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3跨尘文学网 > 诗歌 > 诗歌散文

海浪·纪念碑·耸立的铁索·十月

海浪·纪念碑·耸立的铁索·十月

海 浪

手臂,滑落多少风雨;脚下,踏过多少世纪;传说,沉甸甸的和三叶虫、恐龙凝成化石;故事,明亮亮的与冰川纪、新生纪固为琥珀。它,依然忠于原始的单纯,初恋的虔诚-----扑向棕榈树沙滩,扑向山峰平原,扑向鲜花烂漫的大地。

有时,它很痛苦,痛苦得发狂:伟大而纯洁的爱情,耗尽它热能,撕裂它肉体。

有时,它很幸福,幸福得啜泣:庄严永恒的爱情,给予它活力,滋养它健美。

有时,它很内疚,内疚得低语:朴素崇高的爱情,给予它反省,督促它自责。

哦,无论怎样、无论怎样,胸中只有一颗磐石的心,凌空挥舞雪白的旗!

坚定,是爱的多层次空间,归于大同的虹桥,是爱之痛苦与幸福的平衡器。

相信对方,就是明智的了解自己。

海浪的追求……人的追求呢?

矢志不渝!

纪念碑 优美散文www.kuachen.com

在人们走向你的道路上,青草不再生长。

铅云低垂,硝烟弥撒。

滴血草尖上,雄浑魂灵联决飞翔,

岚烟氤氲中,凸现突立万千意像。

沃野千里断戟折枪,金戈铁马那烽火扶摇仍书写,

怒涛万倾樯橹帅旗,银鼓洞箫这伟岸傲立叫理想。

树欲静而风不止,谁说信仰也能搞禅让?

你舒展的眉宇,是一片蔚蓝的天空,常让和平鸽盘旋于我们梦乡,

你宽厚的额头,是一个雄浑的战场,常有生死之博的撕杀声在耳畔轰响,

你凝视的眼睛,是一首无字的诗歌,命运交响曲的恢弘指引我们的方向,

你紧抿的嘴唇哟,是一座深邃的庭院,

风风雨雨中,我们都看见那洒落的鲜血,奔赴的身影些微的遣憾和莫大的荣光。

过去的叫历史;今天的叫现实;明天的叫希望!

你是时代枪口上那三点一线的准星,永远的瞄向生命之靶,让我和像我一样的人,成为子弹,成为创造,成为神话,在网络、新房、时尚的盛世华年中,沿着不变的弹道呼啸……

耸立的铁索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大渡河的弹雨,迸成一串感叹号,在一个苍翠的黎明,被敬慕凝固在半空,成为优美成为力度!

而无限的太空中,有一个亘古的声音在招唤……铁索呵,时时刻刻,仿仿佛佛,要拔地而起,要奋臂而起,在呼啸而起……

溶 于 宇 宙!

六十年锛锻,六十年磨砺,六十年奋勇,升起一个传奇,一种精神,一类气质。里面有多少波澜壮阔?多少荡人魂魅?虽然那染血的鹅卵石,早砌进了雄伟的三峡大坝;那闪烁的空弹壳,虽熔入了飞翔的卫星在天宇畅达……

谁说过去的,将会被遗忘?今天,只需要快节奏的流行金曲?

不!在我的生命扉页上,永远记着:共和国分娩时的痛苦,你我他懂事时哼的第一首歌曲;那成熟之际甜甜蜜蜜丰稔若秋天一般的收获;那初恋时时节懵懵懂懂纯洁如水晶般的痴情……

雨夜,蔬影摇曳,小屋拥被,望着儿子晶莹剔透的眼睛,我把这些讲给他听!

十 月

因丰富而深刻,因深刻而丰富。

一种光辉,从日落到黎明;一种热烈,从黎明至黄昏……

少年说:那天是五彩缤纷的未来;青年说:那天是忠贞不渝的爱情;

中年说:那天是稻花飞舞的收获;老年说:那天是缠绵入梦的甜美。

哲学家们在那儿讨论着世界,问题是;要改变这个世界!

让所有的作家、诗人、歌手,超越等价交换的障碍,站在十月的田野山岗上歌唱吧,

让所有的厌世者,玩世不恭者,跨越心灵的羁绊,站在十月的蓝天白云下敝开胸怀吧,

十月,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这个季节酿出的蜜汁有更多的甘甜;这个季节结出的硕果有更大的丰腴。

辽阔的大海里汔笛声声无数的般头劈波斩浪信号旗缓缓升上桅杆,

广袤的大地上歌声阵阵脚手架搭向高度朝着金色的未来婆娑起舞,

江河横溢峰峦迭翠星月呈祥平沙堆积成海岸线陆地耸成峰颠……

十月,注定被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选择,成为一切图腾的开端!

我们,在十月放歌……

跨尘文学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www.kuachen.com/shige/sanwenshi/67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