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二十六章:人不入灵与废柴无疑!
    .

    这天下修士众多,分类杂乱,但大多是以修灵一途为主,以剑入灵悟道为剑师,剑师也算得上是修士中最普通的,以精神入灵悟道为念师,数万剑师中可能会存在一两个,算得上稀缺,以炼丹服用提升修为则是丹师,丹师入门便是习天下药草之用,单单这一点,就将多数人拒之门外,这世间强大的丹师也是屈指可数。

    为何又会冠以神名?

    修士有灵力高低,剑师、念师、丹师自然也有天赋高低,达无人之境即为神!

    剑师达人剑合一即为神剑,念师达芥子之境即为神念,而这丹师却是异常,至于神之名,只有两人,一是药王孙淼,二为丹圣千钧,至于具体如何,并无境界之分。

    “你也会炼丹之术?”天昊疑惑,毕竟怎么看这柳古都不像个丹师,倒像是江湖上的二流术士。

    “怎么?我不像个丹师!”柳古愠怒。

    “像,真像!”天昊审视半刻,点头答道,不知是赞许还是如何,从塔顶跳了下来。

    “喵~”白猫也在这一刻苏醒,警惕环视着四周,视线中出现一纱衣女子,白猫惊动,嘶声叫喊着向女子一路狂奔而去。

    “殇儿!”天昊也在这一刻反应过来,看向白猫驻足的地方,一女子正趴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上纱衣平铺开来,脸色苍白,喘着微弱的气息,此刻天昊好似被重锤敲击,奔向殇儿。

    “喵喵喵~~”白猫用爪子拨动着殇儿的手臂,伸出舌头舔了舔其手心,而后静静盘卧在其身侧。

    “殇儿,殇儿~”天昊刚要伸手将其抱起,白猫尖叫,弓起身子,挥舞着爪子,在其手背上滑下四道血印,显得异常恼怒。

    “放心吧!她没事,只是精神疲惫,休息休息便无大碍。”柳古开口。

    “精神疲惫?殇儿不曾修炼念师一道,又怎会耗费精神力?至精神疲惫之态!”天昊疑惑。

    “不曾修炼,并不能说明就不会耗费精神力,若是有强大的念灵寄居体内,生命受到威胁,念灵触发,自会损耗!但这不修灵力之人,却是损耗极大,若是无续灵之物,因此丧命也是寻常事!”

    “再者无极境界便可暂控低境之人,若是掌控凡人,由于跨五界,这境界之力自然也是极高,但损耗却是能少于前者,毕竟施灵者境界愈高,对灵力的掌控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反噬极小,最多是施灵后寄灵者精神不济,亦或者暂时失灵!”柳古一一道来。

    “难道是姜公?亦或者是北极?”天昊疑惑,他更希望是后者,毕竟一个十五岁的少女,体内又怎会寄居一只强大的念灵,想想也是直接否决了第一种猜测。

    “这是凝神散,服下之后,休息几日自无大碍!”柳古从腰间摸出一白瓷瓶,瓶口紧封,瓶顶有些许粉末,瓶身扭扭歪歪的三个字异常显赫,而这白瓷瓶中自然就是他所说的凝神散。

    天昊接过白瓷瓶,将殇儿扶起,这次白猫倒是乖乖的呆在一旁看着,时刻注视着天昊的一举一动,虽然有些许警惕,但终归是没再动怒,天昊将瓶中粉末轻弹,些许没入殇儿口中。

    “还是先回客栈,毕竟此处倒是不适合休息!”天昊将殇儿抱起,缓步向客栈走去。

    柳古望了望四周,好似在搜索着什么,看了看地上的鼠尸,其间正好有两枚狼首,一枚已经血肉模糊,双眼瞪得滚圆,但还是能清晰分辨,这是那只自爆的公狼鼠首!另一只却是还有半边身体残缺,但狼口却是大开,口中狼珠已消失不见,显然是那只母狼鼠。不见狼珠,柳古自然也没了看下去的心情,跟随着天昊的脚步回了客栈。

    天昊将殇儿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见白猫卧在床边,照看着殇儿,天昊退了出去,而此时柳古正现在门外对空望月!

    “前辈!其实我还想问!”天昊开口。

    “我知道你想问自己的境界是吧?”还未说完,就已经被柳古打断。

    “既然前辈已经明晰,也是自然看出了我此时处于何境?”天昊眼神炽热,好似十分渴求柳古口中的答案!

    “哎~”柳古轻叹。

    “难道是灵力太过稀薄,前辈也看不出?”

    “不是灵力稀薄,而是未入灵境!”柳古也不愿隐瞒,开口道。

    ‘未入灵境’这四个字,好似天降雷霆,直击天昊。

    “未入灵境,怎么可能,我明明可以感受到体内灵力的流动,况且我还用它治病救人,怎么会?怎么会?”天昊不信,手中剑刃落下,重重砸在地上,向后退步,双手紧扣着两鬓。

    “从你进这扈三十六巷至客栈与我碰面,我就已经感知到了你身上的异样,本身不可修炼灵力,也算是无灵境界,但体内却是蕴藏着我所看不透的灵力位面!位面极高,就是当世圣人也不足与其媲美!”

    “至于你所说的灵力,并不是灵力波动,我也说过,你的剑是把好剑,但却是未融灵,不知是它的上一任主人临死之际将灵力耗尽还是如何,剑内无一缕灵力存留!这剑却是与你相反,你不能运用灵力但灵力却是能通过修炼与身体契合进而进入肌肤,使你的体魄强大!以至于你永远无法入灵境!”柳古解释。

    “不入灵境,纵使体魄再过强大,还不是废柴一个!”天昊讪笑,本以为已经入灵,进入初元境,不曾想却是如此结果。

    “不能入灵还怎么立足,不能入灵还怎么保护殇儿?不能入灵还怎么去隋都报仇?这一切真是可笑,可笑啊!”天昊心中此时已经黯然,毕竟在这隋地,在这天下,都是以强者为尊!不入灵,那便是与修炼无缘,立足更是妄谈。

    “其实你也不用灰心,我也只是步入天人境!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我若认知的也不过冰山一角,若是服药王通灵丹说不定还有所转机,毕竟药王可比我这半吊子丹师,可要强上不止数倍!”柳古拍了拍天昊肩膀,走向自己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