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十七章:医礼之高必为医术之高?
    .

    两人正入大厅,府尹正坐,府尹夫人相伴,两旁却是有两个席位空荡,想来正是为二人所留!

    “天昊拜见府尹大人,府尹夫人!”天昊上前行礼,余德跟拜,而后坐于府尹身侧一席位。

    “天昊医师请上坐!”府尹开口,天昊也是坐在空留的一个位置上。

    “没想到这府尹所说的医师竟然是一毛头小子!”一身着黑衣,束白发老者开口,显然极为不悦。

    “这位是南城有名的医师付程,若是没有付医师,恐怕夫人是撑不到今日!”府尹开口。

    “不知天昊医师师从何门何派?”另一人开口,此人是北城王礼,一身青衣,身上倒是有一股药草之气,应是熬药过多而入味,倒有些刺鼻。

    “家师授我医术,只为治病救人,至于这何门何派,倒是不曾提到。”天昊答道。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我等在这府尹府停留数日,对夫人顽疾甚是头疼,天昊医师不至半刻,夫人便可下床行走,可叹可叹!”

    “杜医师不必过谦,六年之前杜医师悬针把脉,可是这邺城一段佳话!”付程开口,杜廉也只是笑笑。

    “今日请诸位前来,一来是夫人病情好转,特此答谢,二来是好让诸位探讨医术,也算是陆某为这邺城医师尽绵薄之力。”

    “陆府尹清正廉明,众人皆知,想必这邺城百姓也是对府尹所做感恩戴德!”付程吹捧。

    “哪里哪里!”陆琪举杯一饮而尽。

    “既然府尹让我等探讨,这医者莫过于礼,不如就从医礼开始!”王礼开口道,想来正是因为名中这一礼字!

    “夫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己德。偶然治瘥一病,则昂头戴面,而有自许之貌,谓天下无双,此医人之膏育也。”付程先行说道。

    “付医师所言极是!”其余人皆叫好。

    “不知天昊医师有何见教?”付程正对天昊,显然是针锋相对。

    “这医礼,确实不知!”

    “凡为医者,遇有请召,不择高下远近必赴!此为医师必备之才德。”付程起身,此等言语好似熟记一般,张口就来。

    “医以苏人之困,拯人之危,性命为重,功利为轻,不可稍存嫉妒!医者,不可气量狭窄,道不求精,见有一神其技者不可妒之,如此医礼可存!”王礼起身,也是应声说道。

    两人倒好似数落天昊一般,将医礼统统道尽。

    “看来这天昊医师确实是不知!”付程哀叹。

    “那你可知这隋地谁人医术最强?”王礼再道。

    “医术本无强弱,可治病者自然顶尖!”天昊应声。

    “此言差矣!”付程摇头,对天昊所言甚是无奈。

    “这隋地医师之医术自有高低,隋地之南有医圣以专治伤寒闻名,自是医术极高,隋地之北有药王以医药一途显世,更有隋地之西医祖以银针救人……”付程一一解释。

    这几人天昊确实听任天绝说过,医圣张仲以治病救人一途入道,药王孙苗以尝遍百草而百毒不侵,至于这医祖东方梦萱(又名冰灵针圣),只是十六年前出现于荒原之上,至于现在归于何处,却是无从知晓。

    “这天昊医师医礼如此,想必能医治夫人,也必定是巧合!”

    “哦?照付医师所说,这不懂兵书,那就是不会带兵打仗?空有口舌之利,倒不知付医师可有真才实学?”天昊微怒,

    “医礼只是表象,若只会纸上谈兵,与庸医又有何区别?”天昊却是针锋相对。

    “老夫从医三十多年,倒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嚣张的小儿。”付程也是怒了,对着天昊喊到。

    “汝之皮厚,甚矣!”天昊撇嘴,倒是把付程气的不轻。

    “北城问诊,敢问如何?”付程轻喝。

    “有何不敢!”天昊应声。

    “既然两位想比试医术,不如陆某就做个见证,待用膳结束,当街问诊!”

    “谢过陆大人!”付程微笑,见此事已定,自然乐从心中来。

    “小友以为如何?”

    “凭陆大人做主!”天昊也是笑脸相迎。

    “用膳!”府尹一声令下,各种佳肴摆上桌来,甚是丰盛。

    天昊大快朵颐,身旁医师却是少有动作。

    用完膳,也正是刚过午时,一众人向着北城而去。

    “不如此次比试就在我济世医馆如何?”王礼开口。

    “这济世医馆在北城也算是有名,离这府尹府也是不远,就去济世医馆!”一众人向着济世医馆而去,刚过大街就已经到达济世医馆门前。

    医馆门前有商贩叫卖,见府尹率众人前来,皆上前叩拜。

    “见过府尹大人!”

    “今日这两位医师打算在这济世医馆问诊,陆某就是前来做个见证!”府尹开口。

    “两位医师问诊,分文不取,请各位有病的治病,无病的也可图个心安!”

    “快来看看啊!医师问诊,分文不取!”大街上一人吆喝,手中铜锣敲击震天响。

    大街之上行人都驻足,看向济世医馆,纷纷上前。

    济世医馆内两人抬出桌凳,摆放在医馆外树下。

    虽然午时正热,但树下却是有一片树荫,微风吹过,煞是阴凉,倒是适合分诊,两人分别坐于左右,开始分诊。

    “左边这位老头,可是南城有名的医师付程,他的医术可是源于医圣张仲的《伤寒论》,精通伤寒之道,医术高明,每次出诊费都得一二两白银,没想到他竟然能当街问诊,还是分文不取!”街上一商人开口。

    “我在这邺城也是呆了数年,而右边这人我却是没见过,看起来像是一个十六七岁孩子,却不知医术如何!想来能与付医师想比,医术也定是高明。”另一人开口。

    “哎~,说不定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哦~”

    “付医师,这几日我头晕目眩体虚!”

    “付医师,我先来的!”

    “快给我看看,我这腿脚受寒疾影响,已经不能动了!”付程身旁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反观天昊这边,却是一个人影都看不见。

    “别急,今日只要是在这济世医馆门前,但凡前来问诊,付某一定竭尽力为诸位分诊!”付程却是慷慨喊道,向着天昊看了一眼,冉眉弄须,倒是有一股医师之风。

    “……”天昊不语,只是嘴角微扬,把玩着自己手中的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