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二十九章:冰之极致百年冰叶灵!
    .

    “他名天昊!我这次狩猎,就是带他前往,不然可能暂时不会回来!”李一斩看向天昊。

    “想来实力定时不俗,但他~他好像……”夏启辰感知到天昊并无灵力气息,便要开口。

    “他心直口快,你不用在意!还是先去见见夏叔吧!”说着,李一斩便要向洞内走去。

    “一个月没见,父亲也定是想你了!前两日还念叨你来着!”夏启辰也向着洞内走去。

    “怎么会未入灵境呢?”夏启辰小声嘀咕,但也是入了天昊耳中,天昊也只是笑笑,便跟随李一斩进洞。

    这万窟外看起来和普通洞穴无恙,但入洞却是别有洞天!

    虽然已至深夜,但洞内却是异常通亮,每隔五步,都会有一处支架之上放着点燃的柴火,洞壁之上用青石垒着,直通一处小洞,其余各处也有数只洞,但却是比这一处能大上些许,还有一洞却是大到极致,想来定是这窟主的住处。

    李一斩向着最大的那个洞穴而去,却是被夏启辰从身后一把拉住。

    “李~李~哥!”夏启辰顿时结巴,双颊通红,几近说不出话来。

    “嗯?”李一斩察觉到不对,毕竟相处那六年,启辰可从未这样过。

    “父亲说,那边房子住不惯,一个人住着也是浪费,就搬去这边了!”夏启辰指着最小的那处洞穴。

    “什么?”李一斩像想要吃人一般,眼神凛冽。

    “………”夏启辰见李一斩这般,也顿时不敢说话,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算了,进去再说!”李一斩向着身后的暗处看了一眼,便走向那个最小的洞穴,推门而入,夏启辰只得默默跟随。

    暗处,一双眼睛正好与李一斩双目相对,打了个冷战,整个人颤颤巍巍,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夏伯!”李一斩见木榻上躺着一人,顿时喊了出来。

    木榻上之人,脸色蜡黄,一股死气从头至脚,显然并不是入暮年,但却是头发花白,双腿积血,用青衣裹着,但有一丝血肉透过青衣裸露在空气之中,虽然屋内光线昏暗,但也是被天昊察觉!双膝之下瘫软,显然是遭到重击被人打断。

    “斩儿,来了啊,夏伯腿脚不利索了,不能给斩儿倒茶了,启辰,快,给一斩备茶!”夏封邢扶着土墙便要起身,干咳了两声,用袖口轻掩口中鲜血,缓缓向着木榻滑下。

    “这就去,这就去!”夏启辰端着茶具慌慌张张跑了出去。

    “夏伯,我走后这一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李一斩冲了过去,将孱弱的夏封邢用双臂扶住,才止住了他的下滑。

    “没什么,没什么!”夏封邢显得异常慌张,望着洞外发颤。

    “到底怎么了啊!”李一斩颤抖着怒吼,这时夏启辰正好端着茶具走了进来,被这一吼吓到,差点一个踉跄,将茶具扔了出去。

    “启辰,给一斩倒茶!”夏封邢再咳,口中血流不止。

    “嗯!”夏启辰通红着双眼,颤抖着将茶水倒入木桌上的四只杯子中,有些许茶水滴在木桌之上,冒出一缕白气,夏启辰双手奉着茶杯,将其中一杯递给李一斩,自己也端起一杯饮下。

    “来,夏伯,什么都别说了,一斩喂你喝茶!”李一斩将茶水接过,将茶杯递在夏封邢嘴边,夏封邢双目飙泪,显得异常激动,便要张嘴。

    “慢!”天昊向着李一斩扑了上去,一把将茶水打翻在地。

    “你干什么!”李一斩见天昊将茶水打翻,更何况还是他递给夏伯的茶水,脸色顿时剧变,灵力外露将天昊轰出几丈。

    “这茶水,有毒!”天昊口中一口鲜血溢出,他将鲜血拭去,开口道。

    “怎么可能,这是我去山涧接的山泉,如果有毒,我怎么会没事?”夏启辰也被天昊这话语一惊,脸色涨红,争辩道。

    “这水无毒,是这茶杯之上有毒!”天昊缓缓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李一斩将夏封邢缓缓放下,将摔碎的瓷杯捡起,一股清凉之感扑鼻而来。

    “这种毒名为郁金五色香,略带郁金花香,闻上去清凉扑鼻,但却是奇毒,中毒之始,只是觉得身体瘫软,而后灵力减退,到了中期,毒入肺腑,身淤肿,若是贸然使用灵力,肺腑自伤,到了后期会身溃烂而亡!”天昊一一道来。

    “怎么会,父亲的这个茶杯一直在我的视线之内,怎么可能有人会下毒!”夏启辰还是不信,不信这杯上有毒。

    “信不信一试便知!”天昊便要以银针试毒。

    “这位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知晓此毒?不用试了,我信你!”夏封邢开口。

    “我名天昊!至于从何而知,无可奉告!”

    “天昊?”夏封邢默念。

    “想来这世间能知道此毒的也并非常人,不愧是冰灵针圣的徒弟!”

    “冰灵针圣啊!都好多年未出现了,没想到今日能再次见到她的冰针,也不枉此生了!”

    “父亲,这冰灵针圣是谁啊?我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夏启辰一脸迷茫,对这个新出现的名字倒是有了一丝兴趣。

    “罢了,罢了,一位故人!”夏封邢闭口不言,盯着洞顶。

    “天昊,你可知如何解毒?”李一斩开口。

    “………”天昊回想着书上所记。

    “刚才是我不对!”李一斩向着天昊轻轻欠首。

    “李兄哪儿的话,我只是在想这百年冰叶灵还有这百年火之灵!群想要解毒,我可能需要这两种药灵!”

    “药灵?百年冰叶灵和百年火之灵?这两种东西确实闻所未闻!”李一斩也煞是头疼。

    “启辰,去将洞口守着!”夏封邢轻声道,指向洞口!

    夏启辰向着洞口走去。

    “百年冰叶灵?我记得当年有一老僧赠我六枚冰叶,说是日后有用,不知可是此物?”夏封邢从腰间摸出一木盒,缓缓打开,木盒之中有一层轻纱,虽然有轻纱隔着,但那盒中的寒冷气息却是让房内气息骤降,显然是寒冰极致之物。

    “百年冰叶灵!”天昊也惊呼了出来,毕竟他也只是在残卷上看到过,现在有了实物,自然也是极其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