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三十章:冰针压毒香!
    .

    药灵是何物?天地万物有灵,因此人可修炼灵力,妖兽可引灵化形,草木亦可渡灵成为木叶之主!万物生活在这一方天地之下,自然是受之于天,死后也是回馈于天,因此,天下奇物并不常见,药灵更是稀缺,有一千株极致药草中,方才会提炼出少许药灵,而这极致药草一般是居于深山之中,且数量极少,百年冰叶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能让整个洞穴温度降下来的寒冰气息,想必也定是蕴含极致的药灵。

    天昊将木盒缓缓接过,六只略带寒霜的绿叶正平铺在木盒之中。

    “嘶~真冷!”仅仅只是拿至身前,就已感觉到刺骨的寒气,若是双手触碰,可能早已被冻结成冰。

    “现在这百年冰叶灵是有了,若是想根治,就看这百年火之灵了!”

    “火之灵一般积聚于活火山之旁,但也有少数,就像这火灵芝一般在焱洞中会有,但这焱洞并不多见,我也只是在一卷轴中见到过!”天昊一一道来。

    “焱洞?”李一斩陷入沉思。

    书中对焱洞倒是有详细的解答:“焱洞居于深山,属万山之脉,伴山泉而生,覆于山泉之下,经久不息,泉与热生,而为之温泉!”

    “这万窟洞中有一处洞穴,虽然上有山泉流淌,但数年来热气蒸腾,经久不息,不知是否是小兄弟所说的焱洞!”夏封邢开口。

    “并未见过,也不好妄加猜测!”天昊却是摇头。

    “哎,现在想见,怕是难了!”夏封邢接连摇头。

    “父亲,现在李哥回来了,你还在担心什么?”洞口的夏启辰向着洞内喊到。

    “池渊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况且现在我已经废了!”夏封邢一脸颓意,望着那淤血积聚的双腿!

    “夏伯,虽然现在并无百年火之灵,但以我现在的医术,想必暂且压制你体内的郁金五色香,并非难事!毒力压制,至于血脉,相信以夏伯的境界,不过盏茶功夫便可恢复五六成!”天昊坦然道,残卷之上自然有根治之法,压制也必是手到擒来。

    “此话当真?”夏封邢好似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扶墙再次坐了起来,差点从木榻之上滚落下来。

    “当真!”天昊点头。

    “若是我救了夏伯!你须答应我三件事,至于这三件事,等我彻底根治自会告知!”

    “好好好!若是能成功压制,别说三件,就是三百件,我定会数办到!”若是不开条件,可能夏封邢也觉得此事并不可靠,见天昊开口,他笑意更甚,口中淤血也伴笑意溢出,整个人差点栽倒下来。

    “父亲都这样了,你还提你的要求……”夏启辰冲了进来,将摇曳的夏封邢扶住,而李一斩却是在一旁屏息看着。

    “放他躺下,你退出去吧!”

    “不!我要照顾父亲!绝不出去。”夏启辰跪伏在木榻侧,直勾勾的盯着天昊,倒像是一只受伤的幼狼。

    “若是误了时辰,生~死~由~命!”天昊语气微冷,也急了,毕竟此时的夏封邢已经渐入昏迷状态,显然即将毒散身。

    “启辰,你出去吧!若是他妄图加害夏伯,我相信我的剑肯定比他的针快!”一旁的李一斩斩钉截铁,眼神微冷,夏启辰与其正眼相对,顿时没了底气,只好将夏封邢缓缓放于木榻之上,退了出去,将木门重重闭合。

    “天昊,启辰就是有点倔强,你也不用在意!”李一斩却是解释道。

    “启辰也是救父心切,自当理解!毕竟我也不想眼睁睁看着夏伯毒入膏肓而不可救!”天昊并不在意,夏启辰这种脾性,但是惹人怜爱。

    “那就开始吧!”

    “好!”只见天昊双瞳微聚,一道寒芒闪过,正是寒冰九针其中之一,冰针扎入夏封邢右腿外侧,便看见些许淤血积聚在冰针周围,经久不散,只见他在银针之上轻点,积聚的淤血缓缓化开。

    “李兄,在我换针之际,记得将灵力渡入,将香毒以灵力四散,驱至四肢!”

    “~~好~~”李一斩迟疑了片刻,想到天昊未入灵境,也便爽快应声,便盘坐在天昊身侧,随时准备渡灵。

    “开~”只见天昊轻喝一声,迅速将银针拔出,换取另一只银针,李一斩也运转灵力,向着银针之上渡灵。

    “毕竟此毒入体已经有月余,这第一针主要是化淤,将废血活化再生!这第二针以灵力渡入,主要是疏通灵脉,这第三针,便是散毒之始,李兄注意了!稍有不慎,你我都将遭毒力反噬!”天昊叮嘱,虽然与陆一所中之毒相差千里,但终归算不得小毒,以他未入灵境的实力,反噬是最为致命。

    “再开!”天昊手底下却不含糊,将第三枚冰针在冰叶之上轻点,而后迅速取回,取出第二枚银针,将第三枚扎入,李一斩也不敢怠慢,再次渡灵!如此重复了数次,天昊速度也慢了下来,直至最后一枚冰针收回。

    “呼呼呼~~”李一斩好似虚脱一般,身下已被汗水浸透。

    “李兄,现在夏伯已无大碍,你先休息片刻,明日我们便去寻先这百年火之灵!”

    “好好好~~”李一斩见夏封邢躺在木榻之上,呼吸平稳,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启辰,你可以进来了!”李一斩对着洞外轻喊,显然已经是精神疲惫。

    “来~来了!”夏启辰将木门缓缓推开,显然是生怕打扰,壮硕的身体上一只头颅从门内探了进来,脚步轻移,见木榻之上夏封邢睡得正熟,身上淤肿已经褪去,显然是郁金五色香毒已经被压制,李一斩正盘坐于木榻旁,天昊在正站在木桌旁挥笔。

    “启辰知错了!”夏启辰嘟囔着,像一个犯错的大孩子。

    “这是疏通血脉的药草,尽快给夏伯熬制,估计明日夏伯就能下地!”天昊将一张墨汁未干的药贴交到夏启辰手中,叮嘱片刻,走向洞内的简易的书架旁随意拿起一本书,开始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