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二十二章:鼠成灾,必有天祸至!
    .

    夜来,一只白狐穿梭于楼阁之间,时而对月眺望,时而停下脚步四处窥探,没入城主府中不可见……

    “听说今日城中的那几位医师要拜你为师?”殇儿坐在床头,抚摸着怀中白猫。

    “他们也都是见风使舵,还不是为了讨好府尹!”天昊握着手中医书,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

    “府尹在这邺城也算是不小的官员了,能有所交集,自然是对他们有所好处!”殇儿默语。

    “反正过些时日我们就要南下,至于他们,也不过是人生匆匆过客,不用理会!”天昊思量着,轻瞄了殇儿怀中猫咪一眼,继续揣摩着这手中医书。

    喵咪躺在殇儿怀中,煞是惬意,时而伸个懒腰转身,时而舔着爪子中央的肉垫儿,好似十分享受这怀中的温度,眼睛炯炯有神,盯着窗外。

    “呼~”一阵风透过窗子吹向房内,窗子被风吹的吱呀响。

    “哗哗哗~”天昊手中医书自动翻页,也让天昊顿时没了看书的心情,起身便要关窗。

    “喵~~”刚行两步,殇儿怀中猫咪好似被压着尾巴一般,声音拉长,凄声惨叫,直勾勾的盯着窗外。

    “喵~~~~”猫咪将腰拱起,好似如临大敌一般,向着窗外冲去。

    “变天了?”天昊疑惑,本是入夏之际,窗外却是冷风呼啸,想想也是不该。

    “要不你先去看看,我将房内收拾收拾就下来!”

    “好!”天昊也是无奈,这才来到扈三十六巷不过一候(五日为一候,三候为一气,二气为一节,一节即是一月。)每日却是不得安生,天昊披了件衣裳便下了楼。

    说来也是奇怪,刚下楼便感觉一股凉意袭来,并不像是正常的风吹,倒是有些许刺骨,天昊裹紧衣裳,在巷子中缓步前行。

    “唧唧~唧唧~”依稀可以看见几只老鼠从巷子中穿过,时而停留,盯着巷子中央缓步而行的少年。

    “嘶~,真冷!”天昊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冷,而是感觉有数百只眼睛盯着自己,就在对面阁楼之上,顿时毛骨悚然。

    “喵~呜~~”一只白猫突然冲上天昊对面楼阁,口中还有血丝残留,在月光下显得到有一丝血腥,望了望天昊,没入楼阁之中。

    “扑通~”偶尔听见阁楼上竹笼被打翻,老鼠来回翻腾的声音。

    天昊继续向前走去,声音变得更加清晰……

    “渍啦~~”似刀口割肉的声音,但又不像,倒是不难想象楼阁之中发生了什么,虽然老鼠众多,可能有上百只,但那种天生的惧怕,却是让白猫处于上风,如入无人之地,一口一口的屠杀着这小巷之鼠。

    虽然鼠天生惧猫,但总有那么几只生智,想掌控自己的命运,奋起一博,但最终却是败下阵来,为白猫果腹。

    “唧唧~唧唧~”刚开始可能是惧怕暴露行踪,现如今白猫出现,巷子中的老鼠也不再躲躲藏藏,有的从树洞中探出头来,吱叫两声窜了出来,有的从已经见底的米箱中跳了出来,一时小巷阁楼之中,无论是房梁上还是地上,尽是鼠,纷纷窜了出来,奔走在巷子中……

    就连城中的其它地方也是有鼠奔出,不止是这扈三十六巷……

    “啊~有老鼠!”北城一户人家,女主人刚打开衣柜,就有几只老鼠窜了出来,吓得女主人一顿大叫。

    “该死,这该死的老鼠~”见妻子受到惊吓,男主人起身便要踩,不过这老鼠身体柔软,却是从其脚下溜走,气的他大声叫骂。

    “哎,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啊~,就看这小子了,老头子我也累了,该睡觉喽~”南城一老者嘴里念叨着,此人正是北极,他将茶杯轻轻端起,望着窗外笑了笑,正欲饮。

    “扑通~”一只拇指大点的老鼠径直掉入茶杯之中,还扑腾着,茶水溅了老者一身。

    ‘你这小鼠崽子,真是不识趣!我这茶杯可是好不容易从‘瓷奴’那儿讨来的,还没喝两次,就被你给玷污了!这茶叶就罢了,下次去他的茶庄,相信‘茶荼’还会送我两棵树回来种种!’老者挥指轻弹,一股气浪将茶水连带着茶叶、幼鼠冲击着飞出窗外,落在青石路上,幼鼠倒像是摔懵了,缓了一阵,向着北城跑去。

    “这,这么多?老鼠~”天昊也是第一次见,巷子中密密麻麻,是鼠,不难想象,一座城的所有鼠向着扈三十六巷聚集会是各种场景。

    “喵~”白猫也是有所察觉,将楼阁内最后一只鼠拍死爪下,从窗子中跳了出来。

    “轰隆~”好似阵法被触动了一般,一道天光从天而降,声音并不大,但范围却很广,正是天昊所住客栈前的一片空地,天昊也是在这邺城呆了一候,对这三十六巷也算得上是了如指掌,抬头望了望,而后回过神来。

    “不好,殇儿还在客栈!”天昊向着客栈冲去。

    一座废弃的房屋中央,一团烈火燃起,将废弃的房屋烧的焦黑,房屋旁边倒是有几根柱子向天指,想来此处曾经应该是一座巨大的木塔,被从中间切断,塔顶坠落下来,不知是外力加持还是如何,却是在离塔底数尺开外的房屋旁边,只留下贴地的一层根基还有部分塔身孤立,掉下来的塔顶塔尖朝地,倒是没有被挪动的痕迹,显然是已经有好多年没人来过,密密麻麻的老鼠从倒立的塔顶蹿过,却是让这塔顶摇摇晃晃,显然是不稳。

    中间有一块空地,地上有一道狭长的划痕,正是这塔顶划过的地方,空地不大,中央散发出一道白光,正是天降之光!

    “唧唧~”老鼠向着光芒散发之处集结,中间的光芒被密密麻麻的老鼠遮挡,依稀可以看见一只巨大的身影伏在地上,至于是什么,确实难以望见。

    “殇儿,一会如果下来,记得多披件衣裳,变天了。”天昊进了客栈,见屋内亮着,向着楼上喊道。

    “知道了,这就好了!”殇儿应声,依稀可以听见脚步挪动的速度加快。

    “咻~”一道白色身影从身旁略过,定睛一看,正是刚才的白猫,定是因为察觉到有一丝不对,向着刚才的白光冲去……

    “我先去看看,今晚的三十六巷,有些许异常!”天昊向着楼上喊了一声,殇儿应声,天昊这才放心,挪步紧追白猫,向着白光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