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十四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

    邺城外,丛林间!

    一道黑影来回穿梭,身后有一人跟随,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北极,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死追着我不放?”叶南蒂略显焦急,两人的身位也是逐渐拉近。

    “你想动我徒儿,不行!”

    “就是圣人来了,也不行!”北极却是微怒,他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如此看中一人,现在遇见了,自然要护他周。

    “你是说,那个小姑娘?”

    “没想到堂堂神念师北极会收一小姑娘为徒!”

    “与你何干!”北极双手捏印,天空忽而变天,只见其头顶乌云翻涌,滚滚雷声响起,一座巨大雷阵出现,一道闪电劈下,冲向叶南蒂,虽然叶南蒂有灵气护身,但在这闪电之下依旧是不够看,闪电直击其后背,闪电所击之处顿时一片焦黑,仅仅是这一击,却是直接毁灭了叶南蒂逃命的欲望。

    在闪电的击打下,叶南蒂飞出去数丈远,依旧向前俯冲,由于惯性,撞在一颗树上,顿时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北极前辈饶命!”见状,叶南蒂慌忙转身跪拜。

    “没想到鬼魅叶南蒂也知道求饶?”

    “在前辈面前不敢造次!”此时的叶南蒂虔诚伏地,连微微抬首都是不敢。

    “想来你这天人镜的修为废了也是可惜,不过想要加害我的徒儿,却是不能就这么算了!”北极盘算着,若有所思。

    “那是应当,那是应当!”

    “听说你制毒厉害,不知可否将你的鬼雏叶曼七星香分我些许?”北极一脸笑意,却不知此事叶南蒂心里一阵绞痛。

    “没,没问题,这些都是小事!”虽然叶南蒂一阵肉疼,但还是应了下来。

    “你这是不愿意?”北极见叶南蒂有些许迟疑,便要再次捏印。

    “愿意愿意,这几日炼制的七星香都在这瓶子中,前辈都拿去。”叶南蒂从怀中掏出一个陶瓷药瓶,虽然瓶口紧盖,但那股飘逸而出的香味却是证明这是七星香无疑。

    “行了,你这七星香我收下了,你加害我徒弟这回事,我们就此两清,如果还有下次,我不介意你送一瓶更好的毒药来!”北极却是斜眸一笑,似乎很是开心。

    “谢过前辈不杀之恩,晚辈先行告……!”退字还未落下,这叶南蒂早已消失在黑夜之中。

    “不愧是鬼魅,跑的可真快!”北极暗暗祚舌。

    “不过这一瓶七星香,也是够隋都那老贼喝一壶的了!”随意布下结界,不曾想发现一只鬼,还得了一瓶七星香,北极的心情顿时极为舒畅。他望了望都城,嘴角微微勾起,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六位黑衣人也是出现在城外,见夜岁寒没追上来,六人也是长缓了一口气。

    “大哥,快,打开来看看!”六个人围成一团,眼神炽热,紧盯着黑衣头领手中锦盒,盒子缓缓打开,那枚珠子顿时变了颜色,和一枚普通的珠子并无两样,原本散发的阵阵香味顿时化为腐臭。

    “被耍了!”黑衣头领恼怒,将盒子狠狠摔在地上。

    “大哥,大哥息怒!”

    “看你干的好事,一个孤珠都看不清楚,要你有何用!”

    “大哥,大哥饶命啊!”

    黑衣头领挥剑,一道血芒飞溅,说话之人顿时没了生息。

    “你们知道这次的雇主是谁吗?我留着他,我们回去都得丧命,还不如提前清理!”黑衣头领将长剑擦拭,没入剑鞘之中。

    “真是有意思,没想到还能看到如此大戏!”另一道黑影坐于树枝之上,虽然气息紊乱,但是对付这五人也是绰绰有余。

    “谁?”五人来回张望,却是只闻声音,不见其人。

    “你们坏了我的好事,还有脸问?”树上之人跳下,脸色煞是难看,正是刚才被北极追杀的鬼魅。

    “阁下~”还不待其把话说完,除黑衣头领以外的四人已经化为脓水。

    “我可是邺城城主之子,你不能杀我!”黑衣首领见此人出手狠辣,也是自报家门,倒是祈求能看在其父李天程的面子上,放他一马,此人正是李天程次子李垣。

    “一个空位城主之子,也敢妄自称大!该死。”叶南蒂轻轻抬首,空气中弥漫着一团粉末,却是正中李垣面门。

    “啊~”李垣嘶声嚎叫,顿时晕了过去。

    “就是因为你们,害得我被北极追杀,还丢了我的七星香!不过毁你一身修行也是不错,至少留着你的这条狗命兴许还有些用处!”叶南蒂将昏死的李垣拖着,丢在邺城南门外,而后转身离去。

    “喵~喵~喵~”城外灌木丛中,一只白猫正在穿行,时不时会停下来,看看四周,而后钻入一个漆黑的树洞中。

    洞内确实漆黑,越往内,越是见不到一丝光亮,依稀可以看见一双眼睛,一蓝一绿,发着蓝绿色光。猫咪将一只白色的珠子衔在口中,洞内才添了一丝光亮,显然是一枚夜明珠。

    洞内,一只白色雪狐横卧于树洞中,嘴角微微有鲜血流淌,三色狐尾垂下,显然是受了重伤。

    “喵~喵~喵~(姐姐~)”猫咪轻舔着白狐,眼中缓缓有水珠淌下,猫流泪?

    “小妹别哭,姐姐没事,就是被夺去了内丹,有些许困了,今后不能保护小妹了,小妹要照顾好自己,也不用想着为姐姐报仇~,毕竟杀了那么多人,也是够了!”白狐双眼紧眯,嘴角依稀有樱桃红色血液流出,身体微微起伏,腹腔中阵阵声音传出,每一呼吸,都有鲜血喷涌。

    “喵~喵~喵~(放心吧姐姐,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白狐将口中衔着的夜明珠微吐,夜明珠滚落,一只火红色的珠体却是出现在口中。

    “小妹这狐丹你是哪儿来的?”白狐一阵惊奇,因为这枚狐珠正是他的三尾狐丹。

    “喵~喵~喵~(你快将这狐丹服下!)”猫咪将口中狐丹衔住,放入白狐口中。

    “小妹放心,只要有了狐丹,不出两日,我就可以恢复!”白狐将狐丹融合,一阵红光闪烁,口中血液顿时止住。

    “喵~喵~喵~(既然姐姐无恙,那小妹离开了,主人还等着我呢!喵~)”见白狐已经生机回升,喵咪便要离开!

    “放心吧,我没事的!”阵阵红光闪现,白狐化为人形,蜷缩着。

    说着,猫咪离开树洞,消失在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