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二十一章:冰蝶之死,陆一神殇!
    .

    “撕拉~’第一道天雷落下就已经直逼半圣之初至,陆一用尽身解数,以灵力相抗衡,不曾想灵力却是被这天雷推枯拉朽的堙灭!’

    “天道毁之神伤,灭之凄凉,可叹~’陆一面朝天雷降下之处眺望。’

    ‘天雷降下,本以为陆一会被这天雷轰杀,但空中的一道灵虫却似黑暗中的一缕曙光般在陆一头顶丈许形成一道屏障,将其守护在内,而后灵虫好似蝉蜕一般,直奔苍穹天雷而去,在雷劫中沐浴,破茧成蝶,足足有九只!’

    “这是?’陆一彻底呆滞,这灵蝶与东方梦萱所化之蝶相似,但却是不同,灵蝶身体微红,竟然似魔宗狂化形态一般,悍不畏死,比冰蝶所发出的寒气更加极寒。’

    “她真的是为救我而来?’陆一口中呢喃,一股悲凉直上心头。’

    “为何?为何我要救之人会是东方家之人,为何我要被这天雷陨灭,你又会前来救我?究竟是为何?’天空雷劫再度涌下,原本只是汹涌,现在由于这灵虫阻碍,雷劫变得暴烈,其余八道一涌而下!’

    ‘灵蝶好似天生是为雷劫而生,与天雷盘旋,雷劫不息,灵蝶不止!’

    ‘朝渡雷劫,直至夜幕降临,雷劫才稍加缓和,灵蝶的气息也逐渐弱化!轰隆~九道雷劫合一,向着灵蝶袭去,两者碰撞,共同堙灭在这苍穹之中,灵蝶所布屏障也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乌云散去,但就在这时,一道天降之毒却悄悄侵入陆一体内。’

    ‘陆一精神涣散,看着地上生息尽无的冰蝶,无从释怀,陆一在一瞬之间好似进入暮年,脸上褶皱突兀而起,他挥手将冰蝶捧入手中,一阵伤感,望了望平静的夜幕,消失在这荒谷之中……’

    ‘传闻冰蝶本是冰山上的虫蛹,每至冰雪融化,虫蛹破茧,以冰为翼,以雪为衣,振翅高飞,若冰蝶亡,找到冰蝶破茧之地,冰蝶以出生之茧可浴冰重生,陆一苦苦找寻数年,至于结果,未曾可知……’

    赐我三千弱水,化作眼泪!

    断桥只等一人,归却不归!

    赐我三千轮回,化作红梅!

    只为红颜一醉,醉人自醉!

    诗我写尽千回,墨已成碑!

    待得天古轮回,心已凉悲!

    望我情仇皆斩,许以来世相会!

    不知何处寻她,灵蝶已殇不回!

    此时老者将这故事讲完,心也逐渐平静,默默望着头顶落下的日光。

    “这陆一与冰蝶,也真是苦情,本可以携手共度天涯,不曾想却是被世仇所牵绊!”天昊也是一阵慨叹。

    “我这毒也散的差不多了,该走了!”老者起身,已不是当时毒入膏肓的糟粕之态,精神振发,虽然略显老态,但却是让人感觉一阵强大之姿。

    “再给我三日,必定将毒彻底祛除!”天昊执拗,显然不想让老者离开。

    “这毒跟了我很多年了,突然消失,也是让我不太适应,还有天毒存留,反倒是让人心安!”老者却是豁达。

    “况且有这只小家伙陪着我,要不了多久,这天毒便会彻底沉寂!”

    “你说天毒沉寂?”

    “既然是天毒,肯定是不可能彻底祛除,只能压制,这灵虫只能压制天毒,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表象罢了!”老者灵力微聚,显然是这天毒已经不影响灵力运转。

    “那你离去,是否还会回这邺城?”

    “应该会吧,毕竟在这邺城也是呆了许多年了!”老者将身旁屏障撤去,身旁嘈杂声音再次响起。

    “不会真的医死了吧!”

    “我看也是,毕竟这种毒,连付医师都闻之色变!”一群人将两人围着,互相交谈着。

    “谁说我死了?”一阵轰鸣之音响起,身旁之人尽数让开。

    “活了,活了!”一群人好似见鬼般。

    “神医,真的是神医!”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

    “天昊医师果真厉害!”付程上前,但却不是傲慢,而是一脸崇拜。

    “和天昊医师相比,付某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外有人,还望天昊医师见谅!”付程一脸歉意。

    “医术本就是治病救人,并无高低!”天昊也是笑脸相迎。

    “天昊医师所言极是!”

    “既然天昊医师医术高明,若是做我府尹府聘请医师,陆某都感觉屈才,倒不如天昊医师在这邺城开个医坊,也算是邺城百姓之福!”府尹开口。

    “府尹所言极是,若天昊医师能在此久居,邺城百姓此感恩戴德!”

    “医坊就罢了,此次在这邺城只是暂作歇息,过些时日就得南下!”天昊解释。

    “天昊医师若不嫌弃,收杜某为徒,暂住我天成医馆,杜某对这针道有所研究,不过只是依靠这针术把脉,对这针术救人,却是知之甚少,若天昊医师不吝赐教,学到皮毛,也定能救这邺城百姓病疾之危!”杜廉上前,作势便要拜师。

    “既然医师是在我济世医馆前显露医术,倒不如赠王某面子,让王某拜师!”王礼上前,却是对先前所做之事不曾感到羞愧,面带笑意再拜。

    “称师倒是不敢当,若是交流医术,取人之长,弥已之短,倒是可行。”天昊坦然道,说实话,收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为徒,想想也是让人心惊,交谈之际艳阳已滑落天际。

    “既然如此,那就改日诸位上我府中互倾医术之道!今日天昊医师也定是劳神费力,就请天昊医师早些歇息,这医术比试还是早些散去为好!”府尹笑道。

    众人在说笑中离场,还有几个上前问诊的皆由付程接下,其余医师也是互相礼拜离去,老者望了望西落之阳,面容舒张,向阳而去。

    “还不知前辈尊姓大名!”天昊向着老者喊道。

    “我名陆一!”老者走出百步,背身喊道,稍有停留,也是在这片刻之间,整个人彻底蜕变,苍颜白发瞬息皆无,化为缕缕青丝,一股英气翻涌,一摇扇翩翩公子出现在斜阳之下。

    “翩翩玉公子,唯我陆书生。凌凌拂袖羽,扇往红尘中……”

    “若他日你去了东洲天国,请记得东洲~天国~陆府……”话音刚落,人影已消失不见。

    斜阳之下,一道漫漫邺城路上,一少年呆在原地,凝望着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