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十一章:听风阁——北极
    .

    若论医术,在这隋地,有姜圣在,就无人敢称第一,现在天昊也算是姜圣的半个徒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状况,真是可叹!

    “我就不信了,这邺城还真就不缺看病的!”天昊便要再次出门。

    “快开门,快开门!”还不待天昊出门,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却是让人吓了一跳。

    这扈三十六巷在邺城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却不像别的地方是声名显赫,而是臭名昭著,一般都不会有人来到此地,而今日却不知发生何事,却是响起了敲门声。

    “轰隆~”房门却是被直接踹开……

    “给我将这里围了,绝不能让那个医师跑了!”说话的人,身穿红衣,胸前却是有一个大大的“捕”字,显然是也邺城的捕快!

    “我们怀疑你杀了人,请跟我们走一趟!”一群护卫冲进门,将天昊团团围住。

    “杀人?”天昊也是无奈,自己从北走到哪南,一个寻医的人都没见,现在竟然被冠以杀人犯之名!

    不知从何时起,官府拿人,竟然连文书都懒得出示,也算是当今隋朝动荡的最好写照。

    “南城外有一具尸体,是被毒药杀死,而且就是前两天入住你扈三十六巷的一位剑客,现在闹的满城风雨,城内大大小小的医馆都找遍了,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听说扈三十六巷来了个徒步医师,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毛头小子!”捕快却是对此感到意外。

    “我没有杀人!”

    “杀没杀,还不是你说了算,带走!”说着一群人蜂拥而上,便要拿了天昊。

    “我说没杀,就是没杀!”天昊脸色忽变,向后闪开几步,随时准备拔剑。

    “呦,好大的口气,这邺城当真是来了一尊神!官府拿人都敢违抗,真是好大的胆子!”捕快头领却是耐不住性子呢,拔刀冲了上去。

    “找死!”天昊拔剑,只听见“刷刷”两声,捕快头领的刀却是化为了两段!

    “你~”捕快头领惊的说不出话来,被人两剑毁了剑刃,气的脸色涨红。

    “还不快上!”一群人见领头的败下阵来,也不敢妄加行动,毕竟谁也不想做剑下亡魂。

    “若是府尹怪罪下来,我们都要以失职论处!”捕快头领见没人上,也着急了。

    “上,上,上~”听见“以失职论处”一群人也是战战巍巍,手中的刀都快握不稳,向前试探着。

    “啪~”不知是那个捕快,一不小心将身后的坛子碰倒,摔在了地上,一群人再次拥了上去。

    “谁敢动我的乖徒儿!”一股浑厚的声音袭来,却是将涌上来的一群人震退。

    “小小府尹,连个搜查令都没有,就私闯民宅,不知道是那个府尹,竟敢如此大胆?”人为至,声先行,这便是强者!

    “谁?是谁?出来!”一群人好似无头苍蝇,在庭院内四处打探,却是没发现来人踪影。

    念师,最强大之处,便是念力所至,人之所向,被冠以“神”之名,自然有超越普通念师的能力!

    普通念师,倒是能以念力隔空取物,能控制身前丈许为一人所用,而这神念师,整个世界,便是我的世界!

    隋中州夺梦,以梦境冠名,何为夺梦,夺梦便是入他人之梦境,为自己之梦,夺梦便能夺命,这也便是神念师的强大之处!

    而这北极,却是以念力阵法为辅,毫不夸张的说,这邺城就是北极所建的一座战阵。

    “你回去告诉陆琪,这邺城,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如果想要死,我不介意这邺城之中换一个府尹!”

    “你们回去吧,如果想送命,就来南城听风阁找我,我之名——北极!”当所有人还处于懵逼状态时,话音已落!

    “走,快走,离开这扈三十六巷,前去禀报陆府尹!”捕快慌慌张张出了门,向着府衙而去。

    此时的陆琦正坐在府衙之中品茶,不曾想捕快竟然都回来了!

    “人带来了?”

    “陆大人,出事了!”

    “慌什么,人没带来,算什么大事,别急,喝口茶水慢慢说!”陆琪将斟了一杯茶,送到捕快头领面前。

    “咕咚~”茶水被一饮而尽。

    “有人插手了!”捕快头领缓了一阵子,开口道。

    “一并拿下就是了。”陆琪依旧漫不经心。

    “那人好像说他叫北极。”

    “你说什么?北~北北~极~!”陆琪从椅子上滑落下来,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完了!”

    “难道这北极比大将军还厉害?”捕快头领却是疑惑。

    “这邺城有两人不能得罪,一个是大将军,另一个便是这北极,就是大将军见了这北极,都会叫一声“前辈”!”陆琪从地上爬了起来,神色稍有慌张,喝了一口茶水,心情才有所平复。

    “来人,备娇!”陆琪向师爷喊道。

    说着一群人向着南城奔去……

    “南城听风阁?”天昊默语,自己只是到过南城,至于这听风阁,都是闻所未闻,现在竟然会平白无故冒出来个师父,也是让人不解!

    “殇儿,殇儿!”天昊向着楼上喊去!

    “来了!”

    “走,跟我去听风阁!”

    “啊~”殇儿却是一脸懵,不知道这天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刚要出门行医,这会又要去南城听风阁!

    “刚才楼下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你竟然不知道?”天昊一阵无语。

    “吃完饭上了楼,感觉有点乏力,刚靠在床上,结果就睡着了!”殇儿小脸泛红,双手摊开,撇撇嘴,好似十分无奈。

    “我有一个师父,在听风阁!”

    “师父?”自从来这邺城,天昊也是未曾说过自己有认识的人,现在竟然多出来个师父,殇儿也是有些许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