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二十七章:你解我孤独,我护你周全!
    .

    “难道就真的没办法了吗?”天昊对月长叹,不禁再次想起了荒原之上那一堆堆被刀枪剑戟戳穿的骸骨,他悲!他痛!

    “嘭~”一巨大声响让天昊一震,传音之处正是柳古住处,天昊见状,向着其住处走去。

    “哈欠~”柳古慌忙中从房内跑了出来,屋内股股白烟冒出。

    “前辈这是?”天昊疑惑,但看见柳古此时的妆容,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炼药,鼎炸了!”此时的柳古一脸焦黑,身上衣袍有几个烧焦的破洞,衣角也被火撩了去,看起来倒是有些许狼狈。

    “前辈现在的状态,还能炼药,真是……真是……(好笑)”

    “真是吾辈之楷模!”

    “哎~,要不是缺了兽丹,我能如此狼狈,本来打算今日收了狼鼠用其丹炼药,狼鼠已死,想来狼鼠丹必在其腹中,我多次查探,不曾想,这狼鼠丹竟然不见了!”柳古摇头!

    “”

    炼药之途,多一味不成,少一味不成!多一两不成,少一两亦不成!

    “我所炼制的药,需要一百年兽丹,因此就盯上了这只狼鼠!”

    “难道别的兽丹难以炼制?”

    “别的鼠丹,呵呵!难~难~难啊!”柳古摇头,显然是这兽丹极为难得,对这兽丹也再无奢求。

    说来也是属实,毕竟这天下妖兽并不常见,这狼鼠寄居城内,自然是极为易杀,若是城外,就是数位天玄境初镜强者,都不一定能将其击杀,毕竟兽类可不是单行。

    “哎,算了,本来打算这狼鼠丹还能助我突破天玄初镜,直接入精进,看来是已无望了!”

    “哎~,殇儿姑娘神念衰弱,若是有了这狼鼠丹,淬炼狼鼠丹汲取狼之念性,炼制一枚神蕴丹,定是可让其早日清醒,”

    柳古哀叹着,接连摇头。

    “这城外可有妖兽寄居?”天昊问道。

    “嗯?殇儿姑娘过些时日自会醒来,你大可不必为其冒险!”柳古再道。

    “妖兽何居?”天昊好似并未听进半句,再问!

    “城外向南十里确实是有一山,名曰炽山,妖兽自然极多,纵使知道,以你这未入灵境的实力,去了也是白白送死!”柳古屑然说道。

    “是啊!未入灵境!”

    “去了也是白白送死!”天昊眼神中透过一丝神伤,不知所想如何,忽然转身,便要推门而去!

    “等过些时日,我自会去这炽山!”柳古开口,想来是不想让其白白送死,但天昊已经推门而出。

    “白白送死吗?”

    “但我却要试一试!”天昊眼神凛冽,神伤之色尽无,回房看了殇儿一眼,见白猫伏其于身侧,便放下心来,迎月出城去。

    ………

    十里地,无车步行也是极远!况且只知大致方向,自然是走了弯路,但却是望见一山至于是与否,也是不知,天色已晚渐亮,依稀可以望见山脚下几处营帐,帐外还有几堆已经变得焦黑的柴火,几位穿着布缕青衫的汉子正缓步徘徊于营帐之外,还有一男子,坐在一青石旁,头发遭乱,单手抚剑,剑鞘直入青石之中,腰间挂一青皮酒葫芦,煞是惬意!

    “不知前面可是炽山?”天昊开口。

    “炽山之上鬼见愁,莫问前路何去从!不知小兄弟问这炽山为何?”青石上男子开口,顺手取下腰间酒葫芦大饮一口,嘴角还有几滴酒水残留,抬袖轻拭,酒水尽无。

    “入炽山自有入炽山的道理,你可答是与不是,你是这里的头领,这与我无关,而我的事想来也是与你无关!”天昊开口,却有些强硬。

    “好脾性!”男子沉默了一会,对其所说头领之事不答,而是微露笑意,将手中酒葫芦放在青石之上,吐出三字。

    “但~~~这~~~”

    “刀剑过刚则易折,人如过刚则易夭!”男子话风突转,拔剑便向着天昊刺来,剑若流星,快!很快!但却是停在其身前一寸,不再向前。

    “你不会杀我的!”天昊前行一寸,长剑刺破衣襟,但他却是显得异常平静!

    他在赌,毕竟以他的实力,就是挥剑也是送死,还不如赌一把。

    “好胆!好胆!”

    “一人一剑,独上炽山,可叹可叹!”男子将长剑收回,背在身后,赞叹之音不绝于耳。

    “桃李天下,一字当头,挥剑斩情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一斩!”李一斩转身,再次回到青石之上,复饮一口烈酒,将酒葫芦扔向天昊。

    “囊括天下的姓,狠辣无比的名,却不像你的行事作风,如此优柔,我之名天昊!”天昊接过酒葫芦大饮一口。

    “你是第二个我不讨厌的人!”

    “这酒确实是好酒,一口饮下一股酌烈之感翻涌,若是复饮却是和普通酒酿并无不同!”天昊猛灌两口,接语,但所答并非所问。

    “我并不想知道第一人是谁,我只想知道这炽山之上是否有百年妖兽?我想要百年兽丹!”天昊直入正题,道明来意。

    “有!”

    “那便好!”说着天昊握紧手中剑刃,便要向着炽山而去。

    “前面进去的四个人都死光了!”李一斩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可不认为我会成为第五个!”天昊并未停下,迈步平缓前行。

    “但他们可都是天玄初境强者!”李一斩娓娓道。

    “我不相信,我的运气会像我的境界一般!刚才,我在赌,而我赌赢了!我也不相信我下次会输!”天昊有嘲讽之意,但却显得有一丝悲凉。

    “我在等人!等一个不怕死的人!这样我才能放心把我的后背交给他!”李一斩摸着手中剑。

    “我怕,而且可能比普通人更怕!但为了一些东西不得不入山取兽丹,所以我不是你要等的人,况且这营帐之中不乏有不怕死的人,他们也必定会为你赴汤蹈火!”

    “我想要的是伙伴,而不是随从!”李一斩争辩。

    “想来这对你来说,恐怕也并无区别!”

    “想来也对!”李一斩再度沉默。

    “你怕死!况且路途尚远,危机重重,而我最怕孤独,我护你周,这一路上,你解我孤独,岂非两?”

    天昊不答,不知是默许还是如何,不再停留,奔炽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