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五章:初相见,长笛素衣封画
    .

    “我要回去了!”少年走到车轮旁,将女童扶起,用手轻抚其脸上灰尘,那稚嫩的脸庞上丝丝粉尘,难以掩饰其娇容,素衣之下略露白皙之肤,再过些许年华,定是倾国倾城之色。

    少年呆滞半刻,目光稍移,看了看车上男子,满脸紫气,稍有雷霆滋显。

    “若姜老未渡过这劫,你可以来荒原之上的草屋旁,到时候我送你离开这荒原。”少年转身便要离开,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不知是在做着决定,还是想着何事,拳微握,微微叹气。

    “算了,这荒原之上多猛兽,放你一个人,也终不是办法,现在姜老应劫,无暇照顾你,你还是跟我一起回草庐吧!”说着少年转身,轻牵女童素手。

    “不,师父还在这,你带我们一起离开吧!”女童有一缕哀求之意,双眼眨巴着,水灵的双眼让人不忍怜惜。

    “一起!”少年隐隐作难,收留一个,都不知家中脾气怪异的青年男子是否会同意,带一位奄奄一息,随时可能丧命的圣人,更是难上加难。

    “我师父不用你们照顾的,师父醒了我们就马上离开。”女童看了一眼姜圣,再次苦苦哀求。

    “哎,姜老还是我背着吧!这马都跑了,还怎么走。”少年一阵无语,看着地上炸开的碎片,说着便要背着姜老起身。

    “不不不,我的马可听话了,它一会就回来!”说着,女童拿起手中长笛,伴随乐音响起,原本在远处吃草的大黑马一路狂奔,向着乐音之处而来。

    “咴咴。”伴随一声长鸣,黑马出现在女童身旁,女童手握长笛,站于烈马身侧,若画中之人。

    她轻轻抚摸,随手抓起一撮荒草,马儿好似撒娇般,来回蹭着。

    “黑龙!”龙,本是传说之物,与一匹马联系在一起,让普通的马也便有了一股圣意。

    马儿很是听话,走到马车旁,等待着女童将车绳套上,女童虽然个子有点矮小,马儿低下头,女童蹦跳着将马缰绳套上去,看起来,有点别扭,但并不影响此时的意境。

    “走吧,上车!”女童转身拉起少年,便要上车。

    “我,还是不了吧!你们坐着,也不是太远,走路就行。”少年看着这露天马车,摇摇欲坠的车底,竟有一丝怯意。

    “嗯!”女童重重点头,架着马车跟随少年一路前行。

    荒原本就秃瘠,加上雨后,显得异常寒冷,女童在这露天的马车上来回搓着冻僵的手指。

    路并不长,但却是陡,来回颠簸,但裸露的车板上的身影却是毫不动摇。

    “天挺冷的!”少年询问,将身上布衣褪下,送在女童手中。

    “我,我不冷!”虽然冻的双手发紫,但女童还是倔强说道。

    “披上吧!”

    女童再次想要拒绝,看着少年那坚毅的眼神也暂时放弃了想法,颤颤巍巍,将布衣裹上。

    “我在荒原呆了十六年了!”女童看似惆怅,抚摸着手中破损的剑刃。

    “啊!十六年,那你不觉得枯燥吗?”女童眨巴着眼睛。

    “我有我的刀,并不觉得,可能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但是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少年望着天边,那千里之外,不知何等繁华却难以到达的地方。

    “我去过都城,还是师父带我去的,哪里的人很多,还有很多好玩的,师父说如果这次荒原之行结束,就带我去都城久住。”女童再次看向车上老者。

    ‘我从记事起就没有名字,只知道我姓‘战’。自己起名天昊!’

    ‘师父一直叫我殇儿,至于名字,从师父救下我的那一刻,我就没有名字,师父说救我时,我的身上有一枚香囊,上面纹有一字,那便是‘殇’。’

    “殇……”

    “前面就到了,家中还有一个人呢,脾气可能会有点怪。”一提及家中的那人,不禁让少年头疼。

    “他是你父亲?”女童有一丝疑惑。

    “不是!”少年低声说道,显得异常谨慎。

    “这么晚才回来,明天是不想练剑了?”青年呵斥,好像并没有看到少年身后的马车。

    “这就去,这就去。”少年急忙回应,本来还想再和女童聊聊,却被青年再次打断。

    “嗯?还不快去!”青年微怒,见青年今天有点不对,少年也不多问,赶紧进入草屋内。

    “老头!睡了这么久,也该醒醒了。”青年微微抬手,草屋之中飞出一柄钝剑,越过车上女童,直击老者面门。

    本以为钝剑会将老者一剑刺穿,没想到钝剑发出阵阵轻吟,停留在空中,难以前进分毫。

    “咳咳,早醒了,没想到刚一醒来就要打打杀杀,这真像你的做事风格。”老者睁开双眼,虽然脸色依旧青紫,但却是活生生的盘坐着。

    “殇儿,扶我下车,去会会我这好友!”真的让人难以想象,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和看起来二三十岁的青年竟好友。

    “啊!师~师父!你醒了。”少女惊呼,将老者搀扶着下了车。

    “你这魔头,都十多年了,还是没变!”

    “和你这天下人尊称的圣人比起来,我还是没有一点点变化!”

    “圣人?在你的眼里,那还不是虚名一般!”

    “那至少对天下人有用,不像我这魔头一般。”

    “成魔,却是潇洒,不用顾及世俗!”

    “但我是魔,为世间所不容!”

    “世间并无正与邪,你是魔,我是道修,但我们却是好友。”

    “哈哈哈……”青年的笑声直彻天际。

    “我这可是珍藏了多年的碧山雪莲琼浆!都等了你十年了!”青年一挥手,屋内飞出一竹制桌凳,落在两人身前。

    “请!”青年将酒斟满,隔空送到老者面前。

    “这闻起来还真有雪莲的那股清香。”老者凑在鼻子前嗅了嗅,嘴角的胡须微微扬起,抿了一口。

    “好~酒~”

    两人相谈甚欢,直至深夜,老者挥手,示意让殇儿下去休息,殇儿也很懂事,自行进入草屋之中,关上了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