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尘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道荒行 > 第四章:菩提引风波!
    .

    女童将身体蜷缩一团,不是荒原天冷,而是深深的恐惧。

    “将菩提子交出来!”一黑衣男子恶狠狠的盯着女童,吼声中略带威压,显然这次劫车,是他一手策划。

    “只要这颗石子不丢,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师父都会第一时间前去救你!因为它,就是你的命!”女童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位老者的身影,她将手中一颗冰冷的石子握的更加紧了。

    这一次,师父并没有出现,更准确来说,是在她身边,但却没有来保护她。

    “你不要祈求你的师父出来救你,他已经死了,并且就在车内,不信你自己去看!”黑衣男子再次喊了出来,说着向车前走去,便要挥刀斩开车门。

    “你骗人,你骗人,师父是圣人,根本不会死!”不知是从何而来的力量,让如此幼小的女童能将一个手握兵刃的男子推开数丈远。

    “菩提子就在她身上!给我搜。”男子眼神炽热,若虎狼扑食一般,盯着女童。

    能让一个女童有如此力量的,只有世间奇物,那便是菩提子。千年圣人万年子,这里的子,便是菩提子,至于来与何处,并不可知,但其功效却是异常强大,寻常之人,将之佩戴在身侧,便可延年益寿,算是暴殄天物,其对于修道者更甚,一子满堂皆圣,并非虚言。

    “杀了她,菩提子就是我们的了!”

    “菩提子,是我的!”

    “我要成圣!”

    “我就要是圣人了!”

    一群人扬起手中兵刃,向着女童飞奔而来。

    女童若狼群中的羔羊,慌乱之中撞在车轮之上,马车竟然向四周炸裂开来,马儿受到惊吓,脱离马缰飞奔出去。

    姜圣正坐于马车的底板之上,面如死灰,不见一丝生机,见状,女童也已经彻底呆滞,泪如雨下。

    “师父……”女童嘶声竭力哭喊。

    一群人的剑刃向着女童砍去……

    “一群废柴,真是碍眼。”不知何时,一少年早已出现在马车旁。

    少年手提破损的刀刃向前挥砍,一刀,首当其冲的男子没了生息,由于惯性,倒在女童身旁,双眼瞪得滚圆,身体还在抽搐。

    “让开,我们只是想要菩提子,不然连你一块杀。”好似死一个同伴,并没有影响他们送死的决心,依然向前冲着。

    “照顾好你师父!等我砍了这群废柴。”少年回首安抚女童。

    “嗯!”女童重重点头,对少年颇为相信。

    一时剑刃交锋,在少年眼中,一个个活生生人,竟然被当成了草人,每一刀落下,都有鲜血喷涌,雾气之中夹杂着鲜血的腥味,甚是难闻。

    “饶命,饶命,我还不想死!”

    “既然你视他人性命如草芥,就要有以命偿命的觉悟。”刷,一刀略过,又一颗人头落地。

    天地忽暗,不知不觉中,天空好像降下一座大阵,一时间空中乱石纷飞,战阵之上一人影浮现。

    “嗯?”少年并没有慌乱,而是站在原地默默看着。

    “小子,坏我大事!”隔空传来一缕声音,好似一棒槌直击少年心魂,让他一阵踉跄,口中一甜,差点昏死过去,要不是手中有剑支撑,恐怕早已经重重摔倒在地。

    “拜见牧师!”一群人拱手作揖,甚是虔诚。

    牧师,本是草原放牧之人,因天道眷顾,入修炼一途,后在荒人灭族之后,与隋交好,得一席之地而生。

    “一群废物!”乱石所过,原上黑衣皆陨灭。

    “真是狠毒,连自己的手下都不放过!”少年唑口。

    “你杀,还是我杀,结果不都一样,不能成事,那便是废物,那便可杀。”

    “你好像并不急着杀我?”

    “唯一能阻碍我的姜圣已死,你们认为还有谁能阻碍我?”

    “那可未必!茫茫天下,却无一人敢自称无敌,蝼蚁虽小,但入蚁穴而死者,不计其数。”

    “你认为你能杀我?”

    “不能!”

    “那便交出菩提子!”

    “也不能!”

    “那便杀!”阵法运转,空中巨石落下,好似要将少年碾成霏粉,巨大压力之下,少年双腿弯曲,抵抗这股巨力,由于刚下过一场雨,地表比较酥软,在这巨力之下,缓缓陷入软泥之中。

    “我就要死了,你还不出来吗?我可不想被废物杀了!”少年大吼。

    “真是烦人,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青年好似并没有对少年惹祸有一丝震怒,只是觉得少年“废”。

    “哎,浪费这一杯茶水了,真是可惜!”草庐旁的青年盯着茶杯,将茶水抿干,将茶杯缓缓放下。

    “剑来!”一柄黝黑色钝剑悬浮于空,微微吟叫。

    “去!”黑色钝剑飞出,空气好似被切裂一般,发出阵阵音爆,而后钝剑一闪而没。

    “怎么还不来?要交代在这了!”少年心中一阵无语,就是出来凑个热闹,没想到把小命交代了。

    “嘭!”钝剑刚好落在战阵中央,剑落之时,一阵阵气波翻涌。

    “谁?”阵上青衣男子怒吼。

    “还是赶紧滚回你的草原放牛去吧,就这点道行,也敢出来丢人现眼!”钝剑拔地而起,带起些许软泥,向着天空飞去。

    “结阵,风石成!”风石交杂,风成气墙,石成盾,将牧师牢牢包裹。

    “小道尔,蚍蜉岂能撼大树?破!”仅仅一剑,气墙风盾堙灭,钝剑速度稍减,正中牧师左臂,顿时血肉横飞,牧师也是飞了出去,重重落地,向后滑翔,留下一道鸿沟。

    “你是,魔?”牧师脸色煞白,一脸惊恐的看着钝剑。

    “废话真多,还不快滚!你是想让我一剑送你去冥府赏花?”草庐旁的青年一脸不耐烦,满脸俾倪,将钝剑收回。

    “谢不杀之恩。”说着,牧师摇摇晃晃遁空而去。

    “忙也帮了,你难道也想去赏花?”

    “这就回,这就回!”少年轻语,也是不敢怠慢,不知青年是否听见前面所说,再次将茶杯端起,头也不回,没入草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