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0跨尘文学网 > 日记 > 心情随笔

晨起云来杂记

昨晚早早睡下,昏昏然,朦胧胧,如置身于似是而非、似有若无的早就开始虚拟着的一处处软软现实之境,一会儿是经年之前几世几劫爱恨公案一般的纠结与跌宕,一会儿又是脚下刚刚起步着的一些焦灼与忧虑,还有横斜里来了的红颜炫目的一些欲望阵阵撩拨,以及超形托魂于方化之外的一些自在悠然景象。总之,脑髓兴奋地转动,神经末梢抖颤着,毫无规则地涂抹四维空间中的一些往事,挤弄着曾经的轮廓眼目使之依稀再现,也细细密密勾勒着将要来临的未知,在肉皮与血脉之间夹缝中踟蹰与萌动,一丛丛嫩嫩的根根小芽芽剐蹭着最敏感的私处,几欲亢奋而呐喊---每每被来自于一直理智四体、操控六合的大脑皮层的强力给控制。

不能深度睡眠,几欲脱形的心魂在将去而未去、朦胧而清醒的隔界散漫游离,一些来自于意识异域与另类参照的闪光因子,在合闭着的双眼之前火星一般点点亮亮。瞬间似乎方才明白,秉烛夜游不得,良有以也。

醒来时,大概是东方鱼肚白了---秋日的此时,应该有太白高垂,珠光烁烁。预报说台风将要来临,慢慢缓缓的云遮风积,这卷涌激荡的预兆与地覆天翻的序幕会逼退唯美的浮现,会掩蔽诗画的壮锦。我明知这样简单的伸缩就里,但是还是不免习惯性地在楼宇夹道里抬眼东方----朝暾与彩光,实在是看不到的了,至于引人进入诗经之境的亘古蓝韵当空、太白星火流天,也是无踪可寻了。有是一定有,那是在云外之天了,在此时此地看不到,而只可以驰骋思绪,自我透视通感;倘若乘飞机于云海之上航行,看星垂茫茫,朝日将吐,那该是一种如何然让人心驰神往、与之同化的境界与情感啊。 跨尘文学网www.kuachen.com

我起来后,照例走在宽阔的去往湖边、江堤开阔处的街道上。

天上云与风在聚集着癫狂与肆虐,而若隐若现的有圆月的白色影像。我看得很清楚,一缕缕黑色的云丝与游风,在她圆圆的脸面上滑过,似乎那圆圆的,闪现出了几许对于过往与现在的顾恋、缱绻,而她似乎也看到了台风在海浪浊天的地方升腾、翻卷、掠过,看到了我这个正在都市一隅挣扎着行走出自己血泪藩篱的天涯过客,似乎也给了我同情的青睐与怜悯的施予---明明的有星星雨点落了下来,我恍然觉得,这是来自于月宫桂树下的甘露与琼浆,我膜拜受用就是了。街道上还没有高分贝的鼓胀与喧嚣,霓虹灯的闪烁恹恹瑟瑟,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独行与无顾的走在自己选择与周匝避开的清雅方圆之境。但是,我分明感觉得到,时光在我头顶云层与月脸上静静流过,在街道树荫与我漫行的脚步下悄悄溜过,在我方才浮想联翩、恣意纵横之间偷偷附着在我的肩头,偷偷地笑着我的星星两鬓而滑过。

湖边看湖看山。

映青山、青山倒映,看到了山上绿翠蓊郁的更顶端、更高处,黑黑浓浓的雨云在疯狂地翻卷过来。云的形态毫无规则地鼓涌上升,在似乎用巨大力量驱动的无边空域,任由自己的性情,无所忌惮地发散铺展开来,而我低下头,清晰地看到湖水明澈的底子上,黑色的水墨画卷正在动态地舒卷开,任是谁自己也不能操盘收拢的一场彻底连天的疯狂。在楼宇排列拥挤的空隙,在楼宇并举而无奈其力的更高的空中、更远的天际,我看到了黑色云层底下张开翅膀的一种奋起飞翔与驰奔遨游。那是东洋大海最深处来的一只大鸟,在飙风突起里她旋飞着巨浪与沉重,卷裹着沧溟之灵的本心,直下南天-----我猛可里意识到,我格致了经久的思想和庄子在这个时节对撞了,或者叫重叠了,毋宁说是,庄子启发了我的心智,此时此刻,忽而醒觉罢了。

江边看天。

辗转几个街道,走了20分钟,到了两江合交之处,看虹桥跨越,看天际云起风来。没有几个人这种天气之下出来晨练,而我愈是这般天气,偏偏越是心有所愿似的来寻找一种有别于常态的酝酿与崩突,寻找自己似乎多年来就情有独钟的一些难言之意。此刻,我看到从四方天际到头顶,已经是黑黑的一片了,扯地连天,无缝覆盖,刚才湖畔所见的云天两隔,而今已经合二为一。只是怪异的一点,眼前是风微微的,远远没有摧折百象一般抓狂。云,没有了清晰可辨的层段与区域,是一片漫漫茫茫,是一种充塞与包围,是一种现世皆知的隔界朝暾而此方黑洞的厚厚的未名、未知----云在空中而成雨,必是这样一番折腾,而人在世间看云雨,似乎也是共振相向无二致。

台风早就该来了,不光是扫寰宇,还要荡涤恩怨是非,吹走龌龊肮脏,颠覆上下高低,逆转红蓝赤白----我突然也像是自己成了天地主宰了!

几次三番的这种自我塑造,害得我自欺欺人,几乎到了挖坑自葬的万劫不复之地步。看来我还是自己看云起、看雨来、看风吹吧,任由自然,顺其百便!!

江湖闲逸看台风,且待心静雨来时。

跨尘文学网提供:www.kuachen.com/riji/suibi/66563.html