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8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原创文章

泥瓦工

泥瓦工

今天起的大早,因为工地开工很早。

其实我以前就干过工地上的活,这次我是自己主动去的。昨天就跟工头说好了工钱,听说这工头很有信用的,工资给的很利索。

我换了身比较宽大结实的衣服,洗刷完毕,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不是我的习惯,我的父亲是有这个习惯的,他还会习惯性的点一支烟,叭嗒叭嗒抽完就骑着我家那辆老式的有横梁的自行车去工地了。

我在小县城租的小房子,离工地很近。我找了个帽子挑在头上,是大红色的,听人家说很吉利。其实也是我怕晌午时分会热,我父亲从来不戴帽子,他说不习惯。所以他的脸晒的特别特别的黑,村子里边的人都取笑他说去演包公都不用画脸,贴个假弯月就行了。

我的工作是给泥瓦工送砖和打好的混泥土,工头也是个泥瓦工,跟我们一起干。我们就是给人家修三间砖瓦房,量也比较少。一共六个人干活。我的父亲也是一个泥瓦工,但他的水平不太好,人家给他的工钱比一般的泥瓦工都少。

工头给我安排好了活,我便提着铁锹卖起力来。和我一样给泥瓦工送料的还有两个妇女,我们把这种工作称为“小工”。现在在我们这农村里妇女当小工很普遍,孩子接到城里读书,夫妻两人便都在工程队打工。农忙时间就请假回家饲弄庄家。老人一般留守在家,所以现在的农村里没了青壮年,没了妇女,也没了小孩。就一群老人徘徊在村里村外。村子暮气很沉。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上午活比较重,好的是西北的早晨这个季节还是比较清凉的。五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一些他们自己的笑话或者故事。我比较寡言,一直埋头干着活,或者忙里偷闲拄着铁锹发会呆。我的父亲也比较寡言,不知道会不会和他的工友一起扯淡。我细想还是不会吧,父亲可能会和我一样拄着铁锹或拿着工具,听见别人说笑了,便一抬头,一抹汗,嘿嘿憨笑一声,有埋头干活去了……

中午我随便吃了点东西,懒得休息。父亲每次都要睡个午觉的,父亲回家的时候会脱下那身标志着自己职业的泥巴衣服,换身还算干净的衣服。就骑着那辆吱吱呀呀不断卖唱的自行车回家了。吃完饭就躺在床上雷打不动了。

我给我倒了杯热水,因为上工时间到了。我母亲每到父亲上工的时候会老早凉一大杯茶水。父亲走的时候就挂在他的自行车上,也不和我们打个招呼就出门了……

下午太阳晒的要命。太阳晒的越辣,泥瓦工干活的时候就会越快。工头跟正在洗澡一样,汗水哗哗的流着,但手里边的家伙什越使越快。我送砖和石灰也得赶着送。墙头上的泥瓦工,一抹灰,一提砖,再用瓦刀敲两下,撩起衣服擦一把汗,偶尔看一眼火辣的太阳,又继续重复着这个动作,似乎会永远重复下去……

父亲晚上赶工回来,母亲盛上做好的饭。

父亲好喝酒,就是酒量比较小,易醉。醉后父亲老哭,他会想起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我的爷爷奶奶走的挺早。也就五六十岁,爷爷是因为病了,奶奶身体一直挺好的,可爷爷走了奶奶就跟着走了。父亲醉了以后经常喊爸妈。我和母亲就给灌点热水,擦擦脸,然后就得像哄小孩一样哄着睡觉,不过睡着以后就好了……

我上了大学以后也特别喜欢喝酒,每次想喝醉,可是每次都醉不了。后来我知道我不是醉不了,是我的心太硬,把自己裹的太严实。就像和我已经相处了两年的舍友还不知道我的父亲已经故亡……

父亲走了,在他还是个泥瓦工的时候。

今年是父亲走的第四个年头。我大学也接近尾声了,我没去外面做兼职,我想好好怀念我的父亲。

四年里我不是不想念,我给自己灌完酒我都不敢去想念。不是我不想念,是我怕我想念了,你会牵挂想念你的我。我怕我想念了,我会失去生活勇气。我怕我会不成人样!

天黑了,我赶回租的房子,自己做了口吃的。手心里的老茧上又起了水泡,我没敢去挑破。

泡了会脚,我现在想沉沉的睡去。

明天我还要去赶工。

晚安,我的父亲……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wenzhang/yuanchuang/67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