,木匾之上早已被尘土覆盖,还有几只蜘蛛扎了巢,蛛丝缠在木匾之上,好似多年未经打理,但木匾之上的四个大字,还是依稀可见——“三两酒楼”,底下还有一行小字“此酒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一人只此三两,一人只尽三两!”

    “好一处三两酒楼!仅这所题之字就足够傲!”天昊却是对这木匾一阵赞叹。

    “那便进去喝个够!”李一斩向前迈步,俨然已入了酒楼之中。

    酒楼之中更是简陋,只有四张酒桌,还有几只长凳,每个桌上摆放着两只酒杯,连酒壶都不见,确实寒酸!若不是门外写着酒楼二字,恐怕没人会认为这真的是一处酒楼!

    酒楼之中并无其他伙计,更别提酒客了!只有一人在柜台之上将算盘打的啪啦响,显然正是这酒楼老板。

    “老板,来一壶烈酒!”李一斩对着柜台叫喊。

    “今日酒已卖完,还请改日再来!”柜台上之人却是不抬头,埋头苦算!

    “门未关,灯未灭,我已入这酒楼之中,又岂有退出去的道理!”李一斩却是将一块官银拍在桌上。

    “算错了,算错了,还有六两,刚好够两位畅饮!”老板从身后木架上取下一壶布满灰尘的酒壶,酒壶之上有三个大字——三两醉!显然是酒名!说罢便要送酒,奈何身体肥硕,竟卡在这柜台之中,动弹不得!

    “这是二位要的烈酒!”酒店老板转身,将酒葫芦放在柜台之上。

    “只此六两!”老板低下头,再次开始盘算。

    “一人三两,确实不够!”李一斩上前接过酒葫芦,摇了摇,还能听见酒水碰壁之音,显然只有半壶。

    “也是够了,若是不够,酒钱可不用付,二位尽可离去!”

    “好好好!”

    李一斩将空杯斟满,两人便开始饮酒!

    “真辣!”天昊也是第一次饮酒,轻抿了一口,只感觉一阵辛辣,白酒下肚,确实不好受!

    “习惯了便好!”李一斩将一杯灌入口中,也只此一口,便觉得肠如火烧,不禁一阵头晕,但还是强忍着,将酒杯添满!

    天昊见一斩饮下一杯,也只得一饮而尽,将空杯添满!

    “今朝有酒今朝醉,千金散尽还复来!好酒,够烈!”复饮一杯,李一斩便感觉昏昏沉沉,几近要醉,将长剑放于桌上,对空长叹。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好一壶三两醉,三两尽!”

    就这样,两人将这三两醉饮尽,便已不省人事,趴在木桌之上酣睡!

    “三两醉,醉三天,这小子将来要承担的太多,还是好好睡一觉吧,梦中倒是比现实要美得多!”不知何时,那人从柜台之中走了出来,为两人披上了青衫,而后却是不见了踪影!

    炽山万窟少了一位酒楼老板,而南国却是多了一位教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