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六章:北境凉城多凄凉!
    .

    清晨,雾气有所下降,太阳从天边爬了上来,屋外两人早已是伶仃大醉,身旁酒杯也是随意摆放着。

    “一刀,两刀,三刀……”少年也是早早起床开始今天的修炼,用剑刃挥砍着。

    虽然草屋有些许破旧,但屋内大锅却是不差,殇儿也是早早起床,开始生火做饭,虽然不是第一次做饭,但生火却是麻烦,弄的屋内烟雾缭绕,殇儿被烟熏的多次从屋内跑出来,嘴角还有一团灰滋,显得异常滑稽,但做饭的动作确是娴熟,将白米掏洗干净,待水烧开,将淘好的白米放入锅中开始焖煮。

    “咳咳咳!”少年也被这烟味熏呛的不行,将剑刃扎在草人之上,向着屋内走去。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殇儿显得异常慌乱,但手下却是没有丝毫停滞,端着一瓢水在屋内来回穿梭着。

    “啊~”少年刚入门,与殇儿碰个正着,瓢中的水撒了一地。

    殇儿一声尖叫,却是将屋外的两人吵醒,老者却是闪身到达殇儿身侧,青年也是随后就到。

    “殇儿~”

    “师父,我把水打翻了!”殇儿显得异常拘谨,好似做错了什么大事一般。

    “翻了就翻了,一瓢水,还能有我们殇儿重要!”老者却是对殇儿一脸关怀。

    “这水就不重要了,水在荒原之上却是难找!加上南边闹了瘟疫,这水源实属匮乏。”

    “那你还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你说南方闹了瘟疫?”老者不再与之争辩,而是认真问道。

    “那还能有假,听说死了好多人呢!”

    “此话当真?”

    “你专注于登圣,遭遇天劫,也就是你渡劫的这几日。”青年却是撇嘴,对这一切毫不在意,世人皆认为他是魔头,死再多的人,也不可能对他这天荒有一丝威胁,死了也好,免的让人厌烦。

    “坏了!”老者手指来回拨动,仔细盘算,不曾想比自己料想的还要严重。

    “殇儿,走。”说着老者便要带着女童离开。

    “你还是让他和殇儿一起去吧,他也在这荒原呆久了,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也好!”青年指着少年说道。

    “他?”老者迟疑。

    “你还是在这荒原陪我下棋喝茶,岂不快哉!”

    “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该放下包袱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况且你这圣人劫没个三年五载是过不了,还是由他们去吧!”

    “这是九天散,能缓解疫病!一直向南,见到患有疫病的人,可给他们医治!若是不能根治,这里有九曲银针,我传授你医治之法。”说着,老者将在少年耳边轻语,从腰间掏出一破旧残卷,送到少年手中,少年接过残卷,却有一丝迟疑。

    “怎么,不想去?”青年反问。

    “不想去的话,那你就在这荒原呆一辈子!”青年转过身去,不再理睬少年。

    “好,我去!”少年恍惚了半刻,去收拾行李,也没什么东西,就是几件破布布丁衣裳,比身上的那件稍微干净些,还有那柄看起来有所瑕疵的破剑,而后两人在姜圣与青年的目送下出了荒原。

    从荒原一直南下,便是隋朝边境凉城,此处却是荒凉异常,如果城门上没有木质的匾额,可能不会有人认为,如此荒凉的地方,竟然会是一座城池。

    城内并不繁华,小路甚是泥泞,刚刚下过一场雨,些许泥土粘连在车轮之上,不难想象此处的贫瘠。

    这样一个边疆小城,纵使不繁华,但至少有叫卖的该是,但此时的街边却是狼藉一片,每一座房子,都是大门敞开,还有些许房门耷拉着,好似多少年没住过人一般!再向里,依稀能望见熊熊火焰燃烧,从城内向着城外蔓延,木质的房屋并没有燃尽,冒出股股白烟。

    两人坐在马车之上,向着城内走去,却是空无一人,。

    “救~救~救我!”一个狭小的巷子,伸出一只枯黄的双手,手上并没有一缕哪怕是一丁点的肉,如果不是抬着手,可能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活人,倒像是一具枯骨。

    见状,两人急忙下车,向着巷子中跑去。

    “老伯,老伯!”

    老伯的背脊之上有一道剑痕,鲜血还没凝固,看来应该是新伤!老者的两三个字,却是带走了他的最后一丝生息。

    两人望去,巷子中央有两道狭长的浅坑,坑中两道血痕异常明显,巷子中传来阵阵刀剑碰撞的声音,虽然不太明显,但却是传入两人的耳中。

    “走!”少年带着女童向着声音奔去。

    刚转过小巷,就看见一群手握马刀、身披战甲的胡兵将一男子团团围住,男子脸上沾满灰渍,嘴角有血迹滴落,轻咳一声,血沫子夹杂着嘴角的泥土飞溅,左腿微曲,右腿跪伏在地面上,双手紧握长剑,如果不是有长剑支撑,可能早已经倒在这满是尘土的地面上,显然是受了重伤,男子身后,无数的头颅堆积成山,鲜血夹杂着泥土混杂着,残肢随意摆放,让人看了不忍一阵翻涌,只能用一个字形容——惨!

    “若是你们不做无谓的抵抗,这凉城又怎会被屠?”胡兵调侃,却是正中男子痛处。

    “杀人者,以命偿之!”男子嘴角抽搐,显然是承受了巨大的痛楚,扶着长剑缓缓站了起来。

    “现在你觉得有能力杀了我们?能为那些死去的百姓报仇?笑话,隋帝昏庸,任用奸佞,帝都之中人心惶惶,连帝都都摇摇欲坠,又岂会在乎一个边境小城!”为首的胡兵冲上前去,并没有挥刀,而是一脚踹出,将男子踹出数丈远。

    “哧~”男子背部与地面摩擦,划出一道深深的印痕,背部鲜血直流。

    “还是赶紧将他杀了,回草原复命,若是让大单于发现,那可是杀头的大罪!距这最近的可是邺城,李牧这几日可没离开邺城半步,若是李牧前来,就更糟了!”身旁的一名胡兵开口。

    虽然这凉城并不富庶,况且是边远小城,并不起眼,被屠城,可能帝都之中并不会有人过问,但距凉城最近的邺城却是上任隋帝任命的镇北大将军李牧镇守的城池,李牧大将军与这群荒野蛮人有世仇,但凡遇见李牧的胡兵,无一不胆寒。

    “李牧,倒是难缠!”说着胡兵首领将手中弯刀擦拭,寒刃闪过,向着男子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