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十章:“医者仁心”便是徒
    .

    清晨,天已经大亮,殇儿已经下楼,去街市上置办东西,毕竟在这邺城也是要住上些许时日。

    “这开个小医馆,单这药石都不是一笔小数目,更遑论其它的杂碎东西!”天昊也已经早早练剑结束,开始盘算如何开个医馆,说是医馆,倒不如说做是个徒步医师!

    开个医馆,倒是要有人时常打理,随便有个药箱被老鼠钻了洞子,一箱子药材就不能用了,单这耗费,想想都让人肉疼,况且在这邺城也呆不长久,毕竟此次南下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在这邺城居住!

    客栈有间柴房,房内却是有几块木板,都是上好的木头,天昊也是看其木质不错,挑选的几块,本想给老板打声招呼,老板却是慷慨,说是“随便拿去用,只要是不烧了房子,就不碍事。”

    说来也是奇怪,两人来到邺城,与老板初次见面,这老板先是免了房租,后是大小事务皆不过问,好像直接将这客栈交给两人打理,绝不是因为一个人呆着冷清,毕竟也是呆了这么多年!想来也并不是坏事,显然这不是天昊应该关心的。

    “哥,我回来了!”自从昨日殇儿为猫包扎伤口以后,这猫竟然赖着不走了,死活不离开,就是要躺在殇儿怀中。买的食物不多,但左手抱着猫,确实显得有些艰难。

    “你这是?”殇儿疑惑。

    “今日我想了又想,觉得在这邺城也是能呆些时日,说不定用姜伯教我的医术还能赚些许银子。”

    “你是打算当一个医师?”

    “医师倒不至于,只能算是义诊!”

    “你去裁一块布!”

    殇儿不再过问,将猫放在院子之中,上楼去,将布匹裁了一道,而后下楼来,顺道将老板记账的笔取了来用。

    “丑是丑了点,但还是能将就着用!”天昊在布匹之上扭扭歪歪写下四个大字——“医者仁心”。没练过字,显然是有点力不从心,但布帆上的四个大字却是有那么一点意思,天昊将写好的布条挂了上去,挥舞了两下,倒是结实。

    “我要出去行医了!”一个十六来岁的少年,拿着比自己高两倍的布帆出了门,看起来有点滑稽,好像并不是一个医师,倒有点像卖艺的!

    出了门,便是扈三十六巷,巷子确实有点深,也是走了好久,才从巷子中走出来。

    “快看,快看,这扈三十六巷出来个医师!”如果是一个医师,在这大街之上并不显眼,但从这扈三十六巷出来,却是有人一阵唏嘘。

    “听说上一个住在扈三十六巷的,是一个商人,被人挖去了心肝,尸体抛在城外的绿林之中!哎,这一个人,完了!”说话之人却是慢慢远离。

    “听说官府都没查出原因来!”

    “那位盘查的官员都送命了,哎,还是尽量远离这个煞星。”

    如果不是太过招摇可能是不会有人发现,但拖着如此巨大的一个布帆,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天昊却是一阵无语,从天街正北到正南,别说是一个看病的人上前询问,见到他的都是远远躲开。

    “算了,还是另想出路吧!”说着天昊将布帆背在肩后,向着扈三十六巷而去。

    “医者仁心,倒是有些意思!这仁心两字中饱含杀气,倒是有念师的一股韵味!”一老者白发如银,倒没有暮年之人的沉寂,身体笔直,眼睛微眯,牢牢盯着布帆上的四个大字,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找了一间敞篷茶馆,随意端起一杯!

    “扈三十六巷,倒是有意思了,不过这巷子中却是有一股不同的韵味,我这乖徒儿倒是不同,真是和了老夫的胃口!”

    “呸~,这茶可真涩!”老者抿了一口茶水,却是直接吐在案板之上,吓得茶小二赶紧冲过来将桌上茶水擦干净。

    “这茶是上一桌剩下的,凉了,实在对不住!”茶小二双腿发软,暗暗叫苦。

    “罢了罢了,今天高兴,这一两银子,就当赏你的茶钱!”说着老者将一两白银拍在桌上,转身离去。

    “真险!”茶小二擦了一把汗,将桌上白银收入囊中

    “真是倒霉!难道这邺城之中就没有一个人患病?”天昊将布帆狠狠摔倒在地,而后上了二楼。

    “渴了吧,先喝口茶!”刚上楼,殇儿便斟了一杯茶水,放在天昊身侧的木桌上。

    “怎么了,没人找你医治?”殇儿疑惑,随便一个医馆,看个小病就得十几钱,义诊却是无一人求医?

    “从南至北跑了个遍,根本没人搭理,见了我倒像是见鬼一般。”天昊咗舌,将桌上茶水一饮而尽。

    “没事,这才是第一天!当年我和师父给人治病还赠人银两,都没人医治,后来医术传了出去,医治的人也便多了!”殇儿却是毫不慌乱,将床上的猫抱起,轻轻抚摸着。

    “好,我明日再试一次!”说着,天昊将手中残卷再次掏出开始研读。

    “确实是可造之材,这姜公所成之书,竟能领悟到如此境地,也算是奇才,不过这念师一道,却是才运各占一半!”作为隋地强大的神念师之一的北极,他有资格说这句话,毕竟至今还没有人超越他的念力一道。

    仅仅凭借念力,便可以从城南直接感知城北所发生的一切,就是他人心中所想,也可一一感知,说来实属强大。

    “如果能入念师一门,纵使你是姜圣,我也要斗上一斗,毕竟我这也是一把老骨头了,我这一门,可不能断了传承!”老者向着天荒望去,声音却是传至天荒!

    “要徒弟就要徒弟,你拿去便是,都一把老骨头了,还想着和人拼命,都快入无极了,也不知道惜命,你比樵夫可差远了!”

    “我是不能断了传承!不然我也不会跟人拼命。”

    “人在你邺城,只要不丢了性命,一切随你!”姜圣却是坦然。

    “多谢姜公成,嘿嘿!”北极却是憨笑道,并不在意姜圣所言。

    “真是美味!”姜圣随手夹起盘中一粒花生,咀嚼着,暗暗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