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二章:快意恩仇即为江湖!
    .

    清晨的万窟与落日红霞的万窟自然是有所不同!这山前有一处花园,园中有竹,群花争艳,倒是一处雅地,雅人自然也是对这雅地情有独钟。

    “李兄对这修行之事作何看法?”两人步行于万窟山前,天昊忽问。

    “修行自然是修中有行,行中有修!”李一斩回应。

    修灵即为修行,并不准确,但也确实相似!而修行有两种,一为修,二为行!修为智,即为书中所知,空有一身智慧,而不知何用,则等同于无修,纸上谈兵之人也不在少数!为何天下会有苦行,苦行也是一种修行,姜圣算是其中之一,浪迹天涯,而至无人之境!

    “有人独坐于山巅修炼,至瓶颈不会选择坐地苦等,而是历练,这历练自然也是修行!有人观池花数年,忽见池花开以破镜,亦有人以直钩垂钓,忽见鱼跃池水,臻至化境也自是应该,心境至,则修境至!”李一斩坦然道。

    “是也不是!”

    “你说这以药理救人算不算是修行?”

    “当然是!治病救人是修心,也自是修炼的一种!”

    “不知天昊兄可懂音律?”

    “音律倒是不懂,但我愿学!”

    “哈哈哈~~好!”李一斩挥剑将青竹砍做三断,取下中间一段,以剑气制一把青萧!

    “这竹萧却实有点简陋,但也是够用了!”只见李一斩将竹萧拿在手中,竹萧之上还有几片竹叶,并不影响吹奏,倒是为这竹萧平添一缕仙气。

    说着李一斩靠在身后一青石上,便开始吹奏,执剑之人自是手指修长,而李一斩的手却比之常人更甚,指尖在竹萧之上滑动,显得异常流畅。

    “李兄真是好雅兴!以山泉为伴,百花为友,一缕萧音贯天际,可叹可叹!”说话的显然并不是天昊,毕竟将曲音打断,可不是天昊的作风,来者并非池渊,而是池渊手下第一人柳止,脸上笑意长存,但这笑意却是比哭还难看,煞是渗人,因为脸上那道疤痕横立于双眉间,倒是让这笑意顿时变了意味!

    萧音袅袅,并未停下!

    “池窟主请李兄品茶,还望李兄给柳某个面子,随某前去!”

    李一斩只是看了柳止一眼,眼神微冷,显然对这柳止此举极为不悦!

    “断人雅兴,此举显是不妥!”

    “李兄今日教我音律,恐难赴,还望海涵!”天昊开口,但却未正眼看他,依旧品着曲。

    “不知何时这万窟倒是来了个生人,幸会幸会,在下柳止!”柳止微微抬手,显然对天昊十分好奇。

    “天昊!”天昊只是轻语,显然对此人甚是厌烦。

    “若是品茶,自是不及曲重!”李一斩忽顿,曲终,但意未尽。

    “听闻李兄归来,池窟主自是欣喜,愿为李兄接风,摆好酒席,就等李兄赴宴,好像启辰也在!”柳止却是嘴角微微扬起。

    “启辰,他是夏家人,又与我何干?”李一斩显得莫不在意,但指尖却是将竹笛紧握。

    “也对!既如此,柳某告辞,还望李兄珍~重~”柳止话音微顿,语毕,便离开了。

    “难道他们想要从启辰下手了?”天昊开口,见李一斩不语,也只得静听再起之音。

    这一人一萧在青石之上,倒是有些萧瑟。

    “这次如果能活着从这万窟出去,我想回家,可能有七八年没回去了吧!”李一斩对着这炽山万洞长叹。

    “回去看看也是极好!”

    “算了,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儿?”

    “万窟殿!”李一斩眼神忽冷,将竹萧插入青石上一孔洞之中,长剑紧握,向着前方迈步,石上竹叶轻轻飘动,却是让此景更加萧瑟。

    “这事与你无关,你不该去!”

    “我要去,那便去,从我救夏伯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我站在你们这一边!”

    “这是一滩浑水,很浑!”李一斩轻语。

    “水之至清,则无鱼,浑水摸鱼,岂不快哉?”

    “我希望这次,我们两个能活着走出大殿!”李一斩眼神飘忽不定,显然也心里也是没了底气,毕竟这是万!窟!

    “但愿……”

    “但一般来说,我的运气不会差!”两人向着万窟上最大的一处洞穴走去!

    这万窟殿也是在山脚,但却是比别的地方高了几丈,两人微微抬脚也是跳了上去。

    “万窟重地,请止步!”洞口两人拿着弯刀,挡在两人身前。

    “李~一~斩!前来赴宴!”李一斩明知这是鸿门宴,但却是偏要前来,向着洞内大喊,声音在洞口回荡。

    “进来吧!”殿内一浑厚的声音震出。

    “请!”门外执刀的两人点头,将弯刀收起,微微欠首。

    刚进洞,便有一股寒气袭来,不知是心神作祟,还是如何,仿佛是被数百只眼睛盯着,让人发咻,这洞内也是宽敞,每一丈都有一灯,但却是有点暗,竟看不清洞内究竟有多少小洞!

    “就是几只小喽啰,也配我出剑!”李一斩走在前方,天昊紧随其后,只感觉一股强大的气劲从身旁涌过,发咻之感尽无,而暗处,一群手拿弯刀的人,好似被重锤敲击,顿时没了声息。

    “滴答,滴答!”万窟殿比其它地方高了些许,自然是比较干燥,有水滴之音,应是不该,显然是有人故意作祟。

    数百只水滴从阴暗的小洞中飘出,化作百道剑芒,射向李一斩,他只是轻轻抬手,水滴碰撞在剑鞘之上,粘连在一起,化作雨点,缓缓飘落下来,竟停留在地面丈许!

    “小道尔,安敢蜉蝣撼大树!”剑鞘忽震,水滴化为一炳巨剑,向着来向冲去,没入洞中不可见。

    “pu呲~~”

    “啊~~”只听到一声剑鸣,一处阴冷的小洞中,一人凄惨的叫喊,便被水剑钉在墙壁上,从墙上滑落下来,落入身下水池中,生气不知!

    “我将生死交于君,不负今日君之恩!”李一斩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因为有仇,当场就报了,若是有小恩,必将十倍奉还,更何况天昊与其共渡难!这趟浑水,他本不该来,而他却来了,这便是大恩,生死之恩!

    李一斩将剑鞘插入岩壁之上,一长剑浮于身侧,露出无比锋利的剑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