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十五章:针与灵的交融
    .

    “夜兄,你可知来者何人?”

    “若是知道,我肯定将他大卸八块,挫骨扬灰。”夜岁寒坐在房内,一脸颓意,拳头紧握,愤怒异常。

    “夜兄不必为这些琐事烦心,若是急用,这枚天炽丹你先拿去。”天昊掏出一枚锦盒,正是府尹所赠天炽丹。

    “这枚天炽丹…”夜岁寒将天炽丹接过。

    “上等天炽丹!”他将天炽丹捧捧在手中,眼神炽热,整个人都呆滞了!一枚天炽丹,就是虚合境都不见得有几人会有,而且还是一枚上等天炽丹,竟会出自天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天昊手中,而这天炽丹绝不亚于虚合丹!。

    “夜兄拿去用,你这狐丹也是在我这丢失,这枚天炽丹就当是补偿吧!”天昊将天炽丹赠予夜岁寒。

    “此等贵重物品,夜某恐难接受!”夜岁寒再三推辞。

    “既然这样,我倒是有两之法!”

    “嗯?”见天昊有更好的办法,夜岁寒也是好奇。

    “我和殇儿最近也是为银两发愁,而夜兄正好需要这天炽丹,倒不如……”天昊盘算着,也不知道怎么开价,毕竟这是府尹所给。

    “五十两如何?”天昊开口。

    “五十两?”夜岁寒整个人都懵了。

    “我给你五百两!况且这枚天炽珠有市无价,就当我欠你们一个人情,若是将来你们来了隋都,记得来夜府找我!”夜岁寒将锦盒收好,来回摸索,却是一两纹银都找不见。

    “这次出门匆忙,却是没带多少银两,本想取了狐丹就回隋都,不曾想出了岔子!”夜岁寒一脸尴尬。

    “今日连夜回隋都,过几日派人送过来!”

    “不急,夜兄可在此多呆几日,伤势好转回都也不迟!”

    “不了,本就丢了狐丹,若是再丢了这天炽丹,恐怕就赶不上宗比了,此次宗比决定着家族的命运,若是错过,家父必定重责。”说着夜岁寒便要下楼离开。天昊出门,将夜岁寒送至楼下,目送离开!

    “夜兄保重,来日隋都相见!”夜岁寒渐行渐远,消失在天昊的视线之中。见夜岁寒离开,天昊也上了楼。

    扈三十六巷,一只白猫从房顶上溜过,没入殇儿房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大亮,客栈迎来急促的敲门声,将睡梦中的两人吵醒。

    殇儿惺忪着双眼,打开房门,下了楼,天昊紧随,刚开门,就看见一群穿着红衣的捕快站在门外!

    “你们找谁?”

    “不知天昊医师在吗?我们府尹夫人,她病重了,诸多医师手足无措,府尹派我等前来请他前往!”来人还是上次的捕快,只不过这次不是抓人,而是邀请天昊过去看病!

    “我就是!”天昊应声!

    “那就劳烦医师跟我们走一趟了!”

    “殇儿,今日你就不用备饭了!”

    “那我就自己吃好吃的!”殇儿也是一阵抿嘴,显然是对美食没有任何抵抗力。

    “事不宜迟,你们前面带路。”别的医师出门,都是衣箱常伴,而天昊出门,只带了他的佩剑,还有姜圣赐予的九枚银针!

    “这人靠谱吗?出门都不带医箱!难道府尹相中了一个庸医?”捕快头领一阵腹诽,但还是带着天昊前往陆府。

    说来陆府离这扈三十六巷也是不远,马车行了不过一时三刻,就已经到陆府正门。

    这陆府也是气派,两座石狮子立于门前,大红楠木门,左右有楹联,联上“公心著在竹帛,千秋共颂赤胆”分外大气。

    天昊也是草草审视,便入了门,在捕快的指引下,径直奔向府尹夫人住处。

    “府尹和府尹夫人就在屋内,我们在此静候佳音!”捕快头领停下,其余人也是在门外等候。

    “小友快来看看,夫人这是得了什么病?”府尹见天昊进来,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赶紧上前。

    “好,我过去瞧瞧。”天昊刚一逼近,只感觉一阵凉气扑面,整个人打了个激灵,这府尹夫人脸色煞白,额头有冷汗冒出,身体甚是冰凉,倒不像是新病,而是顽疾。

    虽然对治病不太精通,但姜圣所给医书中却有写道:气不通,则阴阳混乱,寒气入体,血流不通,寒气不除,则久治不愈!许用银针穿百会,渡膻中,过通阴阳,再以药石辅之,可根除!

    “我先用银针为夫人疏通血脉!”说着,天昊将姜圣赠予银针拿出,稍作休整,直刺府尹夫人百会、潭中两穴位。

    “嗯,没反应?”天昊也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扎错了位置,见没反应,也是着急。

    “对了,通阴阳!”虽然天昊并不知自己是否入灵,但想来这十三年来练剑,没有灵力也是不能,用灵力将体内气穴打通,这也是天昊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画面,只见他屏气凝神,将那缕微薄的灵力从银针灌下,直冲两个穴位。

    “有反应了,有反应了!”府尹一阵惊呼,因为此时的府尹夫人脸色渐渐好转,面色逐渐红润,脸上的水珠也是逐渐退去,身体周围寒气微降。

    “翁~”天昊只感觉好似被抽空力气一般,头脑一阵眩晕。

    “还没结束,必须将这最后一股灵力输入,不然就前功尽弃了!”天昊紧咬牙关,苦苦坚持着。

    灵力顺着血液运转,不曾想运至百会、檀中两穴位,就好似有一堵墙,将他的灵力阻隔在外!

    “破啊!”天昊的灵力与那股力量碰撞着,灵力逐渐稀薄,那股力量虽然逐渐减小但还是存在,比灵力的损耗要慢上些许。

    “轰~”只感觉好似什么被打破了一般,脑海中好似有江河汇入,灵力竟然像源泉一样,在缓慢的增长,与这股力量对抗,不知是过了多久,灵力终于冲破束缚,跟随银针弹出的位置冲了出来,扎在木床边。

    “夫人”府尹一阵惊呼,因为他这位在病床上躺了月余的夫人竟然坐了起来,虽然还有点虚弱,但嘴角微张,却是清晰的突出几个字:“多~谢~医~师!”

    天昊也在这一刻彻底放松,整个人虚脱般瘫坐下来,静静感受着灵力在体内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