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三章:他的命!是我的!
    .

    长剑未动,李一斩也未动!

    可能这就是风雨前的平静,平静到连一滴水滴落下来,都能听到!

    “我以长剑求自保,不乞长生不羡仙!”李一斩无愧于名,只许一剑,这就是他的傲气所在!

    若有一日,有人挡在你身前,请记住,他最弱的地方便是后背,他背对于你,就说明将自己的命交在你的手中!

    强者之战,不过分毫,但就是这分毫之争既决输赢,亦决生死!

    “出来吧!毕竟藏身可不是你的长处,这无尽的幽暗可盖不住你身上的铜臭!”其实现不现身,并无必要,毕竟当李一斩进入万窟殿的时候,就早已洞悉了柳止的存在!

    “你本是黑夜中的一把利刃,却想着与我明斗,你想赢?很难!”

    “难也要试上一试!毕竟你脸上的刀伤可并不是你的刀所划,而是我的剑!”如果仔细比对就会发现,这贯彻眉宇的刀伤,与李一斩剑刃上的印痕并无差别!

    “但是我还活着,有的人可没那么幸运!”

    “是吗?”

    剑师最强大的便是他的剑,他的修为!而念师却是他的念力!李一斩是,柳止也是!

    弯刀为双,长剑为单,弯刀不比长剑长,短有短的好处,长亦有长的弊端!长剑能弥补数量上的缺失,弯刀也自然能弥补短的险境。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便正是这个道理。

    两人未动,显然并不是未战,可能战局早已发生,但在常人眼中,却是不见,毕竟修士就是修士,而不是常人。

    虽然天昊未入灵境,但感知却是强的出奇,毕竟医师的感知可非比常人。

    李一斩动了,柳止也动了,不过动的不是人,而是剑与刀,神与意!

    随着一指点出,一道凄冷的剑光在洞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破空已至柳止身前,弯刀也是不慢,化为十字护护身!长剑只是停留片刻便再次没入这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好似觅食的猎鹰,随时准备出击!

    “杀~~”幽暗的小洞中冲出数人,有人执斧,有人执剑,亦有人执刀,虽然都是未入灵境,但奈何数量极多,而这些人在天昊的眼中,不过是移动的草人,毕竟十三年挥剑,可不是空谈,天昊将手中剑刃正握,以沉膝转腰之态伏于李一斩身侧!

    空气很静,静的出奇!而就在阔斧刀剑抵达李一斩身前时,一炳破损的剑刃划破了洞内的寂静,天昊动了,那把破损的剑刃似蛟似龙,在李一斩身侧盘旋,一剑!首当其冲的一人没了声息,剑刃从皮肉中抽出,没有丝毫停顿,血水喷涌,有一道正落于剑身之上——滑落!

    前人身死,好似并未影响其他人的挥砍,密密麻麻的阔斧刀剑光影闪现,却是尽数砍在天昊剑刃之上。

    这个担子很重,重到一个人难以承受,但他只能承受,毕竟他的身后可是将生命托付给他的兄弟!

    身侧一个个人倒下,刀剑光影闪现的速度变缓,天昊的呼吸显得异常紧促,但挥剑频率却是加快,因为他不能停,若是停了,就意味着下一秒所要承受的更多。

    此时的李一斩并未分神,而是以念控剑,长剑再次动了,与弯刀碰撞在一起,滋滋作响,时有火花飞溅,剑很快,刀自然也是不俗!长剑突刺,弯刀格挡,一来一回!格挡虽然省力,但高手之间,就胜在这半步,你若退了,那便输了,从一开始便是!

    “你很强,但是我不怕死!”李一斩开口,显然胜负已分,刀剑挥砍的声音渐熄,身侧的人也是停了下来,而天昊早已累瘫,勉强依靠剑刃支撑,并未倒下。

    如果和一个不怕死的人战斗,你可能会有很多次机会伤他,但他只需要伤你一次,你就会因此毙命,因为他的每一剑都直指你的命脉。

    “噗呲~”柳止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显然是受了重创。

    “你是我见过剑意最狠的人!”

    “你的夸赞,我收下了!你的命,我也收下了。”李一斩眼神一凛,挥剑欲封喉,却是被一缕声音给镇住,停在柳止身前两丈之处!

    “慢!”显然这万窟殿中并不止这三人,堂内忽亮,一人出现在殿中三尺高处的石椅之上,正是池渊。

    “你还不能杀他!”池渊右手轻拍,椅虽是石制,但扶手却是有了一道裂纹。

    “至少现在,你说了不算!”李一斩剑锋前抵,仅剩一丈。

    “那他呢?”只见池渊身后出现一人,被绑伏于地上,正是夏启辰。

    “你在威胁我?”剑锋向前,直抵柳止喉前。

    “你可以试试!”池渊大怒。

    “狗的命,怎会有人命值钱,至少现在是!”李一斩收剑,但柳止却是脸色忽变。

    “没想到疯子还真是疯子!你爹是,你也是!”池渊挥手,示意放夏启辰离去,身后之人也只得照办。

    “我想和你谈谈!”

    “若是吃酒喝茶,倒是不必,食民血肉,我李一斩向来难授!”李一斩扶过夏启辰,便要离开。

    “我想你死在这里,边疆的那数万将士也定不会为了你的死而踏平我这炽山万窟!”

    “我不会死!”

    “那你身后的这位兄弟呢?他可是未入灵境,你认为他能活着离开这炽山?”

    “你敢!”李一斩却是斩钉截铁的道,显然是被人正中痛处,因为当年与他一起进山的兄弟,就是在此处四散,而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那就让你再感受一次这失友之痛!”池渊坐了起来,整个人向着下方俯冲,捏爪印,直冲天昊。

    “你~”李一斩挥剑迎了上去,长剑仅是停留一瞬,便被爪印拍出去数丈远,直直的钉在墙壁之上,但爪印的威势并未有一丝削弱,直击天昊,一个巨大的爪印在天昊的眼中缓缓放大……

    “一切都结束了!”池渊轻喝。

    天昊闭上双眼,显然并无反抗之心,毕竟这不仅仅是境界相差,而是相差甚远。

    李一斩也彻底崩溃,只能望着爪印落下,绝望充斥着他的心弦……

    这一幕,何曾相似,而他却是无可奈何!

    “他的命!是我的!”一恢弘之音传来,竟不知来源于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