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七章:月圆几时成殇
    .

    青年对这一切,好似早已看淡,静静等待着弯刀落下。

    “锵~”并没有听见人头落地的声音,而是刀剑碰撞,弯刀的轨迹擦着青年的耳边落下,一缕细发也随之飘落。

    剑虽然破旧,但划过盔甲,火花飞溅,却是将其切开一道,胡兵首领的腹部却是有一股热浪翻涌。

    “杀人屠城者,死!”少年并不害怕,将身后的女孩纤手轻握,那股凛冽的杀意沸腾,向着其他胡兵挥砍。

    “哒~哒~哒~”依稀听见铁骑奔走的声音,城内的胡兵顿时惊慌不堪,如此大规模的兵马出行,除了邺城的那位大将军,可能胡兵再也想不到他人。

    “坏了,李牧来了!”胡兵纵使再擅长在草原上战斗,也终究是寡不敌众,此次屠城,并不是大单于指使,显然只是胡兵首领一人擅作主张,虽然隋都摇摇欲坠,但是边夷蛮荒毕竟是小国,大单于又怎能蠢到与大隋开战,即使是边邑小城,毕竟也是大隋的疆域。

    “是你,破坏了我的计划!”胡兵首领并没有将责任归于己身,而是将所有的怨恨都记在少年的身上。

    “草原男儿们,你们怕吗?”

    “不怕不怕,杀杀杀~”

    “那好,将这个破坏我们计划的臭虫踩死,祭旗!”

    “杀~”一群人红着双眼,向着三人冲来。

    “咻~咻~咻~”三支箭矢破空而出,正好射中最前面的三名胡兵,由于惯性,三人在中箭那一刻,还在向前俯冲着。

    “李牧!”胡兵首领将弯刀握紧,牙齿紧咬。

    “小小胡兵,胆敢犯境!”大将军将手中巨弓交于身旁士兵,侧身下马,向着胡兵首领走来。

    “若非你人多势众,我们又企会惧你?”

    “好~好~好~”李牧每向前一步,身旁气流流速提升数倍,空气仿佛受到巨大的压力。

    “你……你有如此实力,却甘于为隋帝镇守边境……。”说着胡兵首领口中溢血,胸腔向下凹陷。

    “能死于李~无~”

    “噗~”还不待胡兵首领将话说完,就已经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吐血身亡。

    “给我将这群胡蛮绑了!”大将军之令又岂能怠慢,一群士兵冲上前去。

    “屠你一城,损我百人,但能让你隋知我胡兵之强,草原男儿何曾畏惧!哈哈哈~”所有胡兵尽皆自刎而亡。

    “………”虽然整日练刀,但如此场景,也确实让人一阵呕吐,少年背过身去将身后殇儿眼睛轻捂,而后看着身后青年!

    青年重伤,脸色惨白,似风中柳枝随风摇曳,家中亲友尽被屠杀,这种现实落在一个归乡的人身上,又是何种悲,何种伤?

    皮肉之苦落一身,怎及千里奔赴归,梦惊断,空留一身愁(仇)!

    “你叫什么名字?”李牧开口!

    “曾经之名已没,北寰已死!”可能在归乡之时,看故土已没,家人下落不明,心早已经随他们而去。

    “我名屠胡!”青年将手中长剑轻弹,那坚硬无比的长剑,竟然从中间直接斩断,整个人好似直接顿悟一般,远处墙壁上的剑鞘瞬间与斩断的剑柄相合。

    “血腥的姓,普通的名,但却是最能体现你此时的心境!”

    “一朝入虚合,也算是修炼一途根基初定!”

    “你我皆与蛮胡有世仇,也算是同病相怜!你可愿与我一同征战胡蛮?”

    “三日之后,我自会上邺城拜访将军!”

    “好!这是牧山令,若他日至邺城,可持令找我!”大将军率领军队转身出城去,身后士兵随行!

    “将军,这虚合境纵使在世内都数不胜数,邺城之中也是繁杂,为何将军偏偏招收此人?”开口之人正是李牧得力干将吴钦。

    “虚合!”李牧笑而不答,却是将马鞭轻扬,马儿开始奔走,手中巨弓成满月状,箭矢飞出,向着前方一只野兔射去,正中野兔脖颈!

    “咻”苍穹之中,一只猎鹰俯冲而下,利爪将野兔揪起,锐眼轻瞄拉弓之人,好像并不害怕,双翅轻震,再次高飞!

    “将军,野兔被鹰叼走了!”吴钦再次拉弓,弓已成半月,欲将苍鹰射下。

    “罢了,我们本就抢了鹰的猎物,还将它射杀,又和胡蛮有何区别?隋帝不识将才,自有伯乐!”说着大将军将箭矢按下,微微一笑,显然心中却是欣喜。

    “伯乐?”吴钦默语,隋帝为稳固帝位,削弱边疆守将兵权,却是让人心寒,这伯乐?是反帝之人,也不能妄加猜测,只得跟随将军向邺城而去。

    ………

    凉城内,顾北寰看着这荒废之地,本应是异常热闹,虽然并不繁华,但却是他最温馨之地,现如今,故人别离,故地被烧,遍地是血腥味,虽然胡兵已死,道是人死不能复生,也只能节哀顺变!

    “大哥哥,别难过了!”殇儿却是懂事,虽然从小记事开始,就是师父陪伴,未曾见过爹娘,可不知为何,却是双眼含泪,将双手轻搭在青年手臂之上,异常痛心。

    “……”北寰沉寂良久!

    “我妹妹要是活着,也该像你这么大了!”青年将殇儿双手紧握,感受着这最后的一丝温存。

    “如果~~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当你的妹妹~”殇儿臻首,小脸微红,却是直击青年心房。

    “啊~”青年内心的痛苦彻底爆发,跪拜下来,撕心竭力的哭喊,不知是喜是忧!

    城被毁,虽然未见家人尸首,家中老母手无缚鸡之力,但多半是凶多吉少,父母不知去向,小妹多年前失踪,现如今突然多了一个妹妹。

    青年缓了片刻,将城中尸首埋于城中,却是让死去的人落叶归根,算得上是自己为这些同城之人所尽的最后一丝绵薄之力。

    ……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天已经渐渐变暗。

    黄昏中,两人坐在城外燃起的火堆旁,各有所思。

    “不知师父现在怎么样了!”殇儿托着下巴,抬头望着天空高挂的满月。

    “可能也在望月思念殇儿吧!”少年轻语。

    “我这小徒儿,才离开一天,哎~”荒原之上,姜圣胡须微扬,嘴角好似感觉一阵嘶痒,打了个哈欠,放下手中棋子,向着窗外望去。

    “听闻南蒂北上,我倒是有点担心,而且就在邺城!”任天绝开口。

    “你是说鬼魅叶南蒂?”

    “你知道此人?”

    “也是有一面之缘!”姜圣却是听说过,上次游历至南疆,听闻有人下毒暗害南疆国主,调查数日却是没有任何结果,后来南疆巫师在南疆皇宫竟然发现了鬼魅叶南蒂才能调制出的“鬼雏叶曼七星香”,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出现在隋国邺城!

    #兄弟们,从今天起开始日更了,签的有点突然,没有存稿,只能每日加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