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八章:糖人甜,巷子深
    .

    清晨,少年已经早起,虽然没了草人,但练刀挥砍却是常态。殇儿却是横卧在马车之内,显然是还没睡醒。

    “天~昊~”能叫出他名字的,除了昨日认识的顾北寰还能有谁,虽然自己起的名字有些俗气,但至少比无名能强上些许。

    “嗯?”天昊放下剑刃,将头上汗珠轻拭。

    “今日我要去邺城拜见李大将军,听说你们也要去邺城,正好顺路。”青年飞身上马,将长剑系于身侧。

    其实他和殇儿南下,只是为了达成姜圣人的嘱托,至于邺城,也只是顺带逛逛,没想到却是能有人同路。

    “好,我们走。”天昊并没有进车内,而是将剑刃放在车前,坐在车沿上,挥舞长鞭,向着邺城而去。

    凉城距邺城也不过十里,马车走的缓慢,也不过是一个时辰,就到达邺城城下。

    邺城并不像凉城,城外却是有重兵把守,城外并不荒凉,树木繁多,将邺城包裹在内,倒像是一座树城。

    “大将军有令,马车进城,一律要进行盘查!”说着城前的士兵手握长矛,向着城外排着队的马车走来。

    “内人还在休息,不便打扰,还望官爷多多包涵!”说着,一名富商将一大块银子塞在官兵的手中。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官兵也是笑笑,便没有盘查,给马车放行。

    “你,快下车,接受盘查!”士兵用长矛敲打着车窗,殇儿也是惺忪着双眼从车内走出,跳了下来。

    “咱们到邺城了!”虽然士兵敲击车窗让天昊极为不悦,但看到殇儿从车内走出来,也只能将不悦暂且压下。

    “还要盘查车内!”士兵却是得寸进尺,将手中长矛伸向车内,向着被褥狠狠刺了一下。

    如果说现在天昊稍有不悦,那么顾北寰便是异常愤怒。

    “干什么?车查都查了,还想怎样?”顾北寰侧身下马,将长矛牢牢抓住。

    “你?”士兵想要将手中长矛拔出,奈何竟然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一群士兵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人开口,胸前却是有一红色勋章,显然是一群士兵的头。

    “他们不想接受盘查!”士兵开口,脸上却有一丝得意。

    “这进城盘查,是城主大人的意思!你们难道想违抗?”为首士兵却是微怒,将腰间佩刀拔出。

    “刷~”顾北寰手中利剑轻拔,长矛微震,摆脱士兵掌控,向外飞射而去,径直插在城墙之上。

    “你?”

    “怎么,这就是你们邺城待客之道?”说着,顾北寰从腰间掏出一枚木佩,虽然是木制,但木佩之上大大的“牧”字却是显眼。

    城主执政,将军执兵!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可能只有城主一人,但这邺城却是有两主,说是两主,却是以将军一人独大,所谓城主,只不过是京城召书上的虚名,只起监管作用,最主要还是监视将军。

    如果说城内军民不知城主是谁,还确实有可能,如果说是不知大将军,触怒将军,就是有九个脑袋都不够杀。

    “牧~牧山令!”看见牧山令,士兵先是震惊,而后便是惶恐。

    “拜见大人!”士兵头头颤颤巍巍,立刻将手中佩刀缩回,俯下身子,大声呼喊。

    “拜见大人!”城门外顿时安静了些许,一群人跪拜下来,向着中央的马车俯首,人群中却是有一人微微抬首,望着马车之下的女童,嘴角微微扬起,却是阴森。

    “北寰,还是算了。”天昊上前劝说,顾北寰也只得作罢,再次上马向着城内走去。

    “殇儿,上车!”殇儿回了车内,将窗门紧闭,少年驾车向着城内走去。

    “哎~,差点就惹下乱子了!”士兵头默叹。

    “刚才是谁查的车?”

    “完了!”查车的士兵顿时瘫坐下来。

    ……

    邺城城内楼阁林立,大街之上叫卖声不断,确实热闹,脚下是石板,马车也是走的快了些许。

    “昊,我先去拜访将军,过几日你们安顿下来,我再来与你畅饮!”虽然北寰年过二十,比战昊年长四五岁,却是显得异常客气。

    “好,那我先带着殇儿去找个住处!”说着两人分道而行。

    向前有茶楼,身后有亭台,这邺城也是富庶,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更恍论在荒原呆了十六年,只见过三人的天荒少年。

    “卖糖人喽~”一名小贩挑着扁担,前后两个木箱上面有几个小洞,洞中插着竹签,上面是各色各样的花纹糖做成的形状,看起来甚是诱人。

    “哥,我想吃糖人!”殇儿走出车内,盯着车下的糖人,不禁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啊~”天昊先是一懵,却是下了车,向着商贩走去。

    “来一根糖人!”天昊口水都快流了下来,在荒原吃了那么久的粥,偶尔见到这种稀罕物品,也是口馋,说着便要拿着糖人离去。

    “你~你还没给钱!”商贩不悦,不知是先天口吃,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人,说话都变得结巴。

    “钱?”

    “一根糖人一文钱!”

    “给~”殇儿从车上跳了下来,将手中的两枚铜钱放在商贩手中,随意抽了一根糖人,便上了车,脸色却是绯红,显然是异常尴尬。

    这隋地,是用铜钱作为交易,还有白银,黄金,换算却是简单:一两黄金兑换十两白银;一两白银兑换一千文铜钱,不知钱为何物,恐怕天底下不止天昊一人,但隋地,可能只有这一人!

    “……”天昊也是上了车,进了巷子。

    巷子前标语之上却是有五个大字:扈三十六巷,巷子虽然看起来并不贫寒,但巷子之中却是住户稀少,偶尔有一两家住户,有的却是一家都没有,巷子却是异常深,马车也是走了好久才到了一家客栈。

    客栈门房紧闭,门面看起来并不残缺,倒像是新的梨木,虽然有灰尘,蛛网缠绕,但却毫不影响这是一座上等客栈。

    两人下了马车,推开房门,房内却是一尘不染,显然是有人打理。

    “有人吗?”殇儿轻呼,声音娇柔,好似绵绵之乐。

    “谁啊?不知道这扈三十六巷闹鬼,还往这里跑?”楼上下来一人,穿着宽松的衣袍,头发束起,看起来甚是精干,眼神却是浑浊,听声音浑厚,显然是男音。

    “闹鬼?”听到鬼字,殇儿却是背后发凉,毕竟是女孩子,对鬼神之说却是有所信。

    “人都不怕,还怕鬼?”天昊却是凛然,荒原呆了十六年,听都没听过有鬼,还能怕?

    “好胆识,这房子就租给你们了,至于房租,随心!”说着,便再次上了楼,不再过问两人。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从今以后就要开始日更两章了,希望各位能点个收藏,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